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64章 队长我不当了
    卯之‘花’烈的情况,就跟当年卫宫士郎在霞大路家的遭遇类似,为死神的卯之‘花’烈受到致命袭击,这使得她体内一直被压制的虚瞬间反制,由于相互间力量的改变非常巨大,这让卯之‘花’烈所谓的虚化状态,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死神的虚化,按照力量的占比划分,更像虚的死神化!

    可跟卫宫士郎不一样的是,当初卫宫士郎虚化后,他死神的力量并没有任何缺失,反而很快就回流,最终让卫宫士郎恢复理智并成功掌握了虚化战斗。.: 。而卯之‘花’烈呢?‘花’姐的虚化,是因为死神力量受到重创,于是在虚化过后,死神力量进一步被压制,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阻止她虚化,那‘花’姐还有恢复的可能,然而,更木剑八当时却在疯狂的跟她战斗。。。。如此内忧外患之下,卯之‘花’烈只会有一个结果——彻底堕落成虚!

    时也?命也?

    想想黑崎一护,在一开始试图闯入尸魂界拯救‘露’琪亚的时候;在假面军团帮助下学习虚化的时候;在跟小乌战斗进入牛头人状态的时候——总共三次,都差点堕落成虚,结果,黑崎一护每次都‘挺’过来了。反观卯之‘花’烈,却直接堕入深渊。

    可怜!可叹!

    卫宫士郎收起斩魄刀,一时间,身上的黑气更加缭绕,原本就已经进入虚化状态的他,在刻意压制自身死神力量之后,卫宫士郎整个给人的感觉,和虚越发接近了。果然,感受到卫宫士郎的变化,卯之‘花’烈略微迟疑,接着逐渐跟卫宫士郎亲近起来。

    刚刚堕落成虚,就像一只动物那般,无法跟人‘交’流,只有最基本的本能,面对这样的卯之‘花’烈,卫宫士郎根本无法让她平静下来,所以,卫宫士郎取了个巧,刻意用虚化来战斗,这让卯之‘花’烈面对卫宫士郎的时候有些疑‘惑’,至少没有去主动攻击卫宫士郎了。[说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现在,卫宫士郎收起斩魄刀,浑身上下散发的味道跟虚更加接近,只剩下本能的卯之‘花’烈终于渐渐把卫宫士郎当成了同类。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卫宫士郎的绝对实力上,要是没有实力支撑,就算卯之‘花’烈把他当做同类,低等级的虚也只会被高等级的虚直接吞噬!反过来,现在是卫宫士郎的实力比卯之‘花’烈更强,相对而言,卫宫士郎才是高等虚,卯之‘花’烈才是低等虚,如果是天敌,那卯之‘花’烈或许会誓死反抗,但同类的话,卫宫士郎不吃她,卯之‘花’烈在心里就会产生感‘激’或者臣服的意识。

    于是,卫宫士郎暂时安抚住了卯之‘花’烈。接下来,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未来了。

    已经彻底沦为虚的卯之‘花’烈,理论上是没有了恢复的可能,所以,此时卫宫士郎打的主意是:让变成虚的卯之‘花’烈继续成长,以虚的方式成长,直到她拥有理智,直到她恢复记忆!

    不得不说,卫宫士郎完全是在玩火。如果被当初的山老头知道,或者被现在的京乐‘春’水知道,他们都绝对会制止卫宫士郎的。其一,现在的卯之‘花’烈已经足够可怕了,要是让她继续进化,届时,卫宫士郎真的还能够压制住她吗?卫宫士郎就不怕某天被她反制,甚至吞噬吗?其二,就算卯之‘花’烈成功恢复记忆好了,可恢复记忆不代表她就从虚变回了死神,同样一个人,在不同的立场,做出的选择往往也是不同的,你能确定彻底变为虚的卯之‘花’烈,最终不会做出损害尸魂界的事情?

    不是他们不愿意相信卯之‘花’烈,而是为一个上位者,就绝对不会忽视这样一个可能。不说山本元柳斎重国跟京乐‘春’水,就是换成当初的卯之‘花’烈,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要忘了当年卫宫士郎刚刚失控的时候,那时候,要是卫宫士郎真的出现彻底沦为虚的趋向,卯之‘花’烈早就把卫宫士郎斩于刀下了!

    卫宫士郎从来不会要求别人怎么样,所以别人也无法要求他必须怎么样。卫宫士郎能理解京乐‘春’水等人的想法,但这不代表他就赞同。有风险又如何?既然卫宫士郎想做,既然他决定要做,那他就不会顾及后果!

    或许有卫道者认为卫宫士郎此番为非常不负责,因为不仅他自己,其他的人也会跟他一起共同承担风险,但卫宫士郎不在乎,他从来都是个自‘私’之人,对于尸魂界的其他人,卫宫士郎也只能说声阿弥陀佛了。不过,未来卯之‘花’烈如果真会‘乱’,第一个受害的必然是他卫宫士郎,所以除非卫宫士郎死了,不然卯之‘花’烈根本祸害不到尸魂界。至于卫宫士郎真死了的话,他人都死了,还会去管尸魂界怎么样吗?

    一挥手,

    卯之‘花’烈被卫宫士郎隐藏到了异空间,卫宫士郎没有理会地上的更木剑八,直接离开了无间地狱。

    ······

    “辞呈?”

    回到瀞灵廷的卫宫士郎,第一时间向京乐‘春’水递‘交’了辞呈。

    “没错,这队长我不当了!”

    卫宫士郎直接回道,仿佛完全不给这新任总队长面子。

    京乐‘春’水叹息一声,他跟卫宫士郎已经是老相识了,当然明白卫宫士郎突然闹这么一出是什么原因,

    “卯之‘花’前辈那件事。。。。”

    “不必多说!”

    卫宫士郎制止京乐‘春’水,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如果是以前,那卫宫士郎可能只是闹闹脾气,或者趁机给自己捞点利益,但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卫宫士郎真的已经不在乎那么一个队长称谓了。

    当然,虽说递上了辞呈,可不代表卫宫士郎就会叛出尸魂界,两人都心知肚明,卫宫士郎只是在表达他的态度,表达他的不满,不管怎么样,卫宫士郎的基业都在这尸魂界当中。所以,如果尸魂界真的遭遇覆灭危机,卫宫士郎不会不出手的。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京乐‘春’水才没跟卫宫士郎闹僵,只是,以后在其他事情上想让卫宫士郎帮忙就很难了。

    而且,不仅仅是帮不帮忙的问题,未来在某些重大决策上,卫宫士郎想必也会通过中央六十四室给予京乐‘春’水巨大的压力。这才是重点!任何事情,有过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为了尸魂界,这一次牺牲了卯之‘花’烈,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牺牲碎蜂?

    如果尸魂界‘挺’过了这次危机,如果卫宫士郎‘挺’过了这次危机,届时,他在贵族中的势力只会越来越大,哪怕京乐‘春’水是总队长,未来他要真想触碰卫宫士郎的逆鳞,也必然会承受巨大的风险!现在的卫宫士郎就是在向京乐‘春’水传递这样一个信息!

    “哎,老头子,你可给我留了个烂摊子呢。”京乐‘春’水摇头暗叹,不管如何,卫宫士郎这还只能称得上远虑,先把近在眼前的近忧解决才是重点啊。

    仿佛应验了京乐‘春’水的话,卫宫士郎才刚从一番队离开不久,京乐‘春’水还来不及召开队长会议说明此事,瀞灵廷中突然惊现无数光柱,灭却师以出乎意料的方式,再次攻入了护庭十三番队腹部!

    最终决战,开始了!

    本书来自l/18/185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