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补152
    脖子处‘荡’起‘阴’风,声音再次从背后莫名响起,胆小的卫宫士郎,直接被吓得双‘腿’一软,身体往后倒去,仿佛不靠着个东西,卫宫士郎就会站不稳了一样。(

    “我说,以后可不可以别这样,我的小心肝可经不起折腾。”卫宫士郎喃喃说道。

    那边石田眼睛一眯,此时此刻,哪里还认不清楚卫宫士郎的为人,卫宫士郎会胆小?好吧,如果单看他那公子哥,暴发户的样子,胆小仿佛确实符合他的人物设定,但现在石田已经知道了,卫宫士郎是个队长级,是死神的队长,实力高强,是跟虚战斗的存在,这样的人,可能会胆小?!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同样是有人突然从背后冒出来,刚刚涅茧利出现的时候,你卫宫士郎直接就跳到了对面去,而现在涅音梦出现,你为什么不跳开,反而会脚下一软,下意识往后面倒呢?正常人,如果身后有什么可怕的存在,那脚再软也肯定是往前面倒,不可能往身后直接倒到魔鬼的怀里去吧?

    看着卫宫士郎把头靠在涅音梦柔软丰满的前‘胸’之上,那一脸享受的样子,石田不禁在心里羡慕(喂喂),咳咳,石田是彻底看清了卫宫士郎的为人!刚刚,卫宫士郎绝对不是在帮他们,这家伙从始至终,都在打着井上的主意!最大的证据,就是刚才那二十席,一个阿谀奉承之辈,如果连上位者的喜好都不知道,他还怎么去阿谀奉承?!

    看得出来,卫宫士郎这么一个队长级,其好‘色’的风在尸魂界都是有名的!

    现在,两个队长级,一个‘色’情狂,一个变态研究狂,两人的目标都是井上,这点已经毫无疑问了。井上,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现在这种情况下,最佳的选择是什么?!

    “还不快跑!”石田再次喊道。

    不知道井上是不是真理解了现在的状况,或者又自卑的认为自己一点用都没有,只能够拖后‘腿’,也可能是井上想反过去帮石田引开敌人,总之,井上一咬牙,含着泪,转身跑开。<strong>最新章节</strong>

    石田同学,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我去追!”

    见状,卫宫士郎果断说道。

    “休想!”

    石田话音未落,突然瞳孔一缩,消失了?竟然消失了?!死神的特殊移动方式吗?不,根本连气息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说,卫宫士郎的移动速度很快,那利用这种速度来发起攻击,只会让人反应不过来,而不代表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简单的说,就算是瞬神,用最快的速度不停的在你身边绕圈跑,稍微有点实力的,可能会连别人的存在都感觉不到吗?

    怎么回事?难道队长级全部都有这样的隐藏能力?

    不是石田‘乱’想,他对死神,对高等级死神的了解并不多,之前的涅茧利,隐藏在一旁,悄无声息的出现,如今的卫宫士郎,又直接在他眼前消失了,石田自然会下意识猜测,这是不是队长级都会的手段reads;。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让井上一个人离开,反而才更加危险了!

    不过还好,石田是想多了,涅茧利可没有卫宫士郎那般的能力,所以,石田至少还能够帮井上阻止一个!

    “音梦,还不快去追!”涅茧利喊道。

    “可是,卫宫大人的速度,我怎么可能追得上。”涅音梦回道。

    “你脑袋里装的是屎吗?我可从来不相信我创造出来的东西会这么笨!直接去追那个‘女’人,刚才已经收集到了她的头发,无论她跑到哪里都能够找得到。一个卫宫士郎你难道还应付不了吗?不要让他把那‘女’人给我玩坏了!”涅茧利怒声骂道。

    (卫宫士郎:玩坏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涅茧利:记得音梦那次。。。。。。

    卫宫士郎:求别说!!!)

    “是!”涅音梦立刻追了出去,涅茧利的意思,她已经理解了。等找到卫宫士郎跟井上,发现卫宫士郎要对井上动手动脚,那她就自己‘挺’身而出,替井上接下卫宫士郎,是这样的吧。

    石田没有阻止涅音梦的离开。

    “奇怪,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都说了,我已经对灭却师没兴趣了。”涅茧利动着手指说道,石田放涅音梦走,而不坚决不放他涅茧利,这让涅茧利很不爽。

    这就是石田的聪明了,他看得出来,虽然卫宫士郎跟涅茧利的目标都是井上,但两人的目的不同,两人有竞争关系,会互相争夺,如此的话,反而能够利用这一点来保证井上的安全。听听涅茧利刚才的话,他担心井上被卫宫士郎玩坏,一想起玩坏,石田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喂喂,石田才要被你玩坏了!),咳咳,总之,涅音梦是去阻止夜白那个‘色’情狂的,所以,石田没有阻止涅音梦的必要。而一旦涅音梦真缠住了卫宫士郎,井上暂时就不会有事了,也就是说,只要他把眼前的涅茧利打败就行!

    只不过,石田并不确定涅音梦是否真的能够缠住卫宫士郎,就算缠住了,又能拖多久?而且,还可能有另外一些不确定的危险,所以,

    “看来是要速战速决了!”

    “看来是要速战速决了!”

    石田跟涅茧利同时说出了同样的话(缘分呐)。一个,解放了半边衣服;一个,解放了斩魄刀!井上(那‘女’孩儿)那边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要赶快解决眼前的家伙,确保井上(实验材料)的安全(完整)。

    ······

    呼~~呼~~

    井上一边喘着气,一边不停朝前面跑着,不得不说,井上真的非常适合死霸装,穿在身上,那叫一个。。。。。。那‘胸’。。。。。。

    轰!

    刚刚的位置穿来巨大的响爆声,看来那边的战斗非常‘激’烈。石田同学,一时间,井上又双眼含泪,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突然,井上瞳孔一缩,一个身影,出现在前面的路边上,靠着墙壁。

    “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眼泪就不会留下来了。”

    “扑哧!”井上一笑,天然呆的她,居然真走过去,在卫宫士郎旁边,学着卫宫士郎也靠着墙倒立起来,“是这样吗?”井上转头冲卫宫士郎问道,如今两个人都倒立,却是终于能够正常看脸了。

    “您真的就是。。。。。。咦?您怎么了?鼻子好像流血了!倒立都止不住吗?!”

    “好大。。。。。。”

    轰!

    卫宫士郎靠着的那堵墙突然塌下来,井上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卫宫士郎整个被压在了下面。

    “什么嘛,这边也没有。”更木剑八踩在卫宫士郎身上,左右张望一下,井上这么个‘女’人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小剑,都说是那边,是那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