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88章 别有用心vs别有用心
    卫宫士郎其实一直都有一个误区,阿瓦隆能够免疫一切负面效果,那什么才是负面效果,什么才是正面效果?这又不是上条当麻的把妹右手,不管正面还是负面,什么效果都能够抹除。任何事情一旦分类,往往就会出现理解上的差异。简单来说,虚化到底算不算负面效果?或者说,整个虚化是否都可以完全归结于负面效果?

    开玩笑,试想一下,如果虚化真的能够彻底归类于负面效果的话,那为什么蓝染等人还要处心积虑的去追求虚化?事实上也是如此,虚化后的死神实力上都有很大的提升,单从这方面来看,虚化绝对算不上是负面效果,甚至完全称得上是正面增益。

    至于说虚化在‘精’神方面的影响,那更做不了准了,哪个人没有点负面想法?只要不是被人设计,中了幻术之类而产生负面感情这种特例,如果阿瓦隆真的能够把自身的负面想法也免疫掉的话,那卫宫士郎岂不是直接成圣人,直接成雷锋了?

    所以,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从能力上来看,虚化都不应该是会被阿瓦隆免疫的一种变化。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虚化不应该算负面效果,为什么先前不管是卫宫士郎自己,还是卯之‘花’烈,阿瓦隆都成功的阻止了他们的虚化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卫宫士郎的阿瓦隆不是真正的神器阿瓦隆,而是斩魄刀能力,这是死神的能力。死神的力量跟虚的力量是互相对立的,所以虚化哪怕是正面效果,它也是不容于阿瓦隆的。

    综上所述,卫宫士郎的阿瓦隆,对虚化的影响确实有,但只能说是死神与虚的克制,而远没有他想的那般绝对。就跟假面军团一样,一旦虚的能力逐渐跟死神的能力融合,那卫宫士郎也照样会虚化,届时,阿瓦隆再不能阻止这种变化。

    可跟假面军团不一样,假面军团是在时刻提防当中才不断‘摸’索出虚化的诀窍来,正因为他们小心,所以才没有出什么问题。而卫宫士郎呢,把一切都‘交’给阿瓦隆,自认为放放心心,从来没有担心过虚化的问题,以他这样的状态,反而可能在不知不觉当中,被虚化影响到最深!

    ······

    一段时间后,霞大路家,

    霞大路家的公主琉璃千代终于从现世回归,卫宫士郎则携四枫院夕四郎前去赴约,再次商讨联姻之事。

    席间,

    琉璃千代跟四枫院夕四郎自然坐在主位。夕四郎坐立不安,显得有些紧张,琉璃千代则是把头偏开,离得远远的,一副完全不喜欢夕四郎的样子。而琉璃千代越是如此,夕四郎越是尴尬,不知所措。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更何况还是叛逆期的小公主。关键这还是家臣硬支给她的婚事,开玩笑,她琉璃千代才是一家之主,自己的婚事凭什么由家臣做主,这简直就是以下压上,造反嘛!琉璃千代与其说是在逃婚,不如说是在反抗,她可不愿意当一个傀儡,更不愿意自己的家族被一个外人掌控。

    可惜,联姻的另一方是四枫院,做主的更是大贵族卫宫士郎,这让琉璃千代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感叹自己命运多舛。

    ‘姐夫,什么时候回去啊?’

    四枫院夕四郎把可怜的目光投向卫宫士郎,可卫宫士郎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样,轻轻摇着杯中的酒,看着坐在对面之人,

    “天贝队长,不知今日为何在此?”卫宫士郎道,平淡的语气却仿佛暗藏玄机。

    “哈哈,这种好日子,在下是被邀请来做个见证的。”天贝绣助笑道,一如平日般温和。不过,憨笑间,突然脸‘色’一‘阴’,沉声道,

    “那请问卫宫队长,外面来了这么多人,又不知为何?”

    卫宫士郎眉‘毛’一挑,不紧不慢的回道,

    “夕四郎毕竟是我四枫院的重要人物,多带点随从在暗地里护卫,那也是情有可原吧。”

    “卫宫队长这话,好像信不过我们霞大路的守卫一样。”家臣云井道。

    “哈哈,多一层保障总是好事,不是吗?”卫宫士郎一笑。敏锐之人已然能够看出会场当中的针锋,这隐约是一场鸿‘门’宴呀!

    霞大路家宅外,

    一身黑衣‘蒙’面的碎蜂,正用手打着暗语,命令一群黑衣人把霞大路家牢牢围住。隐秘机动,其设立的本质,从来就不是对外,而是对内!隐秘机动并不会去调查虚圈的动向,他们关注的是尸魂界内部的暗流涌动,针对的是死神内部的问题。换句话说,这就是尸魂界的锦衣卫!

    隐秘机动出动,往往已经说明了一些事情,不过,隐秘机动隶属于四枫院,如今为护卫同行,也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连碎蜂都出现在这里了,显然不止是护卫那么简单。

    卫宫士郎跟碎蜂这次显然别有用心,只是他们没有料到天贝绣助的出现。而霞大路家这次明显也别有用心,可他们也没料到卫宫士郎做足了准备。于是,两个别有用心之人,互相发现了对方的别有用心,一时间都不好出手,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只是,两方人都没有料到,却有人突然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平衡。

    屋内,

    感受到外面的‘混’‘乱’,卫宫士郎脸‘色’微微一变,通过灵压,他很容易就判断出外面的人是谁。黑崎一护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搅屎棍来了!

    不要忘了,如今霞大路家最外围一层可都是隐秘机动的人。黑崎一护突然从外闯入,最先打破的就是碎蜂的布置。碎蜂本就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除了夜一以外,谁都不服,黑崎一护打‘乱’了她的安排,两边当即就起了冲突。

    与此同时,随着外面平衡被打破,屋内的局势也立刻起了变化。不论黑崎一护是敌是友,既然他拖住了碎蜂,那就相当于帮了天贝绣助等人的忙。如此良机,岂能不把握好?

    “姐夫!”

    夕四郎躲在卫宫士郎身后。

    卫宫士郎拔出斩魄刀来,

    “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能够打过我吧?”卫宫士郎道,他有实力放出此等狂言。

    “确实,放眼整个尸魂界,可能也没几个人敢妄言能够战胜卫宫队长。”说话间,天贝绣助缓缓拔出刀来,话音一转,“但,如果斩魄刀的能力失效了呢?”

    啪!

    风王结界消散,卫宫士郎的斩魄刀直接显‘露’于人前。斩魄刀能力,失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