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66章 秒杀
    尸魂界,

    当卫宫士郎用出卍解的时候,感受到其灵压变化,各处的战斗都出现了一瞬的停滞。.: 。 ( 强,那是当然的,但更多的还是惊讶、兴奋、忧虑、和疑‘惑’。无形帝国,由于一直隐藏在瀞灵廷的影子当中,所以灭却师们对瀞灵廷的一切可谓非常了解,但在绝对的了解之外,还有几个是处于未知,卫宫士郎的卍解正是其中之一!

    当然,如果卫宫士郎本身不够强大,那就算不知道他的卍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卫宫士郎是属于特记战力之一,他的卍解就由不得灭却师不在意了。而跟灭却师一样,尸魂界的人也对卫宫士郎的卍解很感兴趣。

    ······

    邦比爱塔vs碎蜂战场

    邦比爱塔:“哈,到底是隐瞒已久,还是去了一趟灵王宫刚刚学会?不过,按照那家伙的‘性’格,这么果断就使出来了,应该是后者吧?学会卍解了都不敢来找我吗!”

    说着,邦比爱塔手里的一块星形徽章闪过一道光芒,与其面对的碎蜂瞬间愣在了原地。

    渐渐的,碎蜂‘露’出疑‘惑’,古怪,又有些愤恨的眼神,盯着邦比爱塔道,

    “你什么意思?!”

    邦比爱塔没在意的瞥了碎蜂一眼,道,

    “这玩意儿只能夺取一个卍解,我很期待卫宫士郎待会儿的表情。”

    原来邦比爱塔竟然把碎蜂的卍解给主动归还了,她要把徽章解放出来,待会儿用来夺取卫宫士郎的卍解!邦比爱塔并不是担心卫宫士郎的卍解,她就是单纯的兴趣使然,不管卫宫士郎有没有卍解,邦比爱塔都不认为卫宫士郎会是她的对手,至于碎蜂,哪怕拿回了卍解,邦比爱塔也不认为她是个对手!

    耻辱!

    一时间,碎蜂的脸‘色’‘阴’沉得可怕,突然冷冷一笑,

    “你会后悔的!”

    “哦?”邦比爱塔眉‘毛’一挑,明明跟碎蜂平立而站,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之感,“本来还想好好跟你玩玩,但让卫宫士郎跑了就不美了,现在,你死吧!”

    话音未落,邦比爱塔突然脸‘色’一变,连忙望向远方,卫宫士郎刚才爆发灵压的方向,

    “怎么可能?!”

    ······

    日番谷冬狮郎&松本‘乱’菊vs巴兹比&苍都战场

    松本‘乱’菊:“大哥。( 小说)。。。”

    苍都缓缓对巴兹比道,

    “看来你有了更好的对手。”

    巴兹比:“我记得那家伙已经被邦比爱塔预定了吧?”

    苍都伸手一指日番谷冬狮郎,

    “这里我也已经预定了。”

    按照规矩,他夺取了冬狮郎的卍解,所以日番谷冬狮郎理应该由他苍都解决。

    巴兹比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突然一笑,

    “也罢,只要我赶过去,先一步夺取了卫宫士郎的卍解,那邦比爱塔也没话说了吧。”

    日番谷冬狮郎,

    “想跑吗!”

    巴兹比冷冷的看了冬狮郎一眼,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小子。”

    说完,就要前往卫宫士郎的方向,突然,脸‘色’一变,

    “怎么会!”

    “不可能!”

    ······

    卫宫士郎vs艾斯诺特战场,

    在两人同时用出卍解过后的几秒钟,化为虚的卯之‘花’烈已经在啃食艾斯诺特的尸体。

    “快点!吃快点!我们要赶快转移,要不然就要来人了,说不定还会被围堵。”卫宫士郎催促道。短短时间内灭杀敌人,虽然能对灭却师起到一定的震慑用,同样也更增添了卫宫士郎的风险。当他展示的力量过于强大或者诡异之时,灭却师们应该就会放下他们的骄傲,不再轻敌,甚至以多对一的方式来抹杀卫宫士郎。

    这一刻,很多灭却师已经隐约发现:这个卫宫士郎并不是他们的猎物,反而可能是猎杀者!

    “嗷!”

    卯之‘花’烈冲卫宫士郎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仿佛对卫宫士郎的催促相当不满。见状,卫宫士郎‘露’出苦笑,果然,千万别打扰正在进食的野兽,这种情况,哪怕是宠物,也有可能会咬主人。

    而这一耽搁,果然出事了!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你是这么想的,对吧?”

    一个声音出现在卫宫士郎耳边,如果不是卫宫士郎有“直感”,他还真可能提前发现不了问题。

    敌人竟然已经潜入到了近前?!

    “你在疑‘惑’吗?为什么没有发现我?你看上去好像准备攻击我是吗?办不到的,那种事情你办不到的!我是v,消尽点,葛纳尔·李。我的存在会从你的视野和意识中,完全消失!”

    卫宫士郎:“****。”

    嗷!

    葛纳尔·李被扑上来的卯之‘花’烈撕碎。

    不说卫宫士郎,卯之‘花’烈野兽般的直觉比卫宫士郎还要厉害,这家伙出现了不立刻攻击,还自我介绍,不是死是什么?从视野中消失?从意识中消失?总之,人不是真的消失就对了吧。看不到,不记得,又能怎么样?感觉那里好像有食物,下意识扑过去咬上一口,葛纳尔·李就成为了卯之‘花’烈手下的亡魂。

    卫宫士郎头一偏,

    “灭却师都这么弱?”

    “弱?你仔细看,他真的死了吗?”

    一个声音突然在另一边响起,卫宫士郎转头,这次出现的,却是一位正太灭却师。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小孩子,但卫宫士郎可不会小看任何人,既然能当上灭却师的干部,既然敢出现在这里,说明实力必然不凡,至少,有绝对的自信。

    还是被围攻了吗,卫宫士郎沉‘吟’。一边提防正太灭却师,一边看向卯之‘花’烈那边,果不其然,就像正太灭却师所说的那样,葛纳尔·李真的没死,不仅没死,浑身上下竟然还完整无缺?!

    卫宫士郎很清楚,一个灭却师只有一种力量,那么,这就应该不是葛纳尔·李的力量。难道新来的正太是个“大‘奶’”,拥有绝对治疗的能力?或者说,他有办法能让一个人的状态逆转,恢复如初?

    就在卫宫士郎惊疑不定之时,刚刚恢复身体,还没来得及大笑嘲讽的葛纳尔·李,瞬间又被卯之‘花’烈给扑到面前,撕裂当场。

    “额。。。。。”

    不管眼前的事情多么不合理,对一头野兽来说,不过是又一头猎物出现在了它眼前。卯之‘花’烈,连一丝一刻的迟疑都没有。

    卫宫士郎下意识看向正太灭却师,其镇定的脸‘色’上闪过一丝羞红的尴尬。

    “咳咳,真是失败呢,为我空想的产物。”

    “空想的。。。”

    卫宫士郎话还没说完,就见卯之‘花’烈毫不耽搁,又扑向了正太灭却师。这一刻,连卫宫士郎都忍不住想帮对方求情,能不能让人家正太好好表现一下,至少也要给人家一个自我介绍的机会啊!

    本书来自l/18/185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