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92章 论正确的表白方式
    终于,

    虚化的卫宫士郎彻底挣脱开束缚,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眼前的碎蜂发起攻击。@而此刻,碎蜂什么都不知道,脑海里一阵空白,她什么都没想,自然也不会清楚她现在所面临的危险。

    “快躲开啊!”

    虎彻勇音下意识喊出声来,忍不住闭上眼睛,估计现场很多人都跟她的表现一样。

    在这么近的距离,以这样一个状态,挨上如此一击,换做任何人,都非死即伤!虽然,有卯之花烈在,只要没死,她都能把人救回来。但,谁又能保证,卫宫士郎不会一击打中要害?谁能保证,毫无防备的碎蜂不会当场身亡呢?!

    这个方案的风险,不可谓不大,关键所有的可能性都寄托于虚无缥缈的感情上。所以,这是只相信科学的涅茧利无法理解的。

    “那么,看来用不上了呢。”

    涅茧利重新把针头收起。

    轰!

    卫宫士郎的攻击狠狠的打在了碎蜂身上,光是听这巨大的声响,就知道这次攻击有多么的强力,虚化状态的卫宫士郎,每一击可以说都是全力所为!

    碎蜂整个人如同一片树叶那般,飘飞了出去。

    扑!

    相比起刚刚的轰响,以很小的声音,摔落在地上,砸起一片尘土。

    “碎蜂队长!”

    虎彻勇音重新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大声惊呼。从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果然还是失败了吗。。。。。。

    虚化的死神,真的完全丧失了感情吗!这一幕,真的很让人痛心啊!

    这一刻,全场大多数人表现的都跟虎彻勇音一样,不过,正因为此,才让人意外,因为其中竟然包括涅茧利!涅茧利会关心卫宫士郎的虚化,涅茧利会担心碎蜂的死活?那样的话,估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切!无趣!”

    涅茧利一脸没趣,再次把针头拿出来,

    “上了。”

    “是的,队长。”涅音梦跟上。

    “你去把人给我抓住,死也不许放开。”

    “是的,队长。”

    涅茧利跟涅音梦冲向卫宫士郎,又一轮车轮战开启。

    “这。。。。。。”虎彻勇音不解的看向自家队长。

    “已经成功了呢,你看碎蜂队长可有任何事?”卯之花烈说道。

    很明显,这就是卯之花烈的计划,也是那种情况下从卫宫士郎身上“夺取”阿瓦隆的唯一可能!先前,碎蜂听了卯之花烈的方案后,之所以会迟疑,就是因此。

    亲吻,是卫宫士郎献出阿瓦隆的必要步骤,这只是其一;另外,卯之花烈也希望用这样一个方式来唤醒卫宫士郎的理智。没错,这个手段非常狗血,但不得不说,用感情来让人清醒的方法,确实有效。不过,那也只是有效而已!

    只有在那种主流小说当中,黑化、狂化、**化(喂!)的男主才会轻易的被女主唤醒,没办法,那就是光环。不管是男主光环,还是女主光环,卫宫士郎跟碎蜂都没有(→_→真没有吗),至少卯之花烈默认他们没有,所以,卯之花烈的计划从来就没有依仗过这一点。事实上,最后卫宫士郎还是冲碎蜂发起攻击了,说明这种手段确实起不到实质用。

    不过,只需要一瞬间就行!

    只要一瞬间,卫宫士郎的脑袋闪过灵光,知道眼前是谁,知道如今是什么样一个情况,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那么,卯之花烈的计划就会成功!

    “成功了?”

    碎蜂从地上缓缓起身,用手摸了摸自己之前被攻击的部位,一点伤口疼痛都没有。

    正如卯之花烈事前说的那样,卫宫士郎果然在千钧一发之时,把阿瓦隆交给了她,这才保护了她的平安。一时间,碎蜂发呆了,这代表着什么,碎蜂不是傻子,她如何会不知道?平时,就算卫宫士郎说一千句甜言蜜语,碎蜂都从来不信,因为她向来认为卫宫士郎不靠谱;可如今,卫宫士郎明明什么都没说,也没为他自己美化些什么,光是这真心,就已然让碎蜂动容。

    耳边悠悠响起卯之花队长当时的话——“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碎蜂队长。”

    只有我,能做到!

    啪嗒,是面具破碎的声音。

    啪嗒,是花蕊绽放的声音。

    ······

    醒来,睁眼,

    又是熟悉的天花板,又是熟悉的味道。

    “四番队啊。。。。啊!”

    卫宫士郎猛地坐起,想起了之前的事,这一次,可远远不是受伤那么简单啊!他记得,那时候死神力量消失,瞬间虚的力量就涌了上来,之后怎么样,卫宫士郎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不过,总不可能会是什么好事吧。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床边响起。

    居然不是熟悉的声音?不,准确的说,不是本该会在这种地方听到的熟悉的声音!一般来说,应该不是卯之花烈,就是虎彻勇音,可现在呢,竟然是碎蜂?!

    “梢绫?”卫宫士郎一愣,这是来探望自己的时候正巧自己醒了?等等,碎蜂会来探望自己?至于碎蜂一直守在床边的可能,卫宫士郎根本敢都不敢想。

    “怎么样?身体没什么问题吧?卯之花队长说了,你应该没受到什么伤害。”碎蜂说道。

    卫宫士郎又是一愣,‘梢绫也是你叫的吗?’难道不是应该回这么一句?今天这是什么情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说,自己在做梦?

    不等卫宫士郎回答,碎蜂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这里有点吃的,我来的时候顺便给你买的。”

    碎蜂从床头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里面装着满满的甜点。原本,卫宫士郎还在惊愕碎蜂竟然会给他买慰问品,不过,当看到盒子里的甜点后,卫宫士郎的注意力完全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这尼玛是买的?且不论味道如何,光是这外形,就让人提不起什么食欲。不要忘了,他卫宫士郎是做什么生意的,要是他连锁店里买的糕点是这幅模样,那他早就把员工炒了!

    这哪里是美味,不会是**吧?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卫宫士郎瞬间理清了头绪。一定是当时他失控给碎蜂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碎蜂此刻才要以这种方式来整蛊他!

    看着碎蜂那紧张而又期待的眼神,卫宫士郎更是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他所认识的碎蜂,哪有这么温柔啊。这一切,显然是阴谋!很显然,碎蜂那是期待猎物踩到陷阱的眼神!

    “那个,我还不饿。”卫宫士郎弱弱的开口。

    “多少尝一口嘛~~”

    “那就,只尝一口?”

    “当然,剩下的等你饿了,还是要一个不剩的吃完。”

    “额,那下来再说吧。。。。。。咳咳!这是什么味道!果然是**吗!”

    “**?你!给我去死吧!!!”

    “等等,别乱来,我还是伤员!救命啊!”

    门外,

    虎彻勇音苦笑,她之前就跟碎蜂队长说过了,甜点什么的,还是不要自己做为好。毕竟,那不是擅长的领域啊。

    ————————————

    恩,卫宫士郎是正确的表白方式,碎蜂是“正确”的表白方式。

    过年总是没空,死神这本本来就是周更了,尽量会保证不断。至于其他书,恩,“尽量”也“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