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补166
    “那你是觉得我在那边睡到等你醒来会更好咯?!”卫宫士郎直接反问。。  <strong>最新章节</strong>

    “你!你这是在狡辩!”松本‘乱’菊大声叫道,到现在还跟她装傻,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吗?也对,在卫宫士郎的认知里,他是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的,所以自然是会厚着脸皮,死不承认了。

    “不是我狡辩,是你在无理取闹。我说,是不是还在发酒疯啊,要不要先去洗个澡,再睡一觉,冷静冷静。”卫宫士郎提议说道。

    “洗澡!”松本‘乱’菊眼睛一眯,当已经怀疑起一个人的时候,那这人无论说什么都非常可疑,“好呀,你是想把我身上残留下的你的灵压痕迹全部洗掉,彻底消灭证据是吧!”

    卫宫士郎眼睛一翻,无奈的说道,

    “拜托,昨天我们一起喝酒,一起回来,又确实一起躺了那么久,灵压痕迹肯定是有的,这种事也能拿来说吗?凡事都要讲证据的,我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就算喝醉了,你自己会感觉不到?你总不会说我对你做了什么,而你当时已经醒了,但继续装睡,任由我做完,然后现在才找上‘门’来吧!我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把梦境当真了?”

    这是目前卫宫士郎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毕竟松本‘乱’菊不是夜一,虽然偶尔也爱撒撒娇,开开暧昧的玩笑,但绝对不会做到这种地步的。除了夜一大小姐以外,还有谁会以折磨他卫宫士郎为乐啊。松本‘乱’菊撒娇的原因,不外乎就是要钱要东西要假期之类,可现在,她有提过任何条件吗?

    喝醉酒了,本就‘迷’‘迷’糊糊,要是再做了个‘迷’‘迷’糊糊的梦,特别还是跟现实有些联系的梦,那就很容易把现实跟梦境搞‘混’,误以为梦里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超多好]

    听了卫宫士郎的话,松本‘乱’菊脸‘色’一红,又羞又怒,卫宫士郎居然说是梦,那岂不意味着她松本‘乱’菊做了‘春’x梦,而且梦里的男主角还是他卫宫士郎?!松本‘乱’菊咬紧牙关,面对睁眼说瞎话的卫宫士郎,一时间根本说不出话来。证据?松本‘乱’菊当然不是没有,不过现在,确实是拿不出来了。

    原来前面醒过来以后,卫宫士郎已经不在身边,对此,松本‘乱’菊当然不会奇怪,因为平常就应该是这样的。不过,在醒过来之后,松本‘乱’菊却隐隐感觉下体有些不适(喂!当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了),这并不是那种被侵犯过后的不适感,而是不舒服,不自然,不协调的感觉。很快,松本‘乱’菊就找到了原因——她的**穿反了?!

    难道是自己昨夜醉酒归来,‘迷’‘迷’糊糊换衣服所以才穿反的?当然不是!因为这根本就是昨天穿过的那条,而昨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都没有察觉到异常,自然也不可能是昨天穿反。于是,松本‘乱’菊立刻想到了一种非常不好的可能。

    松本‘乱’菊连忙询问‘侍’‘女’,得到的消息却是:除了卫宫士郎一大早离开以外,之后再没有任何人来过!

    真相已经非常明显了,不是吗?

    虽然松本‘乱’菊也不愿意怀疑卫宫士郎,但卫宫家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卫宫家了,为高等贵族,身在众多高手环绕的四枫院族地内,而且家中还有卫宫士郎跟松本‘乱’菊这么两个队长级别的高手,可以说,如果没有队长级别的实力,敢轻易闯入,能够轻易闯入吗?而且,从卫宫士郎离开,到松本‘乱’菊醒来,中间也没多少时间,对方能够把时间挑的那么准?要知道那时候天都已经亮了呀,要做什么坏事也不可能是那种时间去做的。除了卫宫士郎自己以外,事先谁又知道卫宫士郎早上会离开呢,所以等待时机一说,也不太符合。

    最关键的,有这种实力,还会专‘门’跑来做这种无聊之事的人,整个尸魂界,除了京乐‘春’水那个老‘色’狼以外,就只有卫宫士郎这个小‘色’狼了!而且说真的,京乐‘春’水虽然也是‘色’狼,但松本‘乱’菊认为京乐‘春’水也没有这么猥琐,讲讲荤笑话,看看小黄x书已经是京乐‘春’水的极限了(京乐‘春’水:瞧不起我是吧)。这种事一看就像是卫宫士郎做的,猥琐小人,有‘色’心无‘色’胆,没有真正做到那一步,显然是卫宫士郎在担心万一她松本‘乱’菊醒过来之后,该怎么面对!

    现在,松本‘乱’菊只要一闭上眼睛,脑中就会浮现卫宫士郎偷偷‘摸’‘摸’趴光她的衣服,然后做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之后,慌忙的为她穿上衣服逃跑的场景。

    松本‘乱’菊在卫宫家呆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卫宫士郎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或许在某些方面,卫宫士郎也确实不错,但他就是个实实在在的‘色’狼。卫宫士郎跟十二番队副队长‘私’下里龌蹉的皮‘肉’‘交’易,别以为松本‘乱’菊不知道!一见到美‘女’,卫宫士郎就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了,更何况她松本‘乱’菊还如此的‘诱’人。

    可恨!别以为没有真做这件事就能算了!

    “我去找夜一大小姐告状!”松本‘乱’菊当即决定下来,现在,也就只有夜一能够制伏卫宫士郎了,而对夜一大小姐来说,她需要证据吗?

    “喂!别‘乱’来!”卫宫士郎惊叫出声。

    松本‘乱’菊冷笑,

    “现在心虚了吗!”

    “你不能拿莫须有的事情来诬陷我啊,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好了,算我怕了你,行了吧。”卫宫士郎妥协道。

    “哦?真的什么都行吗?”松本‘乱’菊靠近问道。

    “当然!”卫宫士郎连忙点头。

    “那,我想要——出气!”

    “啊?喂,等等!”

    ······

    远处,

    “夜一大人,要捉‘弄’就捉‘弄’那家伙就好了,何必把松本‘乱’菊也牵扯进来?”碎蜂问道,可怜的卫宫士郎,捉‘弄’他在碎蜂看来已经是非常正常的事了。

    “这样一来,两人不都恢复‘精’神了?!”夜一说道。

    “夜一大人!”

    碎蜂顿时双眼冒出小星星,多么温柔、细心、敏锐、伟大的夜一大人啊~~看出卫宫士郎跟松本‘乱’菊两人都心情低落,喝闷酒逃避现实,于是才做这种事,让两人都恢复了‘精’神。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此刻,夜一也双眼冒光,因为这样才好玩啊。

    之后,夜一又好心带着松本‘乱’菊去检查身上的灵压残留,发现从早晨到当下,松本‘乱’菊身上其他人的灵压除了卫宫士郎的以外,就只有夜一的灵压痕迹,而夜一的灵压自然被认为是刚刚才沾上的,于是彻底坐实了卫宫士郎的罪名。松本‘乱’菊心里再无疑虑,却也松了口气。不可否认,松本‘乱’菊现在绝对非常鄙视卫宫士郎,但同时她又在庆幸,幸亏真的是卫宫士郎,而不是其他什么莫名的男人。松本‘乱’菊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呢。

    自此之后,庞大的卫宫家,卫宫士郎却再也找不到一个亲信,要么像绯真那样已经嫁人,留下来的,全部都成为了夜一大小姐一派。众志成城,一致对卫宫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