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30章 消失的斩魄刀
    于是,问题来了:阿瓦隆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

    这里又要涉及到另一个让卫宫士郎沉思的方面他失忆了!卫宫士郎现在完全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一切。那么,显而易见啊,一定是月岛表哥动了手脚,失忆不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吗。就算不能因此就确定是月岛干的,但至少会无限增加月岛的嫌疑。所以,问题又回到了一开始:阿瓦隆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

    卫宫士郎,是一个重色轻友相当严重的人,月岛失败就失败在于,他是“表哥”,而非“表姐”。是以,卫宫士郎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种兄弟之情,就去动摇他的理智判断。换句话说,月岛到底是不是兄弟,这其实不是卫宫士郎关心的重点,卫宫士郎在意的是:他的斩魄刀到哪里去了?月岛,或者说还有其他什么人,到底是如何把他的斩魄刀给弄没的?!

    没错!没有看错!此时此刻,从卫宫士郎身上消失的,不仅仅一个神器阿瓦隆,而是整个斩魄刀!手背之上没有令咒,精神世界空空如也,如今的卫宫士郎,除了灵压等级不同以外,其他简直跟刚刚入学进入中央灵术院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也不知道更木剑八平时是不是这样一种感觉啊。

    我的斩魄刀,没了?

    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明明当年没有斩魄刀的时候,卫宫士郎也过得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现在不知道比当年强了多少倍,失去斩魄刀的卫宫士郎却十分迷茫、困惑、忧虑、无助。

    所以,卫宫士郎并不是不知道邦比爱塔在旁边,并不是不担心邦比爱塔趁机杀了他。只是这种事情,对卫宫士郎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别人如何不清楚,但在卫宫士郎心里,失去了斩魄刀,也就失去了整个世界。

    saber,并不单单只是武器,并不单单只是朋友,并不单单只是爱人,她知晓卫宫士郎的一切(包括穿越),可谓是卫宫士郎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真正的知心人。很多事情,卫宫士郎无法向别人开口,只能跟saber讲。可以说,saber在卫宫士郎心中所占的比重,甚至还在夜一大小姐跟碎蜂之上!

    跟当年白saber出走不同,现在,saber整个都不见了,无从寻找,也无影无踪,卫宫士郎瞬间就变得慌乱无助起来。世界崩溃了,所有安全感都没了!

    卫宫士郎有个可怕的猜想难不成自己也跟黑崎一护一样,用了类似“最后的月牙天冲”这样的技能?

    正是这样的猜想,使得卫宫士郎不敢继续思考下去,甚至不敢去找回记忆、寻求真相!因为卫宫士郎害怕,到最后发现saber真的回不来了!

    失忆?真的是月岛的原因吗?万一是自己受不了打击,伤心过度,才选择性忘了那段记忆呢?

    “喂,你没事吧?”邦比爱塔小心翼翼的开口,凑近看着卫宫士郎,“不会真傻了吧?难道不小心碰到了头?”

    卫宫士郎抬头看了邦比爱塔一眼,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邦比爱塔应该清楚,至少也知道一些大概。可卫宫士郎真的敢开口问出来吗?至于说灭却师的手段,拜托,那只是夺取卍解,卫宫士郎现在不说始解,连斩魄刀都感受不到……而且以邦比爱塔的习性,如果真夺取了卫宫士郎的卍解,她能不嘚瑟吗?况且说,卫宫士郎现在也根本还不会卍解啊!

    于是,本来见卫宫士郎双眼恢复神采,邦比爱塔心中一跳,没想到一瞬间又黯淡了下去。

    “哎呀!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邦比爱塔抓了抓头,理了理她能够找到的猜想,“你是被心爱的人伤害了?被喜欢的人骗了?还是因为复活神器没了?”

    卫宫士郎眼皮跳了跳:果然,没了?……

    见卫宫士郎还是无动于衷,邦比爱塔终于发怒,她可从来不是什么温和脾气的人,

    “你再不说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哪怕不把人杀了,邦比爱塔还是有一百种方法能够把卫宫士郎虐得死去活来!记住,她叫邦比爱塔!邦比从不说空话,若是卫宫士郎真感觉有实力跟她玩,邦比不介意奉陪到底!

    然而,强势的邦比爱塔偏偏遇到了一个不服之人!

    伤心过度,往往会自暴自弃,这种时候,卫宫士郎需要的是发泄,甚至自虐。不等邦比爱塔出手,卫宫士郎自己就先打了出去!如果说以前卫宫士郎仗着阿瓦隆护体,是不怕受伤,那么现在的卫宫士郎是身上受的伤越重,他越痛快。

    砰!砰!砰!

    如同现代拳击擂台,这是一场没有花哨,拳拳到肉的战斗。卫宫士郎没有使用任何鬼道,而是用上了他平时最不擅长的白打。而邦比爱塔,虽说有刻意控制自己的能力,但光是她那强大的爆发力,就已经打得卫宫士郎鲜血炸裂。不过哪怕如此,也没见卫宫士郎有任何退缩之向!

    “哈哈哈哈哈!”

    邦比爱塔舔了舔卫宫士郎落在她嘴角的血液,脸上隐隐有种压制不住的兴奋,

    “有血性!”

    她仿佛看到了卫宫士郎那隐藏在深处的另外一个人格,

    “你这样的话,我会忍不住想杀了你的!”邦比爱塔咧嘴道。一旦打兴奋的话,她可控制不了下手的轻重。

    不过,邦比爱塔到底在说些什么,卫宫士郎根本什么都没听见。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打!打到打不动为止,打到失去意识为止,打到死为止!

    不出意外,再这样发展下去,就算邦比爱塔不想杀了卫宫士郎,卫宫士郎也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一道阴影闪现,邦比爱塔的拳头定在空气当中。

    “陛下让你回去。”

    邦比爱塔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还是惊动了陛下,那几个bitch!

    “那他呢?”邦比爱塔指了指血肉模糊的卫宫士郎,如果友哈巴赫有交代,那邦比爱塔不得不从。

    “陛下没说关于他的事。”

    嘣!

    邦比一脚把卫宫士郎踢飞,接着转身离开,却是留了卫宫士郎残喘的一口气。

    放虎归山?暴露秘密?既然友哈巴赫没有任何吩咐,说明必有他的用意。至少此时此刻,卫宫士郎还不是他们灭却师必杀之人!

    邦比爱塔离开过后,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卫宫士郎旁边,

    “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