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群主 > 正文 我逗你的
    齐鸣内心很感谢苏狂前辈,若是苏狂告诉他这么多的事情,他如何能够和两位半圣境的老祖谈判?

    而且他手中还有一把钥匙,不过这张底牌他是不会轻易的打出来的。

    邪颛感觉到齐鸣强硬的态度,神色凝重的和楚仁杰传音商量起来。

    “我们可以给梦幻之瞳一个机会,让你带她进入到封印之地,但是你必须保证,你不出手抢夺法则之源。”邪颛道。

    “凭什么?法则之源乃是无主之物,自然是有缘者得之!”叶拂从齐鸣身后闪烁而出,淡淡的道。

    “这也是我们的底线。”邪颛态度非常强硬。

    齐鸣轻轻一笑,道:“若是用不到梦幻之瞳,我就不抢,若是最后必须用梦幻之瞳,那就是意了。”

    邪颛想了想,终于还是妥协了,“那就这样定了。你交出冰瞳,我放人。”

    “哦,附加的还有一件事。”齐鸣忽然道,“在聚齐钥匙之前,你们不能在入侵仙剑宗,自然也不能再打梦幻之瞳的主意。”

    邪颛思量片刻,道:“在十年内或者在打开封印之地之前,我们不去找你们的麻烦。”

    “你能代表西界,能够代表这老家伙吗?”齐鸣指的是楚仁杰。

    楚仁杰冷哼一声,道:“老夫追求的只是永圣境!不过当真需要梦幻之瞳的时候,老夫定当亲自去取。”

    楚仁杰完,身影凭空消失而去。

    齐鸣随手将手中的冰瞳扔向了邪颛,邪颛也放了雪儿和齐婷儿。

    雪儿和婷儿都跑到了齐鸣身前,十分关心他眼睛上的伤势。

    “眼睛无碍,还是先回北界再吧!”

    齐鸣笑着回应一句,然后撕裂了空间,带着数人一同回了北界仙剑宗的附近,而后以众人的速度,很快就回到了仙剑宗。

    齐鸣对曹盛道:“仙剑宗构建了一个通向赤阳镇的传送阵,你回去看看,顺便将你妹妹和婷儿带上。”

    齐婷儿有些依依不舍的问道:“小哥,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齐鸣笑着道:“我很快就回去的,反正这来回也方便,你若是想过来,回家报个平安再回来,你哥可是很担心你的。”

    齐婷儿笑着道:“那我想你了就来看你。”

    齐鸣又道:“当然可以,不过传送阵的距离太远,对你的身体有影响,你还是得努力修炼啊!”

    齐婷儿保证的道:“等我这次回去就突破到化圣境。”

    齐鸣叮嘱道:“别冒失,让你哥或者爷爷给你护法。”

    “知道了。”齐婷儿点点头。

    曹盛找到曹怡倩,带着她和齐婷儿回了赤阳镇。

    雪儿回到仙剑宗后,知道齐鸣眼睛还会重生之后,就找了叶亦然,她知道大哥也很担心他。

    而叶拂则也离开了,场间就剩下了龙萱和齐鸣。

    两人沉默片刻,龙萱率先打破沉默,道:“我先帮你的脸上的血清洗一下吧!”

    齐鸣点点头,两人从高空中降落到仙剑宗所属的山脉中,找了一块绿草丛生的空地。

    龙萱让齐鸣坐下来,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些清水和一块手帕,开始帮他清洗脸上的血液。

    “你的眼睛真的还能重生吗?”龙萱看到了紧闭的双眼,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应该还能,不过重生后应该不是冰瞳了,而且需要时间。”齐鸣笑着道。

    “需要多久啊?”龙萱问道,同时轻轻的将他眼睛上的血液擦拭干净。

    “少则一年半载,多则数十年。”齐鸣道,“反正眼睛现在对我来可有可无,什么时候恢复都无所谓。”

    “我有所谓,”龙萱道,“我希望你快点睁开双眼,然后和你一起坐在山间看那漫的星光。”

    齐鸣一愣,想起了少年时期,和龙萱并肩坐在山上看深邃夜空的情景,

    那时,夜空下就他们两个人的话声还有时有时无的鸟鸣兽吼声,那时的场景多和谐。

    龙萱一直在想过去的时候,她觉得那个时候是最幸福的,虽然那时他的修炼遇到了麻烦,修为很弱。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生活是最平静的,只是那时的我总在想如何才能够引灵入体。”齐鸣感叹的一句。

    “我总是在想,能够和鸣哥哥一起长大,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龙萱轻声道,取出一条青色的长布条,将齐鸣的眼睛蒙了起来。

    齐鸣笑笑,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长桌和差距,用灵力烧了一壶开水,泡了一壶灵茶,取来两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两杯,一杯递给了龙萱,一杯自己端着喝。

    他们坐在这山间,一边饮茶一边聊,他们的都是在赤阳镇的那些事情,谁都没有提及在妖元虚界的事情。

    聊氛围和谐,没有特别暧昧的气氛,就像很久未见的老朋友。

    ……

    叶拂和梦幻并肩站在大殿门口,目光看着齐鸣和龙萱所在的这座山峰。

    “想不到小鸣的异性缘还挺好的。”梦幻笑呵呵的道。

    “他待人以诚,受人喜欢也是很正常的。”叶拂道,“你觉得是龙萱适合小鸣还是洛彩雨适合小鸣啊?”

    梦幻沉吟片刻,笑着道:“我觉得都听适合,可以都收了!”

    叶拂轻轻一笑,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多收几个啊?”

    “你敢!”

    “呵呵……逗你的!”

    ……

    雪儿和叶亦然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静谧和谐的景色。

    “大哥,你小哥身旁怎么就这么多女子呢?”雪儿幽幽的问道,眉宇间有些忧愁。

    “怎么了?吃醋了?”叶亦然轻笑着问道。

    “或许有吧!就是感觉有些不开心。”雪儿撅撅嘴道。

    “唉~”叶亦然轻轻叹息一声,“看起来你终究是喜欢你小哥多一些啊!”

    雪儿一愣,道:“我对两位哥哥的感情都是一样的。”

    叶亦然轻轻叹息一声,心想道:那我周围也有很多漂亮的女子,怎么不见你不开心?

    不过叶亦然并没有问出来,他笑着道:“别不开心了,反正在大哥心里,雪儿是最重要的。”

    雪儿轻轻一笑,问道:“真的?”

    “假的。”

    “哼!”

    “。”

    “嘿嘿,我假装生气的。”

    ……

    不知过了多久,齐鸣站起身来,对龙萱道:“我送你回龙族吧?”

    龙萱点点头,道:“不过我不想横渡虚空,你陪我走回去吧!”

    齐鸣一愣,微笑着:“行吧,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情。”

    齐鸣用精神力对叶拂了一声后,就带着龙萱一起往妖界而去。妖界和北界距离非常远,若是齐鸣撕裂空间,能够很快到达。

    但不选择横渡虚空,虽然龙萱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也足足用了数月的时间才赶到妖界。

    以齐鸣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有强大的修为,到了龙族自然成了座上宾,族内的太上长老一起出关迎接了。

    齐鸣在龙族住了几,让龙族给麒麟一族送去一封信件。

    麒麟一族的族长收到信件后,带着麒信和小麒麟来了龙族。

    小麒麟见到齐鸣脸上的黑布,先是一愣,随即笑嘻嘻的道:“大哥哥,你眼睛又瞎了?”

    齐鸣闻言,也是有些无语了。

    麒麟她老爹额头上满是黑线,急忙斥责道:“怎么话呢?”

    齐鸣摆摆手,道:“既然叫我一声大哥哥,随便开些玩笑也不算什么。”

    麒麟老爹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齐鸣现在毕竟是大陆上只手遮的人物,是他得罪不起的。

    齐鸣在龙族见过了麒麟和麒信后,就离开了妖界,回到了北界。

    麒麟一族和龙族也因为齐鸣的关系而联盟了,关系变得更加紧密起来。

    这是齐鸣刻意将小麒麟接来所营造的出来的结果。

    妖界本来就实力弱,貔貅等族和龙族明面上的争斗是没有的,偶尔的小摩擦还是有的,不过随着龙萱和齐鸣的关系散发而出,貔貅等族做事也收敛了很多。

    齐鸣回到北界之后,先回了一趟赤阳镇,在赤阳镇和彩儿订了婚,在家住了两个月,然后再次回到仙剑宗。

    梦幻之瞳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他还需要更强才行,若是他能够突破到永圣境,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

    齐鸣回到仙剑宗后,就来找了叶拂,他想通过叶拂打听到九神雷的下落。

    地雷霆一共九种,齐鸣体内已经获得了八种,若是在能够感悟九神雷的雷霆法则,就算不借助法则之源,他也能够对雷霆法则的掌握,直接跨入永圣境。

    “关于九神雷,我专门调查过,六界大陆应该没有九神雷。”叶拂道,“上界肯定存在九神雷的,六界大陆周边无尽的海域存在九神雷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齐鸣沉默片刻后,问道:“前往上界的方法有哪些?”

    “若是步入永圣境,可以感觉到上界的法则的指引,前去上界。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以中秘境为中介,让圣婴境的强者跨界,只不过进出中秘境需要上界和下界强者同时出手相助才行,若是只有一方出手,就很难跨界了。”

    叶拂道:“像你上次从妖元虚界中出来时,那个跟你一起出来的家伙,就是这种方法过来的,而且那家伙的出现,我总感觉有些怪异。”

    “您是,上界的强者再打六界大陆的主意?”齐鸣皱眉问道,若真是这样,事情还真是麻烦了。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在那小子的识海中放了一抹精神力,他突破圣玄境之前做什么都在我的掌控中。”叶拂道,“当务之急还是提升你的修为要紧,虽然下界没有九神雷,但是事情也没有到绝地的地步,你跟我来。”

    叶拂带着齐鸣来到了魂塔的顶层。

    魂塔的顶层空荡荡的,正中间处有两个蒲团。

    叶拂和齐鸣分别坐上其中的一个蒲团。

    坐下的刹那间,齐鸣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包裹,立刻入定了,灵魂则是瞬间来到了一片混沌的空间中。

    进入这片混沌空间中的齐鸣微微有些震惊,精神力扫视一圈,发现叶拂也在身旁,才稍稍放下心来。

    “呵呵,这次竟然来新人了。”四周传来一声轻笑声。

    齐鸣处在这空间中,有种被人主宰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人很……不爽啊!

    声音刚落下,齐鸣的身前闪现出一道少年模样的身影。

    在这少年形成的刹那间,齐鸣微微一愣,以他目前的修为,感觉出来这家伙乃是这片空间的意志所幻化,并非实体。

    不过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齐鸣认出来了这少年,正是之前他闯魂塔时碰到过一次的,魂塔灵。

    叶拂拱手道:“叶拂拜见前辈!”

    “齐鸣拜见前辈!”齐鸣先是一愣,而后抱拳道。

    他知道叶拂的辈分高,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比叶拂辈分还要高,真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当初我就看你小子比较瞬间,进步果然快。”魂塔灵笑呵呵对着齐鸣了一声。

    齐鸣谦虚一句,“前辈谬赞了,小子尚需努力!”

    叶拂道:“小鸣比我更早迈入半圣境,这场机缘就给小鸣吧!”

    叶拂完,身影溃散而开,从这个混沌的空间离开了。

    魂塔灵对齐鸣道:“我其实是仙剑宗的一位先祖,在离开下界之前,利用我所掌握的灵魂法则在这里创造了一片空间,供仙剑宗的弟子修炼。”

    灵魂法则算是万千大道法则中极难掌握的一种法则了,齐鸣听到这里,微微有些钦佩起来。

    他若不是拥有圣雷之体,生对雷霆法则掌握就有亲和感,想来也不会这么容易的跨入半圣境。

    “在这片空间中,我将自身感悟的灵魂法则留了下来,若是有后人步入半圣境,我便可带他感悟灵魂法则之力,若是悟性足够,就此一举突破到永圣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魂塔灵继续道。

    齐鸣一愣,他没想到仙剑宗还有这等底蕴,消化这件事情后,他问道:“我修炼的雷霆法则,前辈修炼的则是灵魂法则,二者没有冲突吗?还是有共同之处?”

    “你的头脑还算清晰,呵呵……”魂塔灵赞赏一句,随即道,“在半圣境之前,对大道法则的掌握只是初步,每个人修炼的法则不同,大道法则之间也有冲突。”

    “等你到了半圣境,对雷霆法则的掌握就已经到了更深的程度。在这种程度下,你去感悟我的灵魂法则,也会受到一定的启发,有利于你进一步的掌握自身修炼的雷霆法则。”

    “所谓的一法通,万法通,也就是差不多的意思,不过前提是你对某一种法则掌握到了深层次,换句话,必须修为到了半圣境才能获得我留下的这场机缘。”

    “我感觉到你也修炼了我传出的魂字诀,那在你感悟之前,我再传你一份破魂术!”

    “若是你能够将破魂术修炼完成,不定也能够感悟灵魂法则,到时候你即便突破不了永圣境,凭借两种大道法则,也能横扫半圣境了。”

    齐鸣抱拳道:“多谢前辈。”

    魂塔灵响起一步,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在齐鸣额头上一点,将破魂术的修炼之法全部灌输给齐鸣。

    破魂术是一个极其霸道的攻击手段,修炼到大成后,能够轻易的破开敌人的灵魂。

    齐鸣在之前修炼过搜魂术,邪灵术以及魂字诀,都是和灵魂相关的灵决,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用了接近八个月的时间才将破魂术修炼到大成。

    将破魂术修炼到大成后,魂塔灵便带着他去感悟深层次的大道法则之力了。

    齐鸣的灵魂在混沌空间感悟大道法则,而他的肉身则是坐在魂塔的顶层,一动不动,身上开始落满了灰尘。

    春去秋来间,十五年过去了。

    在这十五年,六界大陆上并不平静。

    最先是西界的孤星成功的渡劫步入了圣玄境,他引下了六色彩雷,渡劫时轰动了整个大陆。

    而后暂居东界的温书也顺利的突破到了圣玄境,他引下来七彩之雷,在他突破的那一刻,叶拂在他脑海中布下的印记轰然而散。

    在温书突破到圣玄境三年后,叶拂顺利突破到了半圣境,不过他突破造成的动静并不大。

    叶拂在突破后,第一件事去了东界,和温书叫了手,两人大战三百回合后,胜负未分。

    叶拂以半圣境的修为去镇压圣玄境的温书,竟然铩羽而归!

    虽然具体的战斗过程无人知晓,但是这场战斗轰动了整个六界大陆。

    这件事后一年,居住在北界之北的曹盛也顺利的突破到了圣玄境,引下了五色彩雷。

    即便是五色彩雷,也证明了一个圣玄境强者的存在,但是近些年突破的才的光芒太耀眼。

    所以曹盛的突破并没有震动六界大陆,只是震惊了北界而已。

    曹盛突破到圣玄境后,在仙剑宗挂了一个太上长老的头衔,但是他居住在月灵王朝,成为了赤阳门最厉害的一个长老。

    赤阳门中存在的齐家一家独大的形势缓解了一些,不过曹盛并没有打压齐家还有原家。

    他终年只是闭关修行,或者指点门中弟子,在赤阳门中的威望渐渐超过了齐鸣。

    ……

    往日数百年间,突破圣玄境的也不过一个人而已,而齐鸣闭关的十五年,竟然有三人突破到了圣玄境,而且引下的雷劫都非常的恐怖。

    这是不是一个预告?

    这个平静的大陆是不是要乱了起来?北界之北,冰灵王朝北方,一座座被冰雪覆盖的雪峰屹立。

    寒风呼啸,刺骨。

    某座雪峰之下,一个夜明珠照亮的空旷山洞中。

    一个气质温文尔雅的青年盘膝坐在一块蒲团之上,身上灵力激荡,双手结出不同的印法。

    随着他手印的摆动,青年身前的一个由冰制作的圆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白色灵气。

    噗!

    青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起来。

    青年再凌空一点,冰台上散发的灵气聚拢成一个淡淡的虚影。

    “上次对你出手的是何人?实力竟然如此强?”虚影问青年道。

    “我之前没有联系你就是因为此人在我神识中留下了一抹精神力。”温书轻轻叹息一声,“此人的符文法则远比一般大道法则厉害很多,上次若不是借助你的力量,我估计很难活下来。”

    “他为什么针对你?”虚影淡淡的问道。

    “因为我是从上界下来的。”温书回答道。

    虚影微微一愣,问道:“他发现了我们的计划?”

    温书道:“那倒不至于,不过此人极其敏感,宁可错杀,也不愿留下定时炸弹。”

    “哼!”虚影冷哼一声,“待我降临下界,一定拿他先开刀!”

    “你放心吧!”温书道,“他被你的力量伤及了本源,暂时没有能力插手我的事情了。而且我已经感觉到中秘境的具体位置了,待我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引你下来!”

    “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为了一个低等界面居然浪费我这么长的时间……”虚影带着一丝不爽的消失了。

    温书目光看着虚影消失的位置,闪烁不定,最终化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声。

    ……

    北界,仙剑宗。

    魂塔已经关闭十五年了,仙剑宗所有弟子都知道宗内最年轻的老祖齐鸣在魂塔内闭关。

    在一开始尚有弟子关注魂塔,希望老祖快点出关,然后进入魂塔修炼灵魂,可是时间一长,那些弟子也就不抱希望了。

    关注魂塔的弟子也是越来越少了。

    十五年前齐鸣和两位半圣境的老祖约定后,梦幻的生活就安定下来了,这一十五年过的十分平静。

    但是最近她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些心慌。

    几年前叶拂从东界重伤而回,喷了一口血,一句话没就开始闭关养伤了。

    虽然她能够感受到师兄的伤势正在复苏,但是想要出关尚需一段时间的,而且最近她最近也听到了一些西界传来的消息。

    这些消息对她十分的不利。

    她站在大殿之前,看看身后师兄的闭关之地,再看看魂塔,感觉跟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忽然,她头顶上的云层一个波动,从中闪现而出一道黑衣身影,真是西界第一老祖邪颛。

    邪颛的精神力在仙剑宗一扫,发现齐鸣和叶拂竟然都在闭关,他看了梦幻一眼,神色阴晴不定,仿佛在思量什么事,也像是等待着什么。

    “呵呵,师妹,还不快请贵客进门!”叶拂清朗的声音从大殿内部传出。

    梦幻对着邪颛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里面请。”

    邪颛也没有客气,大步流星的迈进了大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