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50章 阳谋
    哐当!

    一声脆响,黑崎一护挡在身前的斩魄刀,天锁斩月(你们也知道,后期一护动不动都直接卍解的,卍解已经成为他的常规手段。@,当然,我现在怀疑那到底是不是他真的卍解了),被哈斯沃德一剑劈成了两半。

    “什么?!”

    周围的人瞬间摆开架势,受到的惊吓绝对不小。黑崎一护被人击飞、被人打败也不是没看到过,但一招就把人最重要的武器砍断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怎么想不知道,但此时卫宫士郎在后怕,也在庆幸,要是他刚刚真的贸然出手的话,没准现在折断武器的就不是黑崎一护,而是他卫宫士郎了!别看卫宫士郎有阿瓦隆护体,那又怎么样?很早卫宫士郎就清楚,阿瓦隆不是万能的。首先,阿瓦隆并不是绝对防御,有阿瓦隆护体的卫宫士郎也经常被人杀死,只是能够死而复生罢了。其次,任何能力都有等级之分,好比碎蜂的二击必杀,对灵压高一等级的蓝染就无效,比如卫宫士郎无视防御的契约胜利之剑,对他自身的阿瓦隆也无效!既然阿瓦隆能高出契约胜利之剑一个等级,那不排除也有其他东西能高出阿瓦隆一个等级啊!

    虽然只是一个可能,但现在的卫宫士郎根本赌不起,这个险能不冒就不冒。如果说一开始卫宫士郎是因为心理因素被哈斯沃德吓退了的话,那么现在卫宫士郎完全是出于理智认为暂时不跟哈斯沃德交手比较好。

    旁边,

    妮莉艾露看了卫宫士郎一眼,知道今天已经没法再战斗下去了。

    真是个可怕的敌人呢!

    第一,哈斯沃德上来就告诉卫宫士郎斩魄刀能恢复的事,不管是真是假,这让原本破釜沉舟,有着不成功便成仁觉悟的卫宫士郎瞬间有了退路,继而失了锐气,在这样的前提下,卫宫士郎已经不可能再跟哈斯沃德拼命——这是怀柔。

    第二,杀鸡儆猴,拿黑崎一护开刀,把卫宫士郎最害怕的情况展现在他面前,让他畏首畏尾,萌生退意——这是恐吓。

    第三,哈斯沃德从一开始就在引导卫宫士郎去找零番队的二枚屋王悦,如今黑崎一护的斩魄刀也断了,明显是逼得黑崎一护跟卫宫士郎走同样的路,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但卫宫士郎跟黑崎一护又不得不去找王悦——这是阳谋。

    其实还有一点妮莉艾露不清楚,那就是卫宫士郎能够感觉到夜一正在接近这里,想必夜一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赶过来帮忙的,但卫宫士郎既然一开始没叫上夜一,就是不希望夜一出什么事。综上,卫宫士郎决定撤退。

    哈斯沃德吗!我记住你了!

    从来没有过,一次都没有过,卫宫士郎把自己当成是“主角”,但这一次,卫宫士郎真正想当一回“主角”!或许是有些主观意愿,但在卫宫士郎眼里,哈斯沃德就是那个自以为机关算尽,结果放虎归山的大反派。

    卫宫士郎想来,哈斯沃德之所以怂恿他们去找、甚至设计他们去找二枚屋王悦,就是因为王悦太强了,所以灭却师想利用这来拖住王悦,或者提前消耗一下王悦的气力。但,那又如何?就算最后王悦累得不能打了,不是还有他卫宫士郎吗!

    一旦恢复了完整状态,卫宫士郎定会让哈斯沃德后悔!

    以前,卫宫士郎总认为有黑崎一护就行了,但这一次,就算黑崎一护还是能够把一切都解决,卫宫士郎也有了他必须要打败的对手,必须亲自打败的对手!

    ······

    卫宫士郎一行离开后,

    “我说,有必要这样吗?”

    后面的灭却师忍不住开口,在他们看来,死神那点实力,直接冲上去灭了他们就成,何必浪费精力搞这种诡计。况且,这么明显的计谋还不一定能成功呢。

    “这是陛下的安排。”

    哈斯沃德瞥了一眼,瞬间再无人吱声。

    ······

    这一边,

    “耻辱!简直是耻辱!”

    赫丽贝尔暴怒,她们今天是来报仇的,结果呢,最终却灰溜溜的离开,而且某种程度上还是被别人放走的!对骑士而言,尊严可比生命重要,如何能忍受这样的耻辱!

    “没错,我是怂了。”卫宫士郎道。

    “啊?”

    旁人显然没想到卫宫士郎居然会主动承认这一点。

    卫宫士郎:“不过,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发誓!!!”

    一时间,众人无言。他们能够感受到卫宫士郎的觉悟,忍耐可比冲动,更考验人的毅力!

    “哟,是谁惹我们的小卫宫生气了呀?”

    这时候,夜一大小姐出现。

    难得的,卫宫士郎没有跟夜一打闹,直接发问,

    “你知道二枚屋王悦吗?”

    夜一脸色一正,

    “谁告诉你的?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虽然还不了解前因后果,但凭借野兽的直觉,夜一都能嗅到当中的阴谋。

    于是,卫宫士郎详细把来龙去脉全部给夜一讲了一遍。

    听完卫宫士郎的描述,夜一不禁皱眉,缓缓道,

    “二枚屋王悦,据称是斩魄刀的创造者,如果是他的话,没准真能修复你的斩魄刀。但这样的隐秘灭却师是如何知晓的?而且,据你所说,在你们来之前,那群灭却师就等在那儿了?”

    卫宫士郎眼睛一动,他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当时仇人在前,卫宫士郎没去深究罢了。

    “你想说尸魂界有内鬼?”卫宫士郎道。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夜一说道。

    果然,蓝染事件的后遗症,短时间内,尸魂界内部不可避免会出现一定的信任危机。

    “不过,有一点我比较奇怪。”夜一突然又道。

    “什么?”卫宫士郎发问。

    “零番队跟护庭十三番队根本就是互不干涉的,你的情况如何能让二枚屋王悦知晓?就算王悦知晓了,他会愿意帮你?就算他愿意帮你,没有灵王的许可,零番队也是没法下来的。而要是你强行硬闯的话,直接就会被认定是敌人,届时就算你能成功抵达灵王宫,王悦也没有理由会帮你。。。。无论怎么想,这种事都无法成功,那灭却师的阴谋到底如何实现?至于灭却师根本不了解零番队的情况,他们连二枚屋王悦都知道,又怎么会不了解这种事情?”夜一不停的反问。

    乍一听这些话,卫宫士郎也是有些懵,但当他看了看还处于昏迷中的黑崎一护后,卫宫士郎瞬间就释然了。一切的不合理,到黑崎一护这里就合理了,因为不管什么理由,按照剧情的走向,黑崎一护的斩魄刀必然会恢复,他卫宫士郎不过是“沾光”而已。

    不过,夜一的话还是让卫宫士郎涂上了一沉阴霾:灭却师凭什么判定王悦一定会帮他们?灭却师到底知道些什么?而且,灭却师一开始针对的是他卫宫士郎,他们是算准了卫宫士郎会带黑崎一护来?还是说,实际上是黑崎一护沾了他卫宫士郎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