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葫芦娃第13章
    樵夫的哭声越来越大,明明长得很粗犷,那副可怜样,却是连葫大这么一个正太看着都心疼。葫大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可不是普通人了,而是葫芦娃!这河水虽然湍急,但他拿水葫芦一吸就能吸干,然后赶在河水再次流过来之前,把斧头捡起来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葫大当即就准备上前去帮忙,却在此时,河水当中突然冒出一个比一个大的泡泡,一朵五彩缤纷的大水花伴随着一道亮光喷出水面。一见这种奇异的景象,葫大下意识就躲了起来,不能怪葫大胆小,他实在是做贼心虚,毕竟刚刚才逃出来,没准这就是来抓他的追兵呢。

    不过很快,葫大就放心了。因为从水里冒出来的,从水花当中走出来的,并不是葫大害怕的蛇精,而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白胡子老爷爷。(→_→老爷爷)

    是啊,妖怪出场,应该都是黑风黑云,妖气冲天,如今这五光十色的漂亮出场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妖怪,而是神仙吧!葫大眼睛一瞪,双眼冒出小星星来,虽然现在他也不是什么凡人了,但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神仙,心中的激动还是难以言喻的。

    却见老神仙从水花中间走向伤心的樵夫,问道,

    “可怜的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呀?”

    伤心的樵夫早被眼前的景色所惊呆,半天,才擦干眼泪,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老神仙。老神仙听完,微笑地拍了拍樵夫的肩膀,说,

    “你是一位勤劳而孝顺的好孩子,我帮你把斧头捞上来。”

    说罢,老神仙转眼消失,不一会儿,他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斧头出现在樵夫面前,说道,

    “拿走吧,这是你丢的斧头。”

    樵夫是个憨厚老实人,见到银斧头,连忙摇头说,

    “我的斧头不是这样的。”

    远处,葫大心中一跳,莫不成。。。。。。

    果然,之后的发展跟葫大预想当中的一模一样。就见老神仙又拿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斧头来,问是不是樵夫丢的。樵夫再次摇头说不是。然后,老神仙再次消失,从河里又拿出了一把破烂的铁斧头,这次还没发问,樵夫就连忙上前去接了过来,并感激老神仙,说他丢的正是这一把。

    看到樵夫这么诚实,老神仙感动了,他掏出先前的金斧头和银斧头,对樵夫说,你是一个诚实的好人,这两把斧头应该归你,你收着吧。说完,不等樵夫拒绝,老神仙放下斧头,沉入河里,随一阵泡泡消失了。

    樵夫在河边磕了几个头,几番感激过后,高高兴兴的拿着三把斧头回家。变卖了金斧头和银斧头后,樵夫为老母亲治好病,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当然,后面葫大不可能看得见,但他猜也能猜到故事的结局是什么。万万没有想到,他葫大居然撞上了传说中的神话故事的现场,他居然是这么一出故事的见证者!

    呜呜,多么伟大,多么让人感动啊!我葫大发誓,一定会把今天的见闻告知天下,让其广传于世,告诉大家诚实的珍贵!恩,我可不是说谎的,因为这是我的“切身经历”!

    樵夫离开以后,葫大慢慢出现,来到河边,独木桥旁。

    轻轻的扯了扯裤腰带,做出一副准备过河的样子。这一扯,看似随意,实则非常有技术含量,葫大腰间四颗葫芦当中的一颗,正因为这一扯,而变得悬而又悬。不仅如此,在葫芦的挑选上,也很有讲究。想要空手套白狼,拿到金葫芦跟银葫芦,葫大的选择可一点不随意。

    首先,落水的葫芦一定要够大才行,只有原本的葫芦够大,那相应的银葫芦金葫芦才会够大,赚的也才会够多。所以,直接就排除二娃跟六娃,在葫大手里,四娃跟五娃的水火葫芦才一直是最大的。那么,在水葫芦跟火葫芦之中,该选哪一个呢?葫大留了个心眼,最终选了火葫芦,而把水葫芦留在自己手上。

    不要觉得葫大不争气,明明都不是凡人了,居然还算计金银财宝。要知道现在葫大什么都不会,不会化石点金,那他下山之后该怎么办?难道去偷去抢?开玩笑,葫芦娃可是正义的化身,那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反倒是从老神仙这里“讨”一些来,这点金银,对神仙来说,根本不算损失吧。

    于是,

    “嘘嘘嘘~~嘘嘘嘘~~啷哩个啷~~啷哩个啷~~”

    葫大吹着口哨,眼睛左右飘来飘去,走在独木桥上,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哎呀!”

    一不小心,一颗葫芦从腰间脱落,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毕竟是宝贝,可不是普通的葫芦,这密度,这重量,根本不可能漂在水面上。一瞬间,应该就沉入了水底。

    “这可怎么办呀!老爷让我送葫芦,这葫芦丢了,我回去后拿什么跟老爷交差啊。交不了差,就没有工钱,没有工钱,就没法买药,没法买药,就无法给病重的老母亲治病。。。。。。呜呜呜~~哇哇哇~~呜哇~~呜哇~~呜哇呜哇~~”

    如果刚才樵夫的哭声能用大来形容,那葫大现在的哭声绝对是响彻云霄!而且,相比起樵夫那种粗犷之人,葫大为细嫩的正太,哭起来绝对更加我见犹怜,吧。

    此情此景,难道还无法惊动河里的老神仙吗!

    结果,

    “呜呜呜~~”

    “哇哇哇~~”

    “呜哇~呜哇~呜哇~”

    “额啊~额啊~额啊~”

    “。。。。。。”

    一直到葫大哭得声音都哑了,也没见河里面有任何的动静。老神仙完全没有一点要出来的意思。

    靠!

    葫大气得从地上跳起来,他一切都白演了是吧。难道老神仙一眼就看出来他是故意的?那你看出来也该吱一声啊,什么都不说,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要知道葫大他可是冒着蛇精随时可能追上来的风险,拿生命在演戏啊!

    “哼!幸亏小爷留了一手,不靠你,我自己捞,总行了吧!”

    说罢,葫大摘下腰间的水葫芦,轻轻拍了拍,道,

    “老五,开饭了。”

    就见河中湍急的流水,被水葫芦一口吸光,眨眼间,这就变成了一条干枯的沟壑。

    “切!”

    葫大冷啐一声,跳入河中,寻找起自己的葫芦来,

    “我记得是从这里跳下来的吧。。。。。。咦?怎么没有?!”

    葫大一惊,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哎呀,一定是被冲走了,自己简直是在刻舟求剑嘛。我怎么这么笨,刚才哭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

    没办法,葫大只能顺着河,往下游一路找去。每当有河水冲过来,就会被五娃一口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