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葫芦娃第12章
    不周山角落,葫芦山脚,当然,现在并不叫这个名字,此山后来因为葫芦老祖而得名。

    这天,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却是来了两位大神级别的人物——帝俊、太一!

    帝俊、太一停在山脚,抬头仰望,目光深邃,

    “看出什么来了吗?”帝俊问道。

    “这种程度的结界,我立马就能闯进去!”太一当即说道。

    “笨蛋!”帝俊大骂,“你没看出来这是李耳那老家伙立下的结界吗!”

    “李耳?!”太一一惊,看样子也知道三清是他们惹不起的,于是说道,“那我闯进去,直接抢了,撒腿就跑。我速度快,谁也跑不过我!”

    “笨蛋!”帝俊一个暴栗,“你跑的再快,别人就不知道是你了吗!难道你还能躲到天涯海角去?”

    太一抓了抓头,

    “那可怎么办?”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那红云老儿都能拿,没道理我们不能拿吧。”

    “哪有那么简单,别人会平白送给你吗!”帝俊没好气的说道,我这愚蠢的弟弟啊,什么时候才能长进点。“仔细想想,你应该也能感受到,那葫芦跟我们一样,是盘古一脉,绝对的天地至宝,如此宝物,谁见了都会眼红。之前见李耳手上有个,以为只有那么一个,现在看来,应该不止一个。如今结界还在,也说明在红云拿走一个之后,里面还剩有其他葫芦。”帝俊分析说道。

    “对啊对啊,所以才要赶紧动手,晚了可能就没了,就像当初紫霄宫里的蒲团一样。”太一说道。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紫霄宫听课以来,太一至少学会了一点——先到先得。

    “这结界出自李耳之手,说明这里最早是李耳发现的。但你有没有觉得奇怪,李耳手中的那个葫芦,好像不如之前红云拿到的那个大。”帝俊突然说道。

    “那是李耳等不及葫芦成熟,就把葫芦采了?”太一推测道。

    “你觉得李耳会是那种人吗?李耳既然已经采了葫芦,就说明葫芦已经成熟了。而李耳却放弃大的,采了小的,你说会是什么原因?”帝俊问道。

    太一抓了抓头,

    “李耳觉得葫芦小一点,拿着比较顺手?”

    “笨蛋!”帝俊再次忍不住给了太一一个暴栗,“既然葫芦不止一个,而这又是难得的宝贝,并且还成熟了,李耳跟红云,拿了一个,为什么不干脆一口气拿完呢?!”

    太一正要开口,就被帝俊打断,

    “你可不要告诉我说是他们人比较客气,所以拿一个意思意思就行了!”

    太一张了张嘴,把正打算说出来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果然,知弟莫若兄啊。

    “那是为什么?”太一虚心请教。

    “从种种情况分析来看,只可能是宝贝生灵了。准确的说,在李耳发现葫芦的时候,宝贝还未生灵,但也未成熟,所以李耳立下结界,等待宝贝成熟之后再归来。而在李耳归来之时,宝贝已经生灵,所以李耳才会只拿了个最小的。红云,想必是受李耳指点,进去以后,通过交易,才换取得来了一个葫芦用以炼造护身法宝。”帝俊说道。果真不愧是大神,竟分析得一分不差。

    听完帝俊的话,太一眼睛一亮,

    “既然生灵了,说明宝贝不是李耳的,那我们闯进去直接抢了就是!”

    “笨蛋!”

    帝俊大骂,“你没见李耳的结界还在这里吗,摆明李耳是护着对方的。一旦闯入结界,那就是在李耳的注视下行事,那样不论是抢还是交易,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划算的。”

    交易,就是买卖。帝俊的打算是花最低的价钱,买到宝物。但在李耳的公证下,他势必只能出本价才能买回宝贝,而且前提是对方愿意卖才行。如果是等价交换,拿同样等级的宝贝去换葫芦,那帝俊还有什么必要去交换?至少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葫芦更适合自己吧。

    所以,不管如何,都是不能随便闯入这结界当中的。

    “既然葫芦已经生灵,那他总有一天会化形的。所以不需要我们进去,只需要在外面等着他自己出来就可以了。”帝俊说道。

    太一眼睛大亮,

    “只要他一出来,我立刻抢了就跑!”

    “抢!抢!抢!你就不能多动点脑子,有点技术含量吗!”帝俊伸出手指,狠狠的在太一额头上戳了戳,“做的太过分了,就算在结界外,也还是可能会得罪李耳的。而且,不仅是李耳,红云那个老好人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

    “那也不行,这也不行,还能怎么办啊?”太一捂着额头咕噜道。

    “可以想办法让他自己把宝贝送给我们。”帝俊说道。

    “哦?”太一眼睛一闪,“大哥莫非已经有主意了?”

    帝俊神秘一笑,示意太一靠近过来,小声在其耳边说道,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妙计!妙计啊!”太一冲帝俊比了个大拇指,敬佩之情,无以言表。

    帝俊把头微微一仰,

    “你以为你大哥是谁!”

    自此,帝俊、太一两兄弟时刻都在天上监视着葫芦山的情况,就等着葫大下山。

    而这一天,守着“树桩”的他们,终于等来了“兔子”!

    ······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我有我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腕~~”

    葫大嘴里叼着根稻草,哼哼唱唱,蹦蹦跳跳,一路下山来。终于能离开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并且还成功摆脱了蛇精几十年的监视,葫大得意非凡。整个人飘飘然,飘飘然,如果不是体重过重的话,估计都已经飘到天上去了。

    越过结界,葫大一点感受都没有,这本就是阻进不阻出的结界,如果葫大回头的话,或许还能看出点问题来,但现在的他,还可能回头吗?巴不得走得越远越好。

    来到山脚,前面有条小河,河虽小,但水流湍急,两岸之间,立了根木头,却是一道独木桥。

    “咦?有人?”

    远远的,葫大就看到那边有人。是个樵夫,背了一大捆木材,拿着粗重的斧头,正准备过桥。

    葫大刚想上前去问路,噗通一声,樵夫的斧头不小心掉到了河里。

    樵夫一下傻眼了,大声哭泣起来,

    “这可怎么办呀,没有斧头就砍不了柴,没有柴可卖就不会有钱买药,就不能给病重的老母亲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