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葫芦娃第29章
    “小兄弟,你别急,慢慢来。谁欺负你了?我替你做主!”

    夸父当即说道,也不管葫大是谁,也不管葫大的敌人是谁,这闲事,他夸父管了!没办法,人送外号——仗义十方!

    虽说玄鸟是个女的,葫大是个男的,通常要是男女起冲突,旁人都会站在女的那边,因为他们都潜意识判定女人更弱小。但,不要忘了,如今葫大算是个“男人”吗?他只是个男孩儿,他是葫芦“娃”。在如此长幼之分下,正常人想必都会同情小孩儿的吧。更何况还是个被人打得哭哭啼啼的可爱正太!

    见到对方表态,葫大无比感动:果然是穿山甲!果然是好兄弟啊!

    不过在感动之余,葫大也有些担心,穿山甲应该是自己小弟一类的角色,连自己都打不过玄鸟,穿山甲会是对手吗?不会到最后,两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吧?

    “阁下,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请不要插手为妙?”玄鸟开口说道,虽然不算威胁,但也相当于警告。不愧是母老虎带出来的,玄鸟在外面也相当强势。

    “家事?”

    夸父倒是没有留意玄鸟的口气,看了看玄鸟,又看了看葫大,道,

    “这是你妈?”

    咳咳咳!

    葫大差点没喷出来,到底怎么想的,别的不说,他跟玄鸟光是种类就不一样好吧。一个是人,哦不对,一个是葫芦,一个是鸟,怎么可能有那种血亲关系!别看他葫大是个正太,就随便把人当儿子呀!

    不仅是葫大,玄鸟此时也有些生气,她本就不是那种会占人便宜的类型,关键她跟葫大不合啊,要是这种家伙会是她儿子,那她宁愿永远不要儿子!这种话,在玄鸟听来,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乱说什么呢!”两人异口同声的对夸父吼道。

    夸父挠了挠头,又道,

    “不是妈,难道是你媳妇儿?”

    别看葫大外表是个正太,但年龄可不是光凭外表能够分辨的,所以也不排除两人是夫妻这样的可能。

    “更不是了!”葫大跟玄鸟再次异口同声的叫道。

    不知为何,见葫大回答的如此果断,并且还一副嫌弃的表情,玄鸟心中的怒气一时间更甚了。这个家伙,做出一副嫌弃样,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到底是谁嫌弃谁,不要给人弄混了!

    不等夸父再次开口,估计也是怕夸父说出一些更加离谱的话来,玄鸟抓上葫大,直接打算离开,

    “走,我们继续赶路!”

    “站住!”

    夸父一声爆喝,他决定要管的闲事还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更何况,不管葫大跟玄鸟是什么关系,葫大明显都是被欺凌的一方,一点自主权都没有,这种事不打抱不平,还有什么事打抱不平?为一个仗义之人,怎能无视向自己求助的弱者?!

    只见山崩地裂,犹如齐天大圣挣脱五指山一般,夸父小小的身子,爆发出异常的力量,整座大山被他撑起来,倒在一旁,跌出一地的乱石尘灰。

    葫大,傻眼了。

    不是吧,连个小小的穿山甲居然都这么强?这还怎么玩儿啊?这座山虽然不大,但葫大自认就算用上天赋才能,也不是轻轻松松能打破的。结果呢,穿山甲轻轻一震,山就垮了。。。。。。一时之间,葫大突然发现,自己那所谓秒天秒地的天赋才能,好像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变态呀。甚至于说,要是没有那样的天赋才能,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在这世间立足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世界啊!

    不,不,冷静,不能妄自菲薄!别忘了,不管天赋才能还是其他什么,自己可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优势,天上的创世神老爷爷可还在等着我这个“小友”呢!所以,穿山甲再强,哼哼,还不是我葫芦娃的小弟!

    扑。扑。扑。

    玄鸟抓着葫大,在半空中扇着翅膀,默默的看着下方的壮景,其实以玄鸟的速度,真想要离开的话,现在早就没影了,不过,

    “如此怪力,必定是大巫无疑。”

    这次外出,他们这次的目的是大巫祝融,同为大巫,或许能从下面这位身上得到一些线索,想到这里,玄鸟带着葫大,又重新落回到了地上。

    “阁下想必不是无名之辈,不知该如何称呼?”玄鸟开口道。

    夸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振声道,

    “我叫夸父!人送外号——仗义十方!”

    夸父?那个追太阳的夸父?!乖乖,不得了,原来穿山甲竟然还有这样的背景!

    要是夸父知道此时葫大心中的想法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本着仗义的原则去帮助葫大呢。。。。。

    “原来竟是夸父,久仰久仰。”玄鸟道,负责打探情报的她,对外面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

    “哦?你知道我?”夸父问道。

    “夸父,就算是在巫族当中,也以力大无穷著称,如何会没听过?”玄鸟回道。

    “嘿嘿,过奖,过奖。”夸父抓头笑道。

    喂喂!不能别人夸你一句就被收买了啊,忘了自己是哪一边的了吗?葫大急忙冲夸父挤眉弄眼。

    夸父顿时也反应过来,叉腰道,

    “咳咳,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欺凌弱小可是不对的!我夸父,人送外号仗义十方,专管天下不平事!”

    “阁下误会了。我跟他本是同伴,先前是我监督他练功,他想偷懒,这才出手训诫了一下。”玄鸟解释道。既然想从夸父身上打探情报,自然要先解除误会。

    “是这样吗?”夸父转向葫大问道。

    “休得听她一面之词!”葫大厚着脸皮叫道,没办法,现在他要是要点脸的话,估计会无地自容了。

    “你?!”玄鸟大怒,这个家伙,竟然睁眼说瞎话!

    “你看!你看!”葫大趁机叫道,一副你看到了吧,这女人就在欺负我的样子。

    “哼!”

    玄鸟冷哼一声,撒气一般,直接把葫大扔到地上,你说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吗?罢了,既然这小子不知好歹,那就随他去吧!反正最后软弱没用的是葫大,被女王大人教训的也是葫大,与她玄鸟何干?之前,她为了葫大的事那么上心,简直是昏了头!况且,找祝融也是你的事,有什么你自己打听去吧,拉倒,本姑娘现在什么都不管了!哼!

    “嘿嘿。”

    不提玄鸟心中的怨念,葫大此时是得意非凡。不知道都过多少年了,这家伙的心智还是一点成长都没有,跟个小孩儿没什么两样,葫芦娃,果真是葫芦“娃”呀。

    “嘿嘿,兄弟!好兄弟!够仗义!”葫大冲夸父比了个大大的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