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补23
    “好,好说。。  <strong></strong>”卫宫士郎尴尬的笑了笑,还真是认准自己,要做长期买卖了啊。。。。。。

    其实卫宫士郎这次完全没有想错,矢胴丸莉莎这个‘色’‘女’,如今虽然还小,没有以后那么夸张,但闷‘骚’的‘性’格还是有的。

    而且因为还小,又看了很多书,对男人的构造,她可以说正处于懵懂的好奇中,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真正的事物。不过,对于那些“大人”,莉莎目前还没有兴趣。人通常都是更喜欢同龄人一些,至少在长大之前是如此。

    可是在静灵庭中,周围都是一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死神,小莉莎还很少跟同龄人有什么‘交’流。于是,卫宫士郎的出现,直接就成为她的目标了!

    刚才,小莉莎就已经对男人的身体(灵体)有了大概的了解,甚至还翻开书在旁边一一对照,只是没想到卫宫士郎这么快就醒了过来,从而打断了她的进一步了解,比如什么试探反应之类的。

    一般人,当然不可能知道矢胴丸莉莎是个‘色’‘女’了,而且也根本不可能认为这么小一个‘女’孩儿是‘色’‘女’吧。所以,莉莎自然也想不到她的目的其实已经暴‘露’了。

    小莉莎现在还想着该如何欺骗卫宫士郎这个无知的小男孩儿来配合她呢,当然,因为闷‘骚’的‘性’格,她是不可能让卫宫士郎知道,也不可能让卫宫士郎保持清醒状态的。

    所以,小莉莎现在想的就是先把卫宫士郎骗过来,然后下‘药’‘迷’晕什么的。至于为什么矢胴丸莉莎会认为卫宫士郎这么好欺骗?还不是因为她一直以为卫宫士郎是被京乐‘春’水骗去喝酒的。

    既然京乐‘春’水那种一看就不怀好意的家伙都能把卫宫士郎给欺骗了,那更不用她这个一脸正经的家伙了吧。哎,真是个无知的小男孩儿啊~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京乐‘春’水的声音,

    “莉莎,小莉莎,莉莎酱~我要进来咯!”

    唰!木‘门’拉开,京乐‘春’水把头探了进来,看到卫宫士郎的样子,

    “哦,原来已经醒过来了啊。[ 超多好]。。。。。不过,我进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小莉莎,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呢?”

    没错,如今卫宫士郎缩在墙角,抱着衣服,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刚刚被**了一样。

    矢胴丸莉莎淡定的推了推眼镜,开口解释道,

    “我刚才帮他检查了一下伤口,结果他正好醒了过来。大概是害羞吧,不过我推测他应该是对这种行为有些敏感!”

    “是吗。”京乐‘春’水不置可否的说道,也不清楚他如今是不是已经知道矢胴丸莉莎是个小‘色’‘女’了reads;。

    “小家伙,四番队来人接你了哦~”京乐‘春’水转头对卫宫士郎说道,“真是了不得呢,是山田副队长亲自来接你呢!”

    京乐‘春’水说完,让出了一个位置,一个容貌白皙的家伙走了进来,那样子,恩,据说‘性’格有些‘阴’暗甚至‘阴’险,没错,他就是山田‘花’太郎的哥哥,山田清之介。如今的四番队副队长。

    “不!我不要去四番队!”卫宫士郎顿时尖叫一声,“咳咳,我的意思是说,我的伤已经好了,没必要再去四番队了!”

    “果然,是有了心理‘阴’影了呢。。。。”京乐‘春’水一低斗笠,喃喃自语道。

    “我帮你看看。”山田清之介直接走了过来,帮卫宫士郎检查了一下身体。卫宫士郎也任由对方检查,因为他并没有‘乱’说什么,他的伤是真的好的差不多了的。

    “恩,确实是好的差不多了。果然不愧为卯之‘花’队长啊!”山田清之介点了点头说道。

    “是吧,是吧,那我就不用再去四番队了吧。我直接回家休养就行了!”卫宫士郎连忙说道。

    “理论上来讲是没错。不过卯之‘花’队长之前‘交’代过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带回四番队。所以,具体该如何,你还用不用继续留在四番队静养,还是回去由队长来决定!”山田清之介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妹啊!卫宫士郎暗骂一声,既然如此的话,你干嘛还跑过来给自己检查什么身体啊,既然最终会失望的话,干嘛还给人希望啊!‘阴’险!果然太‘阴’险了!

    卫宫士郎突然醒悟过来,怪不得会是那个人的副队长啊,两人根本就是蛇鼠一窝的腹黑!!!你妹的!!!

    或许山田‘花’太郎以后之所以会那么“受”的原因,根本就是被卫宫士郎给骂出来的吧。(我内涵了吗?)

    就这样,无视卫宫士郎的反抗,在京乐‘春’水的视而不见中,卫宫士郎也再次被带回了四番队!

    “卫宫士郎。”卯之‘花’烈淡淡的叫道。

    “在!”卫宫士郎浑身一颤,连忙应答道。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为什么会‘私’自离开四番队呢?”卯之‘花’烈用起了她那抑扬顿挫的语气。

    “我,我是觉得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卫宫士郎小心的说道。

    “那就能不告而别吗?而且好不好不是由你自己说了算的,而是由我们说了算的!”卯之‘花’烈说道。

    “我其实是出去散散心的,没想要走。”一见不对,卫宫士郎立刻改口道,这前后的变化犹如翻书一样,连旁边的人都替他脸红了,而卫宫士郎自己却一点觉悟都没有。

    “是吗。散心?四番队这么大,还不够你散的?reads;!”卯之‘花’烈质问道。

    “我,‘迷’路了好吧。。。。。”卫宫士郎苦着脸说道。

    “那好,这件事我先不追究了。无论你散心还是‘迷’路,跑去喝酒是怎么回事?!这么小就学会喝酒了,而且还喝得醉醺醺的,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伤还没好吗?!”卯之‘花’烈大叫道。

    “我,其实,不是自愿的。”卫宫士郎眼睛转了转,连忙说道。

    “不是自愿的?”卯之‘花’烈问道。

    “没错!”卫宫士郎点了点头,做出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伤心的说道,“我是被京乐‘春’水那个‘混’蛋强行抓过去的,他说没人陪他喝酒,我说我还小,不会喝酒。他说没问题的,这种事就该从小培养,只要我喝一点,以后就会喜欢上的。我听了还是不愿意喝,结果他就强行给我灌了下去。呜呜,你也知道的,他可是队长,我如何敢反抗啊,况且我也打不过他!”

    卫宫士郎这家伙完全是在栽赃嫁祸了,当然,他其实也在报京乐‘春’水之前见死不救的仇。之前酒馆的情况,如果没有专‘门’调查的话,自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了。可卫宫士郎确实是在京乐‘春’水那里找到的,而且以京乐‘春’水那种‘性’格来说,做出这种事情还是很有可能的。

    可以说,之前一直想脱离干系的京乐‘春’水,如今早就已经脱离不了干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