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补146
    快速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这里面,倒还是一成不变,三足鼎立。。 卫宫士郎不容耽搁,直接找上了正常的蓝saber,卫宫士郎知道,目前估计也就只有蓝saber会直接帮助自己了。再说,只不过是问问经过,又不是要搞什么大动静,应该也不会难,其他两个saber应该也不会阻止自己,或者‘乱’搞破坏吧。

    不过,卫宫士郎没想到的是,这件事还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办。

    “什么?你也不知道?!”卫宫士郎惊愕的叫道,几乎以为saber是在跟他开玩笑,可saber会开玩笑吗?至少眼前的这一位是不可能开玩笑的吧!

    以前,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的被杀身亡,变成红衣卫宫士郎在外面到处跑,可除了最早卫宫士郎问起,了解了有这么一个现象之后,卫宫士郎从来没有详细关心过那个红衣卫宫士郎到底干了些什么。也对,试想一下,最早卫宫士郎“变身”是在跟邦比爱塔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卫宫士郎可能会去问他沉睡的时候外面发生了什么吗?卫宫士郎可不是什么抖m,不可能关心自己被人虐得有多惨的。再说,那时候,他好像也没有什么闲心去关心“别人”吧。

    久而久之,卫宫士郎也习惯‘性’的忽略了这么一个问题。所以,直到这一天,真正需要了解一切的时候,卫宫士郎找上saber问起来,才知道,原来不仅是他自己,竟然连saber也不清楚那段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不成那家伙还会没有斩魄刀?或者他的斩魄刀没有灵魂?”卫宫士郎无法理解的说道。

    “有的,只不过,不是我们罢了。”蓝saber说道。

    “不是你们?什么意思?”卫宫士郎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等等,你的意思是,又分裂了一个出去?!”卫宫士郎突然叫道。<strong></strong>

    想起当初白saber跑出去的时候,蓝saber除了能够感知到白saber的位置以外,至于白saber在干些什么,在想些什么,有过些什么经历,蓝saber是不可能知道的。理论上讲,除非她们重新“合体”,估计才能共享记忆。

    “不是分裂。”蓝saber摇了摇头,“是当你变成另外一个的时候,我们也会跟着变成另外一个。理论上讲,我们如今三人,变化之后只是一人,所以,另外一个你,应该比如今的你要强!”蓝saber说道,真是个战斗狂啊,说这个的时候也能联系到战斗方面。当然,这也表现出了saber本身的意愿,她不希望自己像现在这样分成三部分,她想要恢复正常,如此才能够发挥出她真正的实力出来!

    “原来如此。”卫宫士郎‘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也对,要是又分裂出去一个saber的话,那现在那个saber存在于哪里?所以,那个saber应该也跟红衣卫宫士郎一样,只是一个状态。是只有红衣卫宫士郎出来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特殊状态的saber。

    其实可以把卫宫士郎跟红衣卫宫士郎看成平行空间的两个人,如今的卫宫士郎,因为各种各样的坑爹原因,使得自己体内被搞得七零八落,saber也是又分裂又感染的,最终成了三个。而红衣卫宫士郎呢,则是从始至终发展顺利,所以一个卫宫士郎,对应一个斩魄刀,对应一个saber。

    哪路胡涂。。。。。。

    卧槽!卫宫士郎突然惊醒过来,我tm到底在淡定的思考个‘毛’啊,现在可是紧急时刻,外面的碎蜂正等着,没准什么时候没耐烦了就会灭了他。如今出现了这么一个意料之外的状况到底该怎么办,难道真的无法从saber口中了解到之前发生的一切吗?!

    “等等!”卫宫士郎突然抬头,“既然你们什么也不知道的话,那当初怎么能直接肯定的告诉我,我变成了另外一个我?”卫宫士郎仿佛发现了saber话里的漏‘洞’,莫非,saber有什么瞒着自己?!

    “那是因为在状态转换的瞬间,能够感受到一切。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瞬间,所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是我,你问她们两个也不可能清楚。”蓝saber淡然的回答道,看那一点都不慌‘乱’的样子,应该也没有说谎。

    那么,果然没辙了吗?!

    都说人越到紧急时刻,头脑越是灵光,一些忽略了的问题,也能瞬间浮现在脑中,所以,人都是‘逼’出来的。(胡说!明明还有剖腹产!咳咳咳咳)

    “红衣”,“状态”,这两个关键词,在卫宫士郎脑海中,突然就联想到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情人”——红saber!记得红saber,就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一个特殊的状态。而红saber的红,跟红衣卫宫士郎的红,是不是有联系的呢?!

    “saber,你说你能够感受到那一瞬间的一切,那么你应该也清楚另外状态的那个saber,是怎么样的吧?!”卫宫士郎开口说道。

    听了卫宫士郎的话,蓝saber脸‘色’一僵,显得有些不自然,也没有直接回答卫宫士郎的问题。

    卫宫士郎一笑,果然如此,我tmd真是个天才!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船到桥头自然直,莫愁前路无知己(o(╯□╰)o)!

    “骑士王难道也有不敢说的话?难道也会说谎?”卫宫士郎果断使用起了‘激’将法。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saber承认下来。

    一瞬间,卫宫士郎的眼睛就瞟到了saber头顶的呆‘毛’上。只要抓住saber头顶上的呆‘毛’,那么红saber就会出来,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这是目前最简单的方法,也可能算得上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

    刷!

    saber拔剑,对着卫宫士郎,冷冷的道,

    “别想!”

    骑士的尊严不容侵犯,这是原则问题,哪怕是卫宫士郎,也无法成为例外!

    卫宫士郎眼皮一跳,他刚刚居然忘了这一茬,卫宫士郎可是很清楚,在这个问题上,蓝saber真的是一点情面都不会讲的。

    于是,卫宫士郎把头转向白saber。

    碰!

    城堡的大‘门’直接关死,白saber的态度已经表‘露’无遗。说起来,白saber本来就不听话,此时也更不可能会妥协的了。

    然后,是黑saber。

    卫宫士郎:“。。。。。。”

    黑saber:“。。。。。。”

    根本,无法,‘交’流。

    苍天啊~~~~~

    卫宫士郎睁开双眼,不知何时,眼前已经朦胧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足够清醒了吗!”碎蜂冷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