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18章 牺牲
    原本,卫宫士郎是抱着轻松的心态跟赫丽贝尔交手的,因为实际上,卫宫士郎压根就没把赫丽贝尔当敌人,所以,在卫宫士郎眼中,这根本不是战斗,只能称之为切磋。

    白saber毕竟是赫丽贝尔以前的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卫宫士郎相信,赫丽贝尔绝对不可能真把他怎么样。再说,赫丽贝尔就算想杀,她也要杀得了卫宫士郎啊。而且,退一步讲,就算卫宫士郎落败了,被抓了,只要蓝染还是一如既往的输给了黑崎一护,那卫宫士郎最后还是会被释放。

    也就是说,无论是输还是赢,对卫宫士郎都没有坏处。赢了,以赫丽贝尔的信用,卫宫士郎以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_→);输了,恰好有正当理由能休息,躲开跟蓝染的决战。左右都不亏,何乐而不为?

    不过,当约翰真正跟赫丽贝尔开战的时候才发现他错了。靠!这丫头完全是在跟他玩儿命啊!

    一来就归刃,这并不算夸张,赫丽贝尔多少清楚卫宫士郎的实力,用不着相互试探,直接施展全力,无可厚非。况且,以牺牲为准则的赫丽贝尔,也不在乎那么一次归刃复活的机会。可现在的问题是,赫丽贝尔自归刃之后,每一招都用最强之力在攻击,丝毫看不到任何留手的余力,关≈,..键这家伙还根本不去防守,没错,只攻不守,很多时候都以伤搏命。就算你赫丽贝尔信奉“牺牲”,但也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当年不过就是点小误会(真的只是小误会?),到底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值得这样?而且,赫丽贝尔又不是傻子,明知道常规手段杀不死卫宫士郎,还用以伤换命的招数,这不是玩儿命是什么?要不是好几次卫宫士郎最后都收手了,选择闪避而不去冒险进攻,要不然的话,现在绝对伤的是卫宫士郎,而死的是她赫丽贝尔!

    只是,卫宫士郎的这种为,反而落入赫丽贝尔的口舌,

    “是谁说不闪不躲,跟我堂堂正正战斗的?!”赫丽贝尔讽刺道。

    “我又没有跑,这不是还在跟你打着吗!”卫宫士郎回道。

    赫丽贝尔冷冷一笑,

    “那之前的赌注也不算了?”

    卫宫士郎脸一僵,怎么能不算!他辛辛苦苦是为了什么!很好,看来不得不动点真格的了。卫宫士郎手上一紧,决定不再玩耍。想想也是,赫丽贝尔又不是什么弱女子,不论她到底有没有拼命,都不是卫宫士郎能以戏耍的方式解决的对手。而且,像赫丽贝尔这样的强者,受点伤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要忘了这旁边还有医疗人员呢。

    在不伤人的前提下制服赫丽贝尔很难,而直接把赫丽贝尔打伤,让她无法反抗,就相对比较简单了。

    “那你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卫宫士郎大喝一声。

    “最好不过!”赫丽贝尔咬牙。

    于是,

    只攻不守vs只攻不守。

    以伤换伤vs以伤换伤。

    两人都是不怕死的,卫宫士郎是相信自己不会死,赫丽贝尔是就算死了她也不怕,那么,两人这样打下去,最终的结果只有

    “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卫宫士郎跟赫丽贝尔同时高呼。不过,他们说话的对象,却不是对方,而是第三者,或者说第四者。

    当卫宫士郎的武器正要刺中赫丽贝尔的时候,当赫丽贝尔的武器正要穿透卫宫士郎的时候,有两个人,同时闯入了战场,挡在了两人之间。

    其一,是奉涅茧利之命来帮卫宫士郎“挡子弹”,并且成功帮卫宫士郎“挡了子弹”,拦在卫宫士郎面前,被赫丽贝尔一刀戳穿的涅音梦。

    其二,是出乎意料,接下卫宫士郎对赫丽贝尔强力攻击的,恢复大人状态的,妮莉艾露?!

    卫宫士郎的话,是对涅音梦说的;赫丽贝尔的话,则是对妮莉艾露喊的。

    卫宫士郎:你在干什么?明知道我死不了,还冲上来挡?

    不过,在骂涅音梦傻的同时,卫宫士郎心里还是不禁有些触动。

    “不知道为什么,身体自己就动了。”涅音梦倒在卫宫士郎怀里,一个天然的人造人,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何等的杀伤力啊!

    “涅茧利!涅茧利!”卫宫士郎抱着涅音梦,最后看了恢复正常的妮露一眼,暂时顾不到这边,立刻找涅茧利去替涅音梦疗伤去了。

    虽然卫宫士郎人是暂时离开了,但他始终想不通,妮露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恢复了?要知道原著里,妮露是见黑崎一护面临危险,情绪激动下,这才冲破关卡,恢复成大人,挡下诺伊特拉。可现在呢,妮露却是为了从他卫宫士郎救下赫丽贝尔,于是恢复的正常。

    什么情况?就算妮莉艾露也跟赫丽贝尔一样,从来没有怨恨过对方,但两人的关系有那么亲密吗?妮莉艾露会这么在意赫丽贝尔?再退一步,就算妮莉艾露跟赫丽贝尔真的关系那么好,卫宫士郎又不是真要杀了赫丽贝尔,她何必那么激动?

    也就是说,一切的缘由全在他卫宫士郎身上?这小妮子到底有多不相信卫宫士郎,有多把卫宫士郎当做坏人啊!夜一灌输的思想有这么根深蒂固吗!

    原地,

    “你在干什么!”

    赫丽贝尔脸色阴沉,把刀指向刚刚救了她的妮莉艾露。

    妮莉艾露无视赫丽贝尔的武器,眼睛微微一偏,叹息道,

    “你刚刚是想死吧?”

    “你胡说什么!要是没人捣乱,我已经打败那家伙了!”赫丽贝尔大怒。

    妮莉艾露看了赫丽贝尔一眼,如果诺伊特拉还在,绝对受不了妮莉艾露的这个眼神,当初他就是受不了妮莉艾露的同情才发狂的!

    赫丽贝尔是牺牲,妮莉艾露是善良。

    “为什么生气?被我说中了吗?”妮莉艾露道。

    “你胡说些什么!别以为我不会杀你!”赫丽贝尔大叫,却是真有种恼羞成怒的样子。

    “哎。”妮莉艾露叹了口气,“你我共事那么多年,互相之间都是无比了解,你心中想些什么,我又如何会不知道。”

    赫丽贝尔脸色几阵变化,并没有反驳妮莉艾露的话。

    原来打一开始,赫丽贝尔就抱着“牺牲”的觉悟而来,既然一心求死,又怎么会在意卫宫士郎的赌注。战斗中也是,明知道卫宫士郎死不了,还以伤换命,显然,赫丽贝尔要换的不是卫宫士郎的命,而是她自己的命!

    那么,赫丽贝尔为什么想死呢?就算她信奉牺牲,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死在有意义的地方,那才叫牺牲,毫无意义的死去,那不符合骑士精神。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妮莉艾露却感受到了赫丽贝尔的想法赎罪。赫丽贝尔是因为无法原谅她自己,才想要以死谢罪!

    自古忠义两难全。

    骑士精神是赫丽贝尔的信仰,桎梏了她一生,所以她不能不忠,也不能不义。蓝染的命令,赫丽贝尔不得不听,不听那就是不忠。可赫丽贝尔按照蓝染吩咐的去做,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类一个个死亡,一直到最后,她才可以现身对卫宫士郎出手。选择了忠心,自己却成为了不义之人。赫丽贝尔无法原谅对同伴之死视而不见的自己,所以,她把与卫宫士郎之战当做最后一战,当做求死之战。对赫丽贝尔来说,战死沙场,才是最好的归宿!

    当然,如今这一切,被看穿赫丽贝尔想法的妮莉艾露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