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41章 恶人先告状
    恶人先告状。⊙,

    没错,所有人都看到了,是松本乱菊主动扑上来,并且强吻了卫宫士郎,卫宫士郎从始至终都处于被动,而且看卫宫士郎的表情,他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结果事后,松本乱菊居然冲卫宫士郎说“你在搞什么?”这不是恶人先告状是什么?

    此时,所有人估计都想冲松本乱菊问一句:“你才在搞什么?”吧。

    恩,以上,只是卫宫士郎的幻想。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因为卫宫士郎这个人,恩,人品有些,咳咳,总而言之,潜意识里,卫宫士郎就已经被人认定成了‘恶人’,这是无关逻辑的。这个时候,就算说是卫宫士郎催眠了松本乱菊,让松本乱菊做出这种事来,估计都会有人相信。

    看看,你看看,那个松本乱菊,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按理说只是亲亲嘴并不会太放心上的松本乱菊,此时此刻,居然快哭出来了!

    什么?你说松本乱菊在演戏?好吧,确实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毕竟这女人从小就是影后出身。但,松本乱菊为什么要演戏,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动机呢?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卫宫士郎不服:凭什么这时候又讲逻辑了啊)

    当然,卫宫士郎不服也没用,因为他心虚了。在别人眼里,或许还只是猜测,但卫宫士郎自身却很清楚松本乱菊在干什么。实力爆棚,自信爆棚,不代表脸皮也爆棚。一开始开开玩笑也罢了,可看到如今松本乱菊那楚楚可怜委屈的样子,卫宫士郎也不好意思再装下去。

    “那个,我只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真不是故意的。而且,你来的实在太突然了,我事先又完全没有准备。你也知道,毕竟你那么迷人,大哥我也是正常男人,一时间忘记一切,也是人之常情嘛。”

    卫宫士郎一边道歉,一边绕着弯子夸松本乱菊。

    “呜呜呜呜。”松本乱菊没有回答,用手抹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旁边,

    敏锐的村正突然眉间一蹙,想到了某种可能,瞬间冲两人而来。

    而发现异状的松本乱菊一时间顾不得其他,连忙再次扑到卫宫士郎怀里,两唇相接。这一次,松本乱菊张大了眼睛,“唔唔唔!”向近在咫尺的卫宫士郎打着暗号。

    几秒过后,

    啪!

    一道耳光,狠狠的扇在卫宫士郎脸上。

    松本乱菊用力甩开卫宫士郎,转身就跑。

    “喂!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卫宫士郎连忙喊道,可惜,松本乱菊根本一点停顿都没有,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原地,

    卫宫士郎摸了摸脸,所谓的耳光,并不会给卫宫士郎带来任何一丁点伤害,卫宫士郎在意的,是他脸上的湿痕。乱菊,她真的哭了.。。

    “不要跑!”灰猫追了上去。

    不远处,

    “人渣!”

    碎蜂咬着牙,如果不知道真相,碎蜂绝对会连带松本乱菊一起骂进去,但知道缘由的她,却是非常同情松本乱菊。

    原来,当时卫宫士郎不顾自己安危,舍命把阿瓦隆交到松本乱菊身上以保其平安的事,让松本乱菊十分感动,不过,更多的还是自责。阿瓦隆免疫所有负面效果,让松本乱菊知道,她原来一早就被月岛算计了,所以,卫宫士郎之所以会陷入危机,归根结底,是她松本乱菊的原因!

    因此,在卫宫士郎失踪后,接连遭受打击的松本乱菊直接崩溃(银也死了)。知道那段时间,一向开朗的松本乱菊每天是怎么度过的吗?自残。没错,自残!以前一醉解千愁的松本乱菊,这一次竟然选择了自残!

    伤害自己过后,如果伤很快复原了,说明阿瓦隆还在生效,说明卫宫士郎还活在世,这就是让松本乱菊坚持下去的心理安慰;而如果某一天,伤不再复原了.。那她松本乱菊,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阿瓦隆,虽说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受到伤害所承受的痛苦,却从来不会减轻。如果不是有卯之花队长的治疗与开导,松本乱菊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振起来。

    幸运的是,卫宫士郎出现了!

    得到消息的松本乱菊第一时间就要赶过来,她无比的高兴,也无比的紧张。而那时候,她们以为卫宫士郎正在被围攻,所以,松本乱菊实际上就是来归还阿瓦隆的!不能再让卫宫士郎出事了,绝对不允许,这就是支撑着松本乱菊的信念。

    所以,众目睽睽下,放下矜持,被人误会,不知羞耻的献吻,松本乱菊也不在乎了。只要卫宫士郎能没事,不管别人怎么看她都行。然而,不论是借还是还,主动权都在卫宫士郎那边,而非松本乱菊这边。没有卫宫士郎的同意,阿瓦隆是还不回去的。

    第一次拥吻的时候,松本乱菊自己也非常紧张,生怕出现任何变故,同时又有达成所愿的放松,以至于一时间竟然忽略了卫宫士郎有没有拿回阿瓦隆的问题,直到被灰猫惊醒,松本乱菊才反应过来。于是,就有了那句“你在搞什么。”

    不过,卫宫士郎的解释合情合理,她松本乱菊毕竟性感迷人,任何男人面对那样的状况,被打蒙了都很正常,所以那时候,松本乱菊确实是在演戏假哭。

    可当第二次,卫宫士郎明明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竟然还不把阿瓦隆要回去,这不是趁机占她便宜又是什么!松本乱菊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只是太过于在意,所以才无法放下。这一次,卫宫士郎真的玩的有些过了啊。

    “哎。”

    卫宫士郎一脸无奈,他或许是不知道松本乱菊这段时间过的什么日子,但卫宫士郎很清楚松本乱菊的委屈。阿瓦隆非比寻常,卫宫士郎借出去都时常担心收不回来。松本乱菊能忍住诱惑,主动出现归还,单是这份心就无比真诚。松本乱菊真心待他卫宫士郎,卫宫士郎如此糟蹋,松本乱菊能不委屈吗?

    可卫宫士郎,他冤啊。

    第一次的时候,在一瞬间,卫宫士郎确实就已经感受到了阿瓦隆,知晓了松本乱菊的目的,但由于卫宫士郎被月岛砍过,在阿瓦隆的用下,真实的过去突然冲击,庞大的信息量灌入脑中,这才是卫宫士郎发愣的真实原因。

    至于说第二次,卫宫士郎是主动拒绝的松本乱菊的好意,但那也是有原因的。忘了卫宫士郎刚刚才制定的计划了吗——卍解修炼计划!卫宫士郎是要把自己的斩魄刀一个个全部收服,而不是直接拿回来啊。如果在这里轻易就把阿瓦隆收回,那卫宫士郎还能修炼成功卍解吗?

    可惜,这种事松本乱菊根本不知道,准确的说,除了卫宫士郎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而卫宫士郎又来不及解释。于是,误会就这样一直误会下去了。

    现在去找松本乱菊解释,村正一定会阻止,而卫宫士郎又不希望误会继续加深,事不宜迟,卫宫士郎直接对村正道,

    “我帮你。”

    他不想浪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