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20章 问题所在
    “没错。,”蓝saber点了点头,“当然,目前也只是契机而已,能不能修炼成功,还是要看你自己。”

    “可是有些奇怪呢。”卫宫士郎把头微微一偏,“我这几场战斗,虽说也是苦战,但在跟斩魄刀交流方面,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突然就有了契机呢?”

    关于卫宫士郎到底会不会卍解这件事,一直都是众说纷纭,少有人知道真相。没办法,有几个人能想得到卫宫士郎的斩魄刀其实是分成三部分的呢,通常最多把卫宫士郎当做二刀流就不错了。是以,那些认为卫宫士郎会卍解的人,实际上是把阿瓦隆当成了一种特殊的卍解,谁叫阿瓦隆的能力那般变态,根本就不像始解等级的。

    只有卫宫士郎自己最清楚,他压根就不会卍解,甚至于之前连卍解的苗头都没摸到。

    白saber瞥了卫宫士郎一眼,

    “笨蛋!你就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察觉到什么?”卫宫士郎抓了抓头,仔细打量了一下白saber,“你今天换新衣服了?”

    白saber眼睛一翻,直接摔门而出。

    于是,只剩下蓝saber来跟卫宫士郎解释。

    “斩魄刀,如其名,本质上是一种武器。”蓝saber说道,“当年你把斩魄刀留在家里,我就跟你说过,要时刻把斩魄刀带在身边,才能更好的交流,于是,你终于渐渐学会了始解。可是,想要卍解的话,这样的交流还远远不够。”

    卫宫士郎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说,卍解的关键在于斩魄刀的使用?”

    一把刀,你一直带在身边,那么它的长短、它的重量、它的锋利程度你都会无比了解,但这也只是了解而已,你不一定会用,你不一定懂得如何挥刀才能发挥它的最佳威力。所以,只有不断的使用,不断的摸索,不断的熟悉,才能让武器发挥出它最大的价值,才能算得上真正的了如指掌!

    “没错。”蓝saber点了点头,虽然卫宫士郎在某些性格方面让她很不讨喜,但不得不说,卫宫士郎这人够聪明,悟性够高,很多时候都一点就通,“你的斩魄刀拥有三个部分,这是你的优势,同样也是你的限制。唯有当你对这三个武器全都足够熟悉的时候,你才可能学会卍解。”蓝saber讲道。

    “原来如此。”卫宫士郎摸了摸下巴,回忆道,“我今天不但使用了圣剑,二刀流的时候王者之剑也用上了,当然,肯定也少不了阿瓦隆。”

    “一直以来,你都习惯用圣剑,只在偶尔的时候才会用上王者之剑,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阿瓦隆。”蓝saber说道。

    “阿瓦隆?”卫宫士郎一愣,“不是吧,阿瓦隆我使用的次数应该不少吧?”

    只要受伤,阿瓦隆就会被动触发,近些年卫宫士郎受伤的时候还少吗?就算卫宫士郎的战斗风格决定了他很少硬碰硬,但阿瓦隆又不是第一次发动了,怎么偏偏到了这种时候才来了契机?莫不是要同一天把三个武器全部使用一遍才成?

    蓝saber却是摇了摇头,

    “你错了,你一直感受到的,都不是阿瓦隆的真髓。阿瓦隆在你这里,就只是一个治愈武器,真正了解其真髓的,是你的另外一个人格!也就是这一次,在伤好之前你的那个人格就退去了,这才使得你略微体会到了阿瓦隆的效用,算得上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使用了阿瓦隆。所以我们才说契机终于到了!”蓝saber解释道。

    “这。。。。。”

    卫宫士郎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阿瓦隆这里出了问题。

    saber说的很对,阿瓦隆是真正的神器,但在卫宫士郎这里,却只是一个单纯的治愈武器。一直以来,卫宫士郎体会到的都是阿瓦隆最基础的功能,也就是受伤之后的慢慢恢复。可在卫宫士郎“死后”的整个复活的过程当中,才恰恰是阿瓦隆展现其真正价值的时刻,而感受到阿瓦隆真髓的,却是红a!

    这一次,红a提前离开,卫宫士郎虽然还是没能感受到复活的瞬间,但至少捡到了复活的尾端。如此一来,卫宫士郎对他斩魄刀三大武器终于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就像阿散井恋次看到了他斩魄刀的实像一样,卫宫士郎现在也可以展开他修炼卍解的进程了。至于什么时候能学会?因人而异。

    ······

    外面,

    “卫宫队长真的没问题吗?不需要我们去帮忙吗?”虎彻勇音找上涅茧利,卫宫士郎迟迟没从水里出来,这让虎彻勇音担心不已,但她又很清楚,光凭她自己是不可能从两个十刃等级破面手下救出卫宫士郎来的。

    “反正死不了。”涅茧利不在意的说道,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过犹不及啊。

    “可。。。”虎彻勇音话音未落。

    嘣!

    那边突然响起一声爆炸,包裹卫宫士郎的水球炸裂,卫宫士郎“破茧而出”!

    “卫宫队长!”虎彻勇音一喜。

    赫丽贝尔跟妮莉艾露则是一脸愕然,这家伙在发什么疯,没看出来她们根本就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吗!

    “你真以为我怕了你啊!”赫丽贝尔脸色一阴,提刀向卫宫士郎冲去。

    “等一下!”

    妮莉艾露想阻止,可惜却突然变回了小女孩儿状态,果然,那样的状态她还维持不久。望着卫宫士郎一手一刀,发疯一样的攻击,明显使出了真本事,而赫丽贝尔也发疯一样回击,一时间,妮露有些看不懂了。这两人到底有什么剪不清理还乱的仇怨,用得着这样拼命?还是说,之前的赌注,卫宫士郎就那么在意?哼!果然是个好色的怪蜀黍!

    这边,卫宫士郎根本不知道,他又被小妮露误会了。他之所以冲出来,并且使用双刀流,还一改常态采取硬碰硬的打法,只是为了更熟悉的去了解他的斩魄刀而已。难得有这么好一个陪练,卫宫士郎自然会好好利用。

    赫丽贝尔:“疯子,气喘得这么厉害,灵压快耗尽了吧!”

    明明可以好好休息,却还是不知死活的跑出来打,不是疯子是什么?

    卫宫士郎:“你还是多担心下你自己吧,这样都还打不过我,那真要丢死人了。”

    不过卫宫士郎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则不得不把压箱底的灵压用出来,毕竟他是来找陪练的,而不是来被虐的。而卫宫士郎压箱底的灵压正是——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