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68章 智者的游戏
    此刻,卫宫士郎考虑的是,趁正太灭却师葛雷密·托缪还不了解他的最强实力,如何把对手给‘诱’杀掉!但,在如何‘诱’杀敌人之前,有个问题却是卫宫士郎不得不提前判断清楚的——那就是葛雷密·托缪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到底在哪里?

    先前,卫宫士郎把葛雷密·托缪整个‘胸’膛都毁灭了,眨眼间对方就能恢复如初,那么可以想象,万一卫宫士郎费尽千辛万苦,最后终于把葛雷密·托缪又斩杀一回,可对方很快再次复原又该怎么办?因此,相比起如何‘诱’杀,如何杀死对方才是真正的关键!

    想象力?要害是头吗?

    卫宫士郎微微皱眉,理论上讲,破坏掉对方的大脑,让葛雷密·托缪无法思考,他自然也就不能施展能力复原了,可,如此明显的目标,对方会轻易暴‘露’出来?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依照正太灭却师自诩天下第一的自大,他压根不认为有人能伤害到他,没准他的要害就是在头部也说不定。,: 。 ( >>>棉、‘花’‘糖’小‘說’)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除非卫宫士郎有知晓未来的能力,要不然他也只能尽量求稳。

    所以,两手准备!

    先以葛雷密·托缪的头部为目标进行‘诱’杀,要是没能成功的话,就只能选择最后的方法了!

    “我说,就这点水平,你也好意思称自己是最强灭却师?”

    在强大的攻击当中,卫宫士郎却显得游刃有余,颇有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采。

    “最强不是我说的,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葛雷密·托缪淡然的回答,好像一点都没被卫宫士郎‘激’怒。

    “是吗。”卫宫士郎耸了耸肩,“如果最强灭却师就这点能耐,那这场战争可比我想象当中要轻松多了。”

    “说完了吗?没说完就多说点,毕竟很快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开口了。”葛雷密·托缪回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待会儿要是被我说了什么不好听的,你可不要恼羞成怒哦。”卫宫士郎道。

    两人间平淡的‘交’流,仿佛多年的老友一般,当然,如果不看当中一直不断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话。说

    “你的能力看似厉害,其实限制应该很大。”卫宫士郎接着说道,听卫宫士郎再一次提起这个话题,葛雷密·托缪不免放了些注意力在上面。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卫宫士郎说的再是确凿,也不过是他的分析而已,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喜欢利用头脑去战斗,如果是剑八,想这么多反而让他头疼,但对葛雷密·托缪来说,利用头脑去战斗反而更让他感兴趣,或者合乎他的口味。

    何为聪明者间的战斗?最简单的,葛雷密·托缪可以通过卫宫士郎的话来做出选择,如果卫宫士郎猜对了他的能力,那么他就尽量不用这个能力去战斗,甚至故意反其道行之,用以算计卫宫士郎。而如果卫宫士郎猜错了,或者猜的不够准确,那葛雷密·托缪则可以用不被卫宫士郎所知的能力去偷袭卫宫士郎。

    当然,葛雷密·托缪也清楚,卫宫士郎之所以刻意把这些说出来,应该也是在试探他。卫宫士郎有卫宫士郎的算计,谁能更胜一筹,就看两人之间的斗智斗勇了。不过两人应该都有一个共识,必然会是更聪明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这是智者间的游戏,远比正面战斗更加危险,更加残酷,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堕入深渊,永无翻盘!

    “就如同刚才我说的那样,如果你真的那么强,干嘛不直接想象我已经死了?”卫宫士郎自顾自的说着,“力量不够,做不到这种程度?那也可以退而求其次,比如想象我生病了,缺胳膊断‘腿’也行呀,你为什么不这样想?很明显,你最大的限制是你的想象力根本无法用于对手。”说到这里,卫宫士郎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但这就有意思了。”

    “哦?”葛雷密·托缪微微挑眉,好像听得津津有味。

    “如果你的能力真的无法用于对手,你干嘛还在这里跟我打下去?你是对我的实力不够了解吗?拜托,不要骗小孩子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灭却师一直藏在瀞灵廷的影子里,我有什么样的能力,你们再清楚不过,相信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不会认为单凭这种东西就能打败我吧?”

    葛雷密·托缪:“所以?”

    “所以,你的能力实际上能够影响到对手,不过却有一定的前提条件!你现在的所所为,不过是在误导我,或者说掩盖你的真实为!”卫宫士郎肯定道。

    啪啪啪!

    “厉害!”葛雷密·托缪鼓起掌来,笑了笑,道,“我承认你说的一点没错,那么你认为我的能力的施展条件会是什么呢?”

    “触‘摸’吧。”卫宫士郎当即道。

    葛雷密·托缪眼睛一闪,

    “哦?为什么这么说?”

    卫宫士郎微微一笑,

    “因为到现在为止,你唯一还没做到的,就是直接触‘摸’我。我想,你是希望故意引‘诱’我去攻击你,所以才用这些手段来麻痹我的吧?甚至于你一开始不闪不避就是计谋的一环!”

    对于卫宫士郎的判断,葛雷密·托缪不置可否,直接道,

    “所以,你现在选择完全不接近我,从远处发起攻击吗?”

    “正有这样的打算。”

    说话间,卫宫士郎冲葛雷密·托缪伸出手指,“破道之四——白雷!”

    一道白光闪过,直接没入葛雷密·托缪的身体。

    葛雷密·托缪脸‘色’一沉,

    “你这是在看不起我?”

    想对付他,不用个九十号以上的鬼道能行?

    “哈哈,镇定镇定,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你看,你不是毫发无损吗。”卫宫士郎笑道。

    葛雷密·托缪冷冷发声,

    “我只是想象打在我身上的鬼道只是灵子粒子而已。”

    卫宫士郎眼睛一转,

    “这么说来,除了最直接的物理攻击,任何鬼道都伤不了你?”

    葛雷密·托缪:“你可以继续试试。”

    “这可是你说的哦!”说完,就见卫宫士郎的手上突然幻化出一张长弓,随即,他直接把自己的武器搭在了弓箭上。

    葛雷密·托缪眼睛一眯,

    “在灭却师面前玩弓箭,你是在搞笑吗?”

    “说这话之前,还是先想象一下你的身体硬度能不能抵挡我的攻击吧!”

    话音未落,箭矢已经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这可不是所谓的“法术攻击”,而是实实在在的物理攻击,葛雷密·托缪根本无法再用刚才的手段轻易破解,果不其然,一道道坚硬的盾墙凭空出现,挡在了葛雷密·托缪身前。

    见状,卫宫士郎‘露’出冷笑,要知道他‘射’出的可是“契约胜利之剑”啊!在契约胜利之剑面前,任何阻碍都不再是阻碍,这是只能躲避无法防御的攻击。

    葛雷密·托缪是个靠想象力来战斗的家伙,想象的念头永远比身体的行动要快,所以,依照葛雷密·托缪的战斗习惯,他绝对会优先利用想象力去防守,而不会优先选择闪躲。这就是葛雷密·托缪失败的原因!

    卫宫士郎:“永别了!”

    “是啊,永别了!”一个声音突然在卫宫士郎身后响起,“我‘摸’到你了哦!”葛雷密·托缪在卫宫士郎背后‘露’出肆无忌惮的笑容,“你打败的那个,不过是我想象出来的另一个我而已!”

    可惜,在卫宫士郎背后的葛雷密·托缪此时看不到卫宫士郎的表情,那是一张比葛雷密·托缪还要夸张的,‘奸’计得逞的笑脸。通过触碰来施展能力的,必然是本体吧!永别了!

    “契约胜利之剑!”

    这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攻击!这是卫宫士郎唯有在虚圈才使用过的禁术必杀!

    先前,卫宫士郎刻意说灭却师无比了解他的实力,实际上这才是最大的误导,自从知晓灭却师一直藏在瀞灵廷的影子里以后,卫宫士郎很清楚自己还有什么秘密没有暴‘露’。想象力最大的弱点是什么?是时间!思考的速度哪怕再快,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当卫宫士郎的攻击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过后,根本来不及思考的葛雷密·托缪就是不设防的羔羊。当然,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卫宫士郎一定要确定自己攻击的是本体(毕竟跟蓝染打了那么多次)。一切的一切,都是卫宫士郎故意‘诱’导葛雷密·托缪本体出现的谋算。

    这一场斗智,最终的胜利者显然是卫宫士郎!

    从头到脚,葛雷密·托缪被卫宫士郎劈成了两半,在旁边等待许久的卯之‘花’烈迅速扑了上去。

    “呼!”

    卫宫士郎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相比起烧脑的事,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暴力碾压啊。”

    啪!啪!啪!

    静默的空间突然响起掌声,

    “值得表扬,竟然能够杀死两个我。”

    本书来自l/18/185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