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201章 说漏嘴了
    不过,

    “你说的虽然是有些道理,但井上织姬的能力应该没那么变态吧。±,”卫宫士郎却是说道。

    “怎么?你觉得那还不够变态?没见现在蓝染都盯上了吗!”夜一忍不住道,别看井上织姬本人实力一般,但她的能力,从性质上讲,绝对是逆天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卫宫士郎摇了摇头,卫宫士郎绝对没有小看井上织姬的能力,甚至他知道的比夜一还多很多。卫宫士郎不但知道井上织姬恢复了葛力姆乔的手,包括“未来”碎蜂的手,也是井上织姬帮忙恢复的,至于山老头,那是山老头不愿意,而不是井上织姬做不到。

    从这一点来看,卫宫士郎相信,井上织姬绝对有那个能力让妮露恢复正常。但现在的问题是,事实上,原著里,妮露后期出现的时候,还是那副小孩子模样,总不能说是井上织姬不愿意给妮露治疗,或者妮露不愿意接受治疗吧?

    所以,卫宫士郎认为,应该是井上织姬没有能力为妮露恢复。井上织姬的能力虽然已经够变态了,但还是没有变态到那种地步!

    “时间吧,我觉得井上织姬的能力有很大的时间限制。她的能力,与其说是治疗,还不如说是回复。”卫宫士郎解释道。

    夜一本来就对井上织姬的能力多少有些在意,一听卫宫士郎的话,也立刻明白过来,

    “你是想说,短期内的伤害,井上织姬很容易治疗,但很久以前的伤害,她就无能为力了?”夜一问道。

    “没错。”卫宫士郎点了点头,“短期内的伤害,不管多么严重,井上织姬都能让人恢复。与之相反,时间过去很久的话,比如几十年前身上的一道伤疤,井上织姬处理起来估计就会比较困难了。”

    当然,以上只是卫宫士郎的猜想,具体如何,不得而知。也不排除有其他的可能,好比说妮露失去力量,并不是单纯的失去,而是被人夺取,虚不是能够通过吞食同类来进化的吗!假设,一只亚丘卡斯需要吞食一百只亚丘卡斯(就是咬一口面具),才能进化成为瓦史托德。那么,有井上织姬在,岂不是只需要两只就行了?咬一口,恢复,继续咬,继续恢复。。。。。。显然,这非常的不科学,应该是无法实现的悖论。井上织姬的能力可能无法让被人夺取的力量恢复。当然,这也只是卫宫士郎的另一个猜想而已。

    不管怎么样,原著摆在卫宫士郎面前的事实就是——井上织姬没有让妮露恢复成原样!所以,卫宫士郎认为,找井上织姬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总不可能把她带回去,找卯之花队长试试吧?卯之花队长可能会出手治疗一只破面吗?”夜一不禁道。

    “这不好说,就算她愿意,死神的治疗方式也不一定会对虚有效。”卫宫士郎道。

    “可卯之花队长也经历过虚化,应该不会排斥吧。”夜一说道。

    “你不知道。”卫宫士郎摇了摇头,“经历过虚化,不代表能够使用虚的力量或者控制虚化。花姐那是完全把体内的虚给压制住了,她可从来没有使用过虚的力量,也从来没有学过控制虚化。”

    “老顽固。”夜一嘀咕一声,估计也只有夜一敢说出这种话来了。学会使用虚的力量,并不代表就是异端,毕竟这是分主动跟被动的。卯之花烈并不是主动要去虚化,她是被动走到了这一步,既然事已至此,改变不了了,那为什么不去尝试掌握这么一种力量?毕竟力量不分善恶,主要还是要看使用力量的人啊。

    果然,卯之花烈是山老头一辈的人,某些问题上也跟那坚决不接受井上织姬治疗的山老头一样,老顽固!

    “所以,这个破面根本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咯?”夜一嘟了嘟嘴,示意那边的妮露。

    “也不能这样说,只要能让她暂时恢复原样,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再配合我的阿瓦隆的话,那就能够稳固那样一个状态了。”卫宫士郎说道。

    “阿瓦隆?死神的力量也能用在虚身上?”夜一不由发问。

    “别忘了,我可也是融合了虚的力量的。如今完全就是个兼容体,没问题的。”卫宫士郎拍了拍胸口。

    夜一却是眼睛一眯,

    “但你居然愿意把阿瓦隆借给这个破面?!”

    这才是重点好吧,阿瓦隆是多么重要的道具,并且出借的方式又相当特殊,除非是关系亲密值得信任的“美女”(这才是重点),卫宫士郎可能会主动愿意借给别人吗?

    眼皮一跳,卫宫士郎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哈哈,那个,我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你也知道,如今阿瓦隆还在梢绫身上呢。”

    “是吗。”

    刷!

    瞬神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不见的还有小妮露。夜一居然把妮露给绑走了!

    “妮露!”

    “妮露!”

    沛薛跟咚德恰卡陷入了无比的慌乱。

    卫宫士郎则摸着脸苦笑,夜一离开的时候,还在他脸上蹬了一脚,看来大小姐又发脾气了呢。

    三人面面相觑,在风中凌乱。

    “你把妮露还给我们!”

    “还给我们!”

    沛薛跟咚德恰卡也顾不得害怕,豁出去要跟卫宫士郎拼了。

    “人又不是我抢走的。”卫宫士郎耸肩。

    “别想骗我!”

    “你们明明是一伙的!”

    “一伙的!”

    卫宫士郎眼睛一转,说道,

    “我又不认识你们,干嘛要帮你们?”

    “认识的!”沛薛跟咚德恰卡异口同声。

    ······

    同一时间,尸魂界,

    “我请求前往虚圈!”碎蜂道。

    “胡闹!”山老头大怒,很显然,这段时间请求前往虚圈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席官也罢了,副队长也罢了,如今连队长都来了,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既然早晚都要开战,与其等蓝染准备充分了,不如我们提前攻过去!”碎蜂给出合适的理由,当然,谁都清楚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她的夜一大人!

    “现在,蓝染的目的已经明确。虚圈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大本营,如果我们的主力全跑到虚圈去了,空座町该由谁来守护?”朽木白哉问道,看似在反对碎蜂,实际上白哉也在说服他自己。

    “只需要我一个人去就够了!”碎蜂回道。

    “去一个人跟不去有什么区别!”山老头反问,显然不认为碎蜂一个人能做成什么。

    “那就多去几个?”京乐春水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