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74章 僵尸
    是的,人‘性’就是如此。 如果卫宫士郎的卍解真的是能够直接使用所有死神的斩魄刀能力,那尸魂界肯定心甘情愿的把他奉为上宾,最多只是嫉妒或者提防卫宫士郎的强大实力,并不会、甚至也不敢有其他想法。但是,如果卫宫士郎的无限剑制是需要通过某些手段才能复制他人的斩魄刀的话,整个意义就会完全不同了!

    首先,大多数死神,特别是跟卫宫士郎不熟悉的死神,势必会无比提防卫宫士郎,生怕卫宫士郎复制了他们的斩魄刀。不一定是嫉妒,也不一定是见不得卫宫士郎更好,可能他们只是单纯的想保护自己的重要隐‘私’,也可能是他们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才掌握的始解卍解被卫宫士郎轻轻松松就学走了,这实在太不公平了。可以想象,届时,卫宫士郎不但提升实力会非常困难,他在尸魂界也会逐渐被人孤立起来,很多人都会像瘟神一样躲着他。不说开展工困难,就是对卫宫士郎的日常起居,影响都会很大。

    其次,高层也会对卫宫士郎产生别样的想法,甚至可能采取极端手段!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如果卫宫士郎直接就能使用所有的斩魄刀能力,那他就是神,或许高层会怕他,但却不敢把他怎么样。可事实上,卫宫士郎并不是神,他只是走在成神的道路上,那么为了防止卫宫士郎越发的强大,越发的不受控制,高层肯定会想办法阻止卫宫士郎成长。而如果阻止不了,或者想干脆点,一劳永逸的话,卫宫士郎就会面临被抹杀的危险。不是说卫宫士郎就怕了那群老不死的家伙,而是卫宫士郎不想以后的日子都当个孤家寡人,在瀞灵廷,为高等贵族,还被人奉为战神,无人敢惹,逍遥自在,有人捧,有人伺候,卫宫士郎是傻了才会放弃这种太上皇般的美好未来!

    所以,前面卫宫士郎并不是单纯的想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故意那样说去欺骗四位灭却师,他是有更长远的打算。同样的道理,卫宫士郎之所以没有把碎蜂也拉进无限剑制中帮忙,并不是担心碎蜂的安全(卫宫士郎可以复制自己的斩魄刀借给碎蜂),而是不想把自己卍解的真正能力给暴‘露’了。当然,这不是卫宫士郎信不过碎蜂,而是他知道碎蜂这个人有时候太正经,太公事化,没准上面一个文件下来,她就把卫宫士郎的卍解一五一十给上报了呢。总之,能不暴‘露’的就不暴‘露’,能骗的就都骗,等越到后期,卫宫士郎复制的斩魄刀越多,他也就越不容易暴‘露’,实力也越强,别人也越不会怀疑他,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只要成功开了个好头,之后“以讹传讹”,未来就会容易许多。

    而这所谓的“好头”,自然就是这四位被卫宫士郎活捉的灭却师了。有些时候,卫宫士郎自己的话,别人不容易相信,反而由敌人口中讲出来的话,可信度更强!

    ······

    解除卍解,回到瀞灵廷,

    看到卫宫士郎重新现身,并且把四个敌人全部活捉过后,在远处呆着的碎蜂还有邦比爱塔,眼神中都闪过一丝复杂。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人都是卫宫士郎的对手,看到如今的卫宫士郎这般强大,以一对四,竟然还能把人活捉,心中难免会有些五味杂陈。当然,碎蜂是复杂中带有一丝欣喜,邦比爱塔则是复杂中带着心灰意冷,那个向来不服输的邦比,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

    “怎么回事?”

    刚刚出现,卫宫士郎就敏锐察觉到了不对,不仅仅邦比爱塔不对,整个瀞灵廷的情况都不对。并不是说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恰恰相反,现在的尸魂界简直好过头了?!

    “我也不太清楚。”碎蜂摇了摇头,“但好像是友哈巴赫搞得鬼。”

    “是圣别!!”

    被卫宫士郎活捉的四个‘女’灭却师瞳孔一缩,尖叫起来。

    “什么是圣别?”卫宫士郎不禁发问。

    不过,回答他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卫宫士郎一笑,再次看了看邦比爱塔的情况,道,

    “就算你们不说,我也能猜出一二。而且,相信现在,愿意说的,应该大有人在吧。”

    没错,整个尸魂界,好像突然之间没了敌人。准确的说,并不是敌人走了,也不是敌人死了,而是跟如今的邦比爱塔一样,他们失去了原有的能力,几乎成为了一个废人!如果这真的是友哈巴赫搞得鬼,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友哈巴赫已经把这里的人全部抛弃了!

    “哼!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失败者理应被圣别!”闪电‘女’嘉蒂丝冷哼道,“星十字团不需要弱者,陛下把他们的能力收回去,自然会重新给予更加适合的人。”

    “哟,这么说来,你们也是失败者,你们也应该被圣别,刚刚因为我卍解的原因才躲过了一劫。那现在可怎么办呢?要我把友哈巴赫找来,告诉他他漏掉了四个吗?”卫宫士郎笑着说道。四‘女’的脸‘色’无比难看,不等她们回应,卫宫士郎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不对呀,就算小邦比败了,你们也败了,我记得之前其他地方明明好像是你们占上风啊?怎么他们也被圣别了?难道形势突然就逆转了?我们尸魂界什么时候这么强了?莫非还有什么我不知晓的隐藏力量?”

    “住口!”僵尸‘女’吉吉大喝一声。

    “怎么?被我说到痛处,恼羞成怒了?”卫宫士郎道,如今可是离间灭却师的好时机,就算不能把人策反,只要她们开始仇视友哈巴赫,卫宫士郎就能获取到自己想要的情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别人不知晓卫宫士郎的斩魄刀能力,所以载在了卫宫士郎手上,同样的道理,卫宫士郎可不希望自己因为不知晓别人的能力,而载在别人手上。

    “卫宫士郎,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吉吉抬头看向卫宫士郎,突然说道。

    “‘交’易?”卫宫士郎眉‘毛’一挑,“我很好奇,身为阶下囚的你们,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交’易?”

    “有没有资格,你很快就会知道。相信你会很感兴趣的。”吉吉说道。

    “哦?”

    卫宫士郎眼睛一动,就见不远处的废墟突然动了动,接着从中爬出了两道身影。

    “日番谷队长?!跟松本‘乱’菊副队长?!”

    那边的碎蜂惊叫起来,他们事先根本没有察觉到日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的灵压,不是因为这两人的隐蔽‘性’有多高,而是他们的灵压完全改变了。这两人已经死了,不,不仅仅是死了,他们变成了僵尸!

    “不要被‘迷’‘惑’了!他们已经死了!”碎蜂大喝一声,主要是提醒卫宫士郎,因为她知道卫宫士郎是个爱感情用事的人。

    “我是在他们死之前把他们变成僵尸的,虽然无法把人复原,但我可以让他们恢复意识。只要我不死,他们就不会有事,所有的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僵尸‘女’吉吉没理会碎蜂,直接对卫宫士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