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95章 投机有风险,虚化需谨慎
    一直以来,卫宫士郎都很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黑崎一护虚化的时间那么短?能量用完了?体力跟不上?显然都不是。彻底失控变牛头人的时候,不是那么狂暴吗!有任何坚持不住的样子吗?

    有幸,黑崎一护是主角,恩,曾经的主角,所以卫宫士郎比这里的其他人都清楚在精神世界当中,黑崎一护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谁当王?谁当马?简单来说,就是互相排斥。虚化,明明是死神的力量跟虚的力量的融合,可一护跟白一护,却在互相对。一护在虚化的时候,感觉白一护要出来了,然后面具破了;白一护牛头人玩儿得好好的,一护出来了,然后把面具扯破了。。。。。。总之,就是两人你扯我的后腿,我扯你的后腿,搞得大家都没得玩!

    于是根据这些经验,换个角度来看,不就是虚化的诀窍吗!只要两边能和平共处,哪怕是退一步,只要互相之间,不扯后腿,那最终虚化持续的时间就绝对不会是以秒数来算的!

    不过问题又来了,诀窍是有了,捷径是有了,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码事。好比白一护那种性格,要跟他和平共处,要跟他谈和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卫宫士郎从来不会鄙视黑崎一护,因为换做他,他也不行。you-can-you-up-no-can-no-bb,就是这个道理。现场最能理解黑崎一护困难的,反而是这没心没肺的卫宫士郎。

    回到正题,既然白一护不好对付,难道黑saber就好应付了?

    嘿!

    别说,还真有法子能应对!

    要知道,黑saber,黑化归黑化,那也是萌属性的!黑saber萌就萌在,她无法交流。(喂,这也叫萌吗?什么时候萌的定义这么广泛了)

    有人觉得奇怪了,无法交流不是应该更难对付吗。好比说白一护,只要能打赢了他,那他就服你,就算口服心不服,那最多也就是偶尔出来捣乱,平时还是比较配合的。可黑saber呢,哪怕你打赢了她,下次她还是会这样,该狂暴就狂暴,该破坏就破坏,她就不讲理,不知道什么叫理,甚至不会思考!你能跟一个八字不合的人做朋友,但你能跟一头狮子和平共处吗?

    没错,表面上看,确实是这样一个道理。还真被平子等人给诅咒上了,有黑saber在体内,卫宫士郎正常是绝对无法成功控制虚化的,因为一把黑saber放出来,就必然会狂暴,而不把黑saber放出来,就不可能虚化。可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永远是人类,而不会是野兽。野兽固然凶猛,但最终大多都被人关进了笼子里。那些恶人、坏人、敌人,才是最危险,最难控制的!

    所以,无法交流,并不可怕,换个角度,那就是萌点。想想看,僵尸明明那么可怕,可为什么那么多的僵尸片都拍成了喜剧片?就是因为僵尸单纯,不会思考,一闭气,他就发现不了人,另一边放个屁,他就傻傻的追过去。

    抱着这样乐观向上的思想,很多问题,一下子都迎刃而解。

    卫宫士郎要想虚化,第一步,就是把这关在笼子里的黑saber,彻底放出来。在精神世界里的展现,就是原本一半沙漠一半草原的大地,全部变成了沙漠。

    第二步,则是让这脱离牢笼的黑saber不要到处咬人。“狮子”咬人,那是本性,你无法教育她,也阻止不了她,至于说离她远远的,那也不可能,毕竟卫宫士郎没办法脱离自己的精神世界。可一旦跟黑saber发生战斗的话,那就相当于在排斥虚化,在戴上面具的瞬间,虚化面具就会破裂;至于什么都不管,直接让黑saber“吃”了,那就会彻底狂化,与控制虚化的目的背道而驰。

    所以,卫宫士郎的目标其实很明确——不能跟黑saber战斗,也不能被黑saber打到。

    在无法躲藏的前提下,乍一看,这不是无解吗!

    不,其实是有办法的。一个很著名的故事——猴子捞月。

    只要黑saber能打到人,哪怕打到的是幻象,她也乐此不疲,而卫宫士郎则乐得轻松。这就是为什么,别人控制虚化都是辛辛苦苦,卫宫士郎却能以那样的状态悠闲的看漫画。。。。。

    世界是懒人创造的,投机取巧,正是卫宫士郎的天赋!

    ······

    精神世界内,

    一望无际的沙漠上,黑saber一个人疯一般的在蹦跶,就像在玩,打地鼠游戏一般。

    天空中,

    白色城堡上,

    白saber悠闲的端着酒杯,看马戏一般望着下方,蓝saber则满脸黑线。

    白saber摇了摇杯中酒,

    “早就说了,每天打来打去,何必呢。”

    蓝saber咬牙,

    “无法想象,我竟然一直在跟这种家伙战斗!”

    这对saber来说,简直是侮辱,搞得她好像很没智商一样。

    “那以后还打吗?”白saber笑道。

    “不打了!”

    这样的对手,还打什么啊!

    saber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卫宫士郎很快就会知道,投机取巧,也是有风险的。

    ······

    一个小时后,

    啪!

    矢胴丸莉莎合起杂志,起身,

    “好了,看完了。”转头问道,“你们谁要借?”

    “我我我!”

    罗武当先抢出,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恩,与那厚着脸皮跟莉莎一起看的卫宫士郎相比,罗武还是挺有节操的。

    矢胴丸莉莎低头看了看表,

    “已经满60分钟了,我看差不多了吧。”

    卫宫士郎:“嗯。”

    卫宫士郎第一次就能坚持这么久,实战完全没问题的。

    那边,黑崎一护一口把食物全塞嘴里,

    “我吃好了,我们开始吧!”

    他真是不甘心啊。虽然黑崎一护也不是一定要跟卫宫士郎比什么,但对他自己而言,能多坚持一秒都是进步。

    “我当初可是坚持了15个小时呢!”久南白举手叫道。

    “虽说知道自己的极限很有必要,但就如一护那样,极限是可以通过训练不断打破的。不管怎么样,虚化都是用于实战的手段,在战斗的巨大消耗当中,持续而又稳定的使用才是关键。继续这样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剩下的,完全可以自行回家修炼,我觉得卯之花队长就是个很好的陪练嘛,要不,那个更木剑八也行啊,他一定会很乐意的。”平子说道,明显是在下逐客令,他是不想继续供着卫宫士郎这个大少爷了,伺候卫宫士郎一天,比跟黑崎一护战斗十天还要累,心累!

    卫宫士郎:“嗯。”

    平子:“那可以收回去了吧。”

    卫宫士郎:“嗯。”

    平子:“我不是说把杂志收回去。是虚化,面具!”

    卫宫士郎:“嗯。”

    平子:“怎么?你还是想坚持到最后吗?”

    卫宫士郎:“。。。。。。那个,好像,收不回去了?”

    假面军团:“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