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2)
    符景烯看着蒋方飞道:“蒋护卫,我等会要的话你不方便听,还请你先出去下。”

    省得留下来又碍他的事。

    清舒不作他想,朝着蒋方飞道:“你就在门口等着吧!”

    蒋方飞心头那种怪异感又浮现出来了,姑娘对他无意,可一点都没想过男女有别要避嫌。而对其他人,姑娘又谨慎得很。

    等蒋方飞出去后,清舒才问道:“你发现吴凯行什么秘密了?”

    符景烯道:“吴凯行十三岁入白檀书院念书,他这人颇有手腕在学院里交了不少朋友,祝家大爷也是在那时候结交的。”

    “其中一个叫白旭的学子与他关系最好。那白旭以前也是官宦人家,只是后来家道中落。所以她虽才学不错,但还是住在六人间里。吴凯行与他交好之后暗中出面,将白旭调去与他同屋。”

    到这里,符景烯解释道:“姑娘,白檀书院最好的是双人间,其次是四人间,最差的就是六人间。”

    清舒忙问道:“那你住的是几人间?”

    符景烯笑了下道:“我住的也是双人间。人多是非也多,住双人间能避免纷争。”

    也是沾了兰家的光,要不然就他身上没功名有钱也住不到双人间。

    学院并不是净土,这些学子也一样暗中攀比家世与财力,勾心斗角的也不少。不过相对官场跟飞鱼卫来,要好许多。

    清舒按照正常思路去想:“然后吴凯行让白旭当牛做马?”

    符景烯摇头道:“没有。吴凯行与白旭两人同吃同住还一起去课堂上课,可以是形影不离了。”

    “那白旭也很有才学,与吴凯行一起考中了举人,后来两人又一起考中了进士。”

    清舒没打岔,静静地听着。

    符景烯道:“白旭会试排到第九十八名,殿试的名次还退后几名排在了一百零五名。所以他没能去翰林院,而是在吴凯行的安排下去了吏部任职。”

    吏部在六部之中权利最大,所以里面的位置向来都是最抢手的,没一点关系别想进里面当差了。

    清舒不由问道:“吴家大公子为何对这个白旭如此好,他在图谋什么?”

    符景烯瞅了她一眼,面露犹豫之色。

    清舒轻笑道:“你放心,我胆儿没那么小,有什么就吧!”

    难不成还能要白旭的命。真如此,这白旭也太倒霉了。

    符景烯这才道:“白旭领了差事后就在十全街租了个宅子,吴凯行隔几日就会过去他那住一两……”

    顿了下,符景烯才继续道:“姑娘,白旭是苏州吴中人。此人长相俊美,一双桃花眼妩媚迷人……”

    “等等……”

    清舒打断了符景烯,道:“你刚可了白旭是个男的。怎么听你这么描述我怎么觉得这白旭是个女的,莫非她女扮男装。”

    对于清舒的想象力符景烯也是服了。当这是话本呢?女扮男装去书院求学倒还蒙混得过去,可白旭参加了科考呢!要知道考试的时候防备夹带是要搜身的,若是女子早被发现了。

    符景烯摇头道:“不是,是货真价实的男儿,不过是因为长相俊美有些女气罢了。”

    听到这话清舒脑海闪现过一个念头,她不由失声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吴凯行跟白旭是一对吧!”

    符景烯点头道:“对,他们就是一对。”

    清舒这些年也算是经了不少的事,却头次被惊得目瞪口呆:“这、这……”

    半响后,清舒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

    符景烯道:“在知道到他想娶姑娘,我就让人打探他的底细,结果就发现他与白旭交往过密。然后无意之中听到学院的师兄这个白旭不仅长得很俊美,话也特别好听,一双眼睛也很勾人。我当时就觉得不对,特意让人盯着白旭。然后发现两人的关系、嗯,不大正常。”

    清舒脑海不由浮现出祝斓曦与她的那些话,一个没忍不住吐了。

    符景烯想过去扶她,可走了两步就停住了:“来人、快来人,姑娘不舒服了。”

    林菲一步当三步跑了进来,一进屋就看见清舒在干呕:“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清舒摆摆手道:“给我端杯水来。”

    林菲瞪清舒漱了口后道:“姑娘,你哪不舒服了,我让人去请大夫来吧!”

    清舒摆摆手道:“我没事,刚才只是被恶心到了。”

    她知道有的男子有龙阳之好,并且这些男的会为传宗接代会娶妻纳妾。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被这样的人给盯上了。

    想到吴凯行竟有脸与祝嵘对她一见钟情,清舒又忍不住干呕起来了。

    林菲瞪了一眼符景烯:“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将我家姑娘恶心成这样。”

    清舒又涑了口,然后朝着林菲摆摆手道:“我没事,你下去吧!”

    林菲虽不放心,但她不敢违背清舒的话,只好出去了。

    符景烯有些内疚地道:“对不起。”

    他以为清舒知道这事会愤怒,完全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反应。

    清舒摇摇头道:“这事不怪你,只怪我见识少。”

    符景烯道:“姑娘不是见识少,只是没想到有些人能如此恶毒。”

    吴凯行嘴上对林姑娘一见钟情,还什么非姑娘不娶,其实是想将她娶回去当个摆设。

    想到这里,他眼中带着噬人的历芒:“姑娘放心,我不会让你吃这个哑巴亏的。”

    清舒忙道:“你可别乱来。他可是吏部尚书家的公子,要算计他被吴家查到他们能轻而易举毁了你。”

    完,清舒又解释道:“我压根没看上他,刚才只是觉得他的行为太恶心这才忍不住吐了。符景烯,你走到今不容易,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毁了大好前程。”

    符景烯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好,我听你的。”

    清舒想到吴凯行的未婚妻病死了,问道:“那张家姑娘是病死的吗?”

    这个符景烯没查,不过他将自己的推测了:“张老爷跟吴尚书以前是同窗好友,这门亲事也是十多年前定下的。张父后因得罪权贵仕途一直不顺,到现在也还只是从四品的知府,反倒是吴尚书仕途一帆风顺。两家如今门第相差这般大,吴凯行娶了张姑娘,那他不管在外做什么张姑娘也不敢管的。所以我觉得,张姑娘应该是病死的。”

    清舒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