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补第57章
    “对了,你刚才那,是怎么做到的?”碎蜂突然好奇的问道,同时势徒手那么挥了一挥,意思很明显,你刚刚到底是怎么空手挥出那种刀光来的。。: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说)

    如果那时候卫宫士郎是拿着斩魄刀的话,碎蜂最后只会诧异卫宫士郎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毕竟像这样斩击型的斩魄刀也不是不存在的。

    但卫宫士郎那样空手就‘弄’出这样的动静来了,这已经不只是惊讶,更多的还是疑‘惑’了。

    “咳咳,这个啊。”卫宫士郎从地上爬起来,他现在已经渐渐换过劲来了,这或许也是卫宫士郎样样普通之中的一个难得不普通的地方吧。

    他灵压虽然不强,但恢复得却很快。

    要不然,卫宫士郎如何能够一直那样高速的跟夜一追追跑跑呢,就是因为那种情况下,卫宫士郎的灵压消耗和回复已经形成了一种近乎均等的状态,所以卫宫士郎才能那样不停歇的跑下去。

    也就是说,如今的卫宫士郎比较擅长持久战,拖延战,但他本身的爆发力却不强。

    刚刚情急之下,使用出了隐藏已久的斩魄刀来,以至于卫宫士郎现在压根还没有想出任何借口来,

    “你也知道的,这个剑道啊,到一定境界,那是飞‘花’摘叶,举手抬足,皆如刀光剑影。这其中有一个境界,那叫无招胜有招,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卫宫士郎顿时找起前世的理论,开始瞎扯了起来。

    “不要跟我胡说!”碎蜂顿时再次踢了卫宫士郎一脚,这一次,已经有些用力了。

    剑道确实存在,但那是何等高深的东西啊,碎蜂可不认为卫宫士郎会懂,关键还能达到那种境界。<strong>最新章节</strong>

    “好吧,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吧。”卫宫士郎连忙说道。

    “一早如此不就好了!”碎蜂耸了耸鼻子。

    “来,来,过来。”卫宫士郎突然跟碎蜂凑近到了一起。

    “干什么?喂,放开我!”碎蜂俏脸一红,卫宫士郎居然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这可是秘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卫宫士郎神秘的说道。

    “到底是什么啊?”如果碎蜂不是真的很好奇的话,她哪容得卫宫士郎如此为啊。

    “来,‘摸’‘摸’看。除了我以外,你可的第一个‘摸’它的人。”卫宫士郎抓着小梢绫的手往下面探去。

    “什么,呀,什么东西?!硬硬的!”小碎蜂吃惊的张大了嘴。

    “嘿嘿,你再仔细‘摸’一‘摸’就知道了,小心哦,轻轻的reads;。”卫宫士郎笑着说道。

    “这到底,你?!”小蜜蜂终于是知道那下面是什么东西了,居然是一把看不见的刀?!

    斩魄刀!

    身为死神,碎蜂立刻就想到了斩魄刀,而且这样的状态,很明显,已经是始解状态的斩魄刀了!

    卫宫士郎,那个“吊车尾”的卫宫士郎,原来早就有了斩魄刀,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能够始解了!可怜那些一直在背后嘲笑他的人,包括碎蜂本身,先前也一直对卫宫士郎这个人很不屑。

    真是可笑啊~碎蜂在心里自嘲了一下,不过却突然感觉舒服了很多。

    小蜜蜂只是傲娇,但绝对不是自大的人,她以前之所以会不服气卫宫士郎,一是因为卫宫士郎‘性’格的原因,特别是卫宫士郎在夜一面前的表现更让碎蜂生气;至于第二,自然就是碎蜂不认为她有任何该输给卫宫士郎的地方。

    一个有斩魄刀的年级第一人,居然还打不过一个没有斩魄刀的家伙,这算什么?所以碎蜂才会那么的不服气,心里不舒服。

    可现在,知道卫宫士郎有斩魄刀,而且还能够始解了,那么碎蜂打不过卫宫士郎,就会显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哼,等到自己也能够始解的时候,一定会比他要强的吧!小碎蜂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

    说起来,碎蜂现在还有些羡慕卫宫士郎,不是羡慕卫宫士郎的实力,而是羡慕卫宫士郎的斩魄刀能力。邢军,那就是搞暗杀,搞偷袭的,卫宫士郎这样透明的斩魄刀,简直是太适合邢军了。

    就好像后来碎蜂会“嫌弃”自己的卍解太张扬了一样,因为那实在不是邢军的风格啊。

    所以,这个时候,碎蜂也没有去怪罪卫宫士郎刻意隐瞒斩魄刀的事情,因为这种东西,就是要隐藏起来,才会有最大的效果。知道的,只能是死人!

    可惜啊,这个家伙居然一心只想去里廷队,人又那么懒,那么胆小,简直是‘浪’费才能嘛!

    小碎蜂心里又有些不忿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卫宫士郎和碎蜂不知道的是,他们小两口的暧昧行为,终于是让人看不下去了。

    “咳咳。”一声咳嗽从后面响起,“那个,我没有打扰吧?”

    卫宫士郎和碎蜂一惊,他们居然什么时候被人接近了都还不知道,看来这个感知能力真的有待提升啊。回头一看,原来出现在后面不远处的是平子真子,幸亏来的是死神,废话,如果不是死神的话,还会这样提醒打招呼吗!

    原来平子是被这边的动静给吸引过来了,不过当他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卫宫士郎和碎蜂“鬼鬼祟祟”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干什么。

    男的笑得猥琐(卫宫士郎:你妹!),‘女’的脸红害羞(碎蜂:你说谁呢?!),而且男的还抓着‘女’的手,往下面去,还“‘摸’一‘摸’”、“轻轻的”、“硬硬的”,哎呀,平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心里面直感叹世风日下,脱离时代了啊,想他平子大帅哥,到现在居然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人家这么小,光天化日之下,考核之中,居然就敢在这边偷情打野战了。

    哎,这人跟人之间,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如果卫宫士郎知道平子这时候的想法的话,估计立刻就要喷血了吧。隐形的看不见,那自然是要用“‘摸’”的了,武器嘛,当然是“硬”的了,至于那句“轻轻的”,更不用说了,不要忘了,这可是斩魄刀,要是碎蜂不小心‘乱’来的话,很可能是会把手划伤的,所以卫宫士郎才会刻意出声提醒。

    本来见到这种情况,平子本身也是比较开放,不死板的,如今这里的虚看样子也解决了,没什么事的话,他就假装没有看见,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不打扰这么对小两口子了。

    可偏偏,被这边动静吸引过来的,还不止是平子真子一人,平子感觉到拳西也过来了,而且马上就要到了,所以平子才不得不出声提醒两人一句,要不,可就要被人撞破了呢。

    本书来自l/18/185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