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17章 骑士的延续
    “什么人?!”

    正贴身为卫宫士郎治疗的虎彻勇音大惊,以卫宫士郎现在的状态,没能提前发觉危险很正常,但她虎彻勇音,从始至终并没有多大消耗,居然连敌人靠近身边都没能发现。∑,除了卫宫士郎以外,竟然还有能不知不觉接近的家伙?

    卫宫士郎这样的存在,为同伴非常可靠,但为敌人就相当可怕了。当年卫宫士郎斩魄刀乱的事情虎彻勇音可很清楚,如今又来一个类似的敌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虎彻勇音回头,瞳孔一缩,

    “破面?!”

    虎彻勇音不认识眼前的破面,不代表别人也不认识。睁开眼睛的卫宫士郎跟不远处的妮露同时惊呼出声,

    “赫丽贝尔!”

    当然,妮露是受到了惊吓,而卫宫士郎完全是惊愕。不科学,赫丽贝尔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应该是跟随蓝染去了现世吗?难道突然回来了?可没道理啊,蓝染的目的在现世,虚圈这边就算全灭了,蓝染都不会在意,蓝染又怎么可能在决战之机放一员大将回来?总不能说是手机充电器忘带了吧(喂)。

    蓝染的性格,是要带的就带上,不带的就不带。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不是赫丽贝尔从现世回来了,而是赫丽贝尔压根就没有去现世!卫宫士郎带来的蝴蝶效应越来越大,或许是蓝染认为尸魂界派到虚圈这边的实力太过于强大,所以才多留下了一员虎将。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一阵郁闷,你说他遭谁惹谁了呀。还有,松本乱菊!你不是说已经没其他强大敌人了吗?以公济私不说,正事还不认真,看我回去不家法伺候,打你屁股!

    当然,实际上并不能怪松本乱菊,因为赫丽贝尔现在身上正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没错,当初蓝染偷袭卫宫士郎所穿过的那种隔绝灵压的大衣。没想到蓝染居然把这种宝贝都留给赫丽贝尔了。也难怪虎彻勇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赫丽贝尔的到来。

    不过,有一点卫宫士郎非常好奇。既然有赫丽贝尔这么一个事先并没有料到的敌人也留在虚圈,并且还拥有这样的神器在手,之前要是赫丽贝尔有出手,并各个击破的话,卫宫士郎他们真的能赢下虚圈这边的战线吗?

    而赫丽贝尔很快就给了卫宫士郎答案,

    “起来,我给你公平对决的机会!”

    原来赫丽贝尔还一直保持着当年的骑士精神啊,喜欢正大光明的战斗,不屑于偷袭。蓝染把如此神器留给赫丽贝尔,简直是瞎了眼了!(蓝染:呵呵。)如果此时在这里的不是赫丽贝尔,而是其他破面,估计卫宫士郎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整个头直接就已经被砍下来了吧。

    不过,蓝染真的瞎眼了吗?当然不会!或许卫宫士郎自己都不知道,蓝染目前最忌惮的,不是山老头,不是黑崎一护,而是他卫宫士郎!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不管如何,山老头跟黑崎一护还有办法能够对付,可卫宫士郎呢?至少在蓝染眼里,这家伙杀不死,就算杀了也能复活。所以,把卫宫士郎的头砍下来又能怎么样?他还不是能够活过来!这种事根本就是无用功,没有意义。

    是以,偷袭什么的本就不是蓝染的打算,蓝染给赫丽贝尔安排的任务,从来不是打败杀死卫宫士郎,而是拖住卫宫士郎。正是因为蓝染刻意吩咐过,赫丽贝尔先前才迟迟没有现身,一直等到卫宫士郎成为“孤家寡人”的时候,赫丽贝尔才终于露面。

    “真是好久不见,你过的还好吗?哈哈哈。”卫宫士郎干笑一声,试图跟赫丽贝尔套近乎,卫宫士郎好像忘记了,他当年早就把人得罪死了。

    可惜,赫丽贝尔根本不搭理他,冷冷道,

    “给你十分钟。”

    说完,收刀站在旁边。转头瞪了妮露一眼,吓得妮露赶紧远远躲起来,不过赫丽贝尔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大概是认为妮露现在的样子,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吧。当年妮露跟赫丽贝尔只是政见不同,后来卫宫士郎的“背叛”,妮露也称得上是受害者,所以,赫丽贝尔对妮露根本没有多少怨恨。妮露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赫丽贝尔认为大概就是对她天真相信卫宫士郎的惩罚吧。

    不过,现在的妮露居然又跟卫宫士郎搞到了一起,这让赫丽贝尔非常不爽。你说这家伙到底有多傻,以前的教训真的完全忘记了吗!

    “卫宫队长?”虎彻勇音紧张的发问,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放心。”卫宫士郎微微一笑,反过去安慰虎彻勇音道,“这家伙实际上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你信不信我立马杀了你!”赫丽贝尔大怒。

    “你不是说给我十分钟吗?难不成你赫丽贝尔现在也说话不算话了?”卫宫士郎笑道,他简直是吃定了赫丽贝尔,这些讲原则的家伙,在某些方面,实在是太好对付了。

    “哼!”赫丽贝尔冷哼一声,她当然不可能出尔反尔,但是十分钟之后嘛,哼哼!

    ······

    另一边,

    “队长,我们不去帮忙吗?”涅音梦问道,如今留在虚圈的,除了卫宫士郎之外,最强的战力就是涅茧利了,因为涅茧利要建立稳固的通道,所以暂时还没离开。

    “不用。”涅茧利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经有标本了,没必要再去搞一个。反正卫宫士郎又死不了,他何必白费力气。

    “恩,我不去,你去。”涅茧利想了想又道,虽然没什么意义,但这也是让涅音梦跟卫宫士郎培养感情的机会呀,“你最好冲上去帮他挡个几刀。”

    “明白了。”

    ······

    很快,十分钟过去了,

    “受死吧!”赫丽贝尔当即出手,她相信卫宫士郎就算还没恢复,但肯定也准备好了。

    “等一下!”卫宫士郎躲开赫丽贝尔的攻击。

    “你还有什么遗言?”赫丽贝尔直接道。

    “打之前,我们立下一个赌注如何?”卫宫士郎开口道。

    赫丽贝尔眉头微皱,

    “你又有什么阴谋?”

    她对卫宫士郎的阴谋诡计可是有阴影的。

    “没没,你怎么能这样看我。这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什么。”卫宫士郎摆了摆手,见赫丽贝尔动怒,连忙继续说了下去,“你也知道我的能力,如果我坚持闪躲的话,你根本就打不到我。”

    “所以?”

    “所以我答应跟你正面交手,而如果你输了的话,从此你就要听我的!”卫宫士郎道。

    他本以为,赫丽贝尔肯定会跟他讨价还价,所以才故意把赌注说的这么大。‘从此你就要听我的’,相信经过谈判过后,最终赫丽贝尔只要答应一个条件就成。

    可卫宫士郎没想到,赫丽贝尔居然直接就答应下来了!要知道赫丽贝尔可不是那种会说话不算的家伙呀!难道她真那么自信,认为正面交战绝对不会输?

    赫丽贝尔:“成交!”

    卫宫士郎:“我们可说定了哦!你可不要反悔!”

    赫丽贝尔:“废话那么多,你以为我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