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02章 议决
    如果说山老头顽固,那京乐春水绝对算得上开明。△¢,并不是说顽固就不好,开明就一定会好,但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两种类型截然不同。这大概就是一种所谓的代沟吧。

    好比说老人家都趋向于把钱存起来,但年轻人却更喜欢拿钱出去创业投资,甚至哪怕本身没钱,都愿意贷款,因为他们认为能够赚更多的钱,爱拼才会赢嘛。可在老人看来呢,失败了连本钱都没有了,风险实在太大,不值得冒险。

    如今也是这样。

    派人去虚圈,有没有好处?有!肯定是有的!可就像山老头说的那样,如果不派大部队去,只去一个两个的话,根本和送死没什么两样,风险实在太大了;但派出大部队的话,空座町谁来防卫?与其去冒险拼一把,还不如好好稳固防守,这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老头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春水提前阻止了山老头的发怒,“但这件事其实是能够找到一个恰合点的。”春水说道。

    “哼!”山老头跺了跺拐杖,却还是让春水发表意见,“你说说看。”

    “我们都很清楚,蓝染为什么没有立刻攻打空座町?那是因为他在等待最佳的时机,等待破面的力量成长起来。所以,我们如果只在空座町等着他们打上来,最终面对的必然是最强大的蓝染军团!”京乐春水说道。

    当然,同样的道理前面已经讲过了,问题还在于派足够多的力量去虚圈的话,蓝染率大军直接攻打过来,空座町无法防御该怎么办。

    “去虚圈的人少了,没有任何意义;可去虚圈的人多了,又会让大本营空虚。”京乐春水说着,话音一转,“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没错,但反过来讲,只要我们去虚圈的人手能稍微多上那么一点,这就会让蓝染自认为找到了机会,从而在他的力量还未壮大到最强的时候,立刻选择出击!”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京乐春水的道理。

    打个比喻,如果尸魂界这边的总体力量为100,蓝染那边等到最佳时刻的总体力量也为100,那么现在蓝染一方的实力估计只有80。按照山本总队长的想法,最终是100对100。可要是尸魂界现在就派其中20的力量去虚圈的话,逼得蓝染立刻出战,实际上双方是80对80。两者不分上下,相比起100对100又有何差?这还只是正面战场,在虚圈那边,尸魂界20的力量,估计会把那边搞得鸡飞狗跳吧。

    因此,京乐春水的提议明显优于山本总队长的办法。

    “那临界点呢?临界点在哪里?到底派多少人,才能确保蓝染会立刻攻出来?同样,到底派出多少人,才能确保我们留守的力量不弱于蓝染?”山老头问道。

    你说蓝染现在的力量是80那就是80?万一蓝染目前的力量已经到了90,你派20的力量出去,剩下就成了90对80,尸魂界完全处于下风。反之,如果派出的力量不够,没能让蓝染看到立刻开战的优势的话,那么蓝染也不会主动出击,届时,孤军深入赶去虚圈的力量,估计会陷于危机当中。

    京乐春水的想法虽然好,可实不实用,就难说了。

    “所以,在我的计划里,涅队长的用,必不可少。”京乐春水仿佛有些答非所问。

    “哦?”涅茧利发声,他已经基本猜到京乐春水想说些什么了。

    “我相信,凭借涅茧利队长的能力,应该能够轻易的在虚圈建立一条快速通往空座町的通道吧?”京乐春水看着涅茧利说道。

    “呵!”涅茧利冷笑一声,他如何看不出来京乐春水是拿话在激他,但在这种科技方面,涅茧利可能答一句‘我做不到’吗?

    “届时,就算蓝染的力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只要在空座町我们能稍微抵抗一下,就能坚持到虚圈的队伍回归。”京乐春水说道。

    “不错。”山本总队长认可的点了点头,“但这只是减少了风险而已,我前面的问题还是没有答案。如何才能确保蓝染会攻出来?”

    “这就需要劳烦一下老前辈了。”京乐春水转向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

    “原来如此!”

    卯之花烈可是初代剑八,这件事,相信蓝染很清楚,要不然当初叛逃的时候,蓝染也不会刻意避开跟卯之花烈交手。所以,只要卯之花烈也到了虚圈的话,蓝染有非常大的概率会立刻进攻空座町!

    退一步讲,就算蓝染察觉到了问题,没有出击,有卯之花烈在,虚圈的队伍也不至于会出现多少死伤,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有生力量!

    山老头虽然顽固,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京乐春水成功的说服了山本总队长,派人去虚圈的方针就此定下。而由于碎蜂等人的强烈请愿,加上卫宫士郎这种队长级早已经到了虚圈,所以这一次赶去虚圈的队伍,也跟原著里有了不同。

    ······

    虚圈,

    “什么?!你们是沛薛·卡迪谢和咚德恰卡·毕尔斯坦?之前那小女孩儿是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卫宫士郎故惊讶的说道,显然,情急之下,沛薛跟咚德恰卡不得不向卫宫士郎表明身份了。

    “没错,就是我们。”沛薛跟咚德恰卡点头。

    “可之前你们不是这样说的啊?”卫宫士郎道。

    “总之,那是有原因的啦。”

    “是啊,我们还是先去把妮露救回来吧!”

    “以你的速度,一定能追上的。”

    沛薛跟咚德恰卡争先说道,他们是真的担心妮露,害怕那从未见过的死神(夜一)对妮露不利。不过,卫宫士郎很了解夜一,他倒是一点都不慌忙。

    “你们不会骗我吧?才一百年不见,你们的变化也太大了吧?”卫宫士郎摸了摸下巴。

    “没有!”沛薛跟咚德恰卡急呀,这个卫宫士郎怎么这么多话,“算了,你不帮忙,我们自己去!”

    沛薛跟咚德恰卡当机立断,哪怕他们能力有限,哪怕他们可能什么都办不了,但他们绝对不会等下去,只有去做,才可能会成功!

    然而,这两个家伙才刚一准确去找妮露,在方向上就出现了南辕北辙的偏差。

    “不~~妮露到底被带去哪边了??”

    卫宫士郎白了白双眼,道,

    “好吧,我来帮你们把妮露找回来吧。”

    “真的?太感谢了!”沛薛跟咚德恰卡痛哭流涕。

    “不过。”卫宫士郎话音一转。

    “不过?”沛薛跟咚德恰卡问道。

    “把人找回来后,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卫宫士郎说道。救人,那是有条件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