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89章 犹豫
    于是,战局瞬间变得无比严峻并复杂起来。卫宫士郎不仅要担心卯之花烈的状况,不仅要提防原本的对手c强制执行,现在连x万物贯穿,包括蓝染,也不得不小心起来。用一句压力山大来形容,绝对一点不为过。

    好在,卫宫士郎还有优势,他早已经解放了卍解!

    “破碎吧,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在力量程度上或许不是最强的斩魄刀,但在控场方面,特别是在群战的时候,绝对是最有效的斩魄刀。

    现在的卫宫士郎,最需要的不是如何打败对手,而是尽量争取时间,为卯之花烈争取时间,也为他自己争取时间。别忘了,无限剑制最开始的时候,卫宫士郎可没有其他人的斩魄刀可以复制,他唯一能复制的,就是自己的斩魄刀。所以,卫宫士郎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复制好的阿瓦隆注入卯之花烈的身体里(fate里阿瓦隆是无法复制的,但本里只要是斩魄刀就都能复制)。

    有神器阿瓦隆护持,卯之花烈也就不会再有任何危险。最坏的结果,哪怕m奇迹真的破开卯之花烈的肚子跑出来,卯之花烈在短时间内也能够复原。当然,理论上讲,如果没有外力干涉,这最坏的结果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卯之花烈一刻不停的在吸收m奇迹的力量,此起彼伏下,卯之花烈只会越来越强,m奇迹只会越来越弱,既然在一开始,m奇迹都没能“破茧而出”,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在卯之花烈拥有阿瓦隆帮助不会力竭的情况下,m奇迹最终只会被卯之花烈给吞噬殆尽!

    “同调,开始!”

    在解放镜花水月过后,卫宫士郎立刻就开始复制起自己的阿瓦隆来。镜花水月虽然强大,而且理论上讲,由卫宫士郎使来的镜花水月,蓝染应该都会中招,但正因为这是蓝染的斩魄刀,蓝染对它十分了解,所以卫宫士郎才不敢掉以轻心,这个时候,蓝染可也有可能是敌人呀!

    不过,卫宫士郎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解放镜花水月过后,第一个破解幻术,甚至第一时间就破解幻术的,却并不是蓝染,而是刚刚他同样没有太放在心上的对手——c强制执行。

    不是卫宫士郎看不起这个灵王的左手,而是卫宫士郎先前用平子真子的逆抚试探性攻击的时候,都把这c强制执行玩儿得团团转,没道理蓝染的镜花水月还不如平子真子的逆抚吧?就算按照蓝染的说法,这个c强制执行在不停的进化,就算现在他可能已经适应了逆抚的效果,但逆抚说穿了就是所有方向都相反,完全还有迹可循,而像镜花水月这般所有五感都能随意控制的,除非跟卫宫士郎一样是完全免疫型,真的能够通过所谓的进化就能破解得了的吗?

    “怎么回事?”

    卫宫士郎左右闪避,但c强制执行还是始终都能确定卫宫士郎的准确位置。镜花水月难道真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而且,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刚刚c强制执行已经被卫宫士郎砍成两半,成为两个个体了,卫宫士郎以一对二,或许自保有余,但同时还要想保护卯之花烈,就显得首尾难顾起来。

    “破碎吧,冰轮丸!”

    没办法,卫宫士郎只能重新使用冰轮丸,先冻结对手再说,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卫宫士郎现在要做的,不是如何打败对手,而是尽量争取时间。

    可,现在卫宫士郎又面临一个很大的尴尬。别看卫宫士郎在无限剑制世界里,各种斩魄刀玩得很溜,但实际上,卫宫士郎能同时使用的斩魄刀,却是有限的。而这个限制,因人而异,简单来说,垃圾斩魄刀,同时使用数十把卫宫士郎都没问题,反之,越是强大的斩魄刀,卫宫士郎同时使用出来的压力就会越大。

    镜花水月,毋庸置疑,那绝对是相当强大的斩魄刀了;而冰轮丸,从等级上讲,为最强冰雪系斩魄刀,也绝对不能算弱;至于卫宫士郎自己的阿瓦隆,那更是神级的概念武器;要同时使用这三个斩魄刀能力,至少现在的卫宫士郎还做不到。也就是说,要复制阿瓦隆的话,现在卫宫士郎就不得不在镜花水月跟冰轮丸上放弃一个。

    放弃冰轮丸,c强制执行立刻又会缠上来,并且两个个体,卫宫士郎无法兼顾。放弃镜花水月,就算不提蓝染,以x万物贯穿的狙击能力,也会在第一时间把已经无力闪躲的卯之花烈给贯穿。至于干脆不去复制阿瓦隆,只把敌人拖住,不说卯之花烈能不能坚持,就说这个c强制执行,进化的速度飞快,很快冰轮丸就会冻不住人了。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不禁暗骂出声,

    “蓝染,你这镜花水月怎么回事,也太弱了吧!”

    “不是我的镜花水月弱,而是他根本就没有中镜花水月。在解放斩魄刀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使用视力了。”蓝染的声音传来。

    “放弃使用视力?”卫宫士郎眼睛一闪,一时也没去管蓝染是不是也破解了他的镜花水月。

    原来如此!由于c强制执行,一只手上长了只眼睛的造型实在太突兀了,这让卫宫士郎下意识认为对方是用眼睛在观察,却忽略了对方既然拥有触须一般的攻击手段,自然也有触须一般的感应手段了。怪不得一开始蓝染很警惕这个灵王的左手,原来竟是镜花水月对其无效!而为什么一开始卫宫士郎使用平子真子的逆抚却起了效果呢?那是因为逆抚是通过空气中的气味让对手中招的,而不像镜花水月,必须要“见”过始解才行。

    “这种事情你也不早说。”卫宫士郎无语道。

    “我以为以卫宫队长的手段,根本不在乎这种小事。”蓝染回道,卫宫士郎无言以对。

    啪。

    c强制执行很快破冰而出。

    “冰轮丸!”卫宫士郎再一次冰封对手。

    这次可能坚持不到两秒钟了,卫宫士郎心思一动,瞬间出现在卯之花烈旁边。

    看着那张虚化的脸,曾几何时,多么熟悉的场面啊!

    没错,跟卯之花烈当年第一次虚化时候一样,卫宫士郎又一次决定,把自己的阿瓦隆,借给卯之花烈!

    虽然在借出阿瓦隆过后,卫宫士郎非常危险,如今这里的敌人(包括可能暴走的卯之花烈),任何一个攻击,都可能让卫宫士郎致命。但只需要一瞬间,卫宫士郎放弃冰轮丸,就能够立刻复制阿瓦隆给他自己。这点风险,卫宫士郎还是值得赌的。

    可就在卫宫士郎准备行动之时,蓝染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卫宫队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卫宫士郎一愣,只听蓝染继续道,

    “你不怕创造出一个,包括你自己在内,所有人都无法控制的怪物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