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85章 忠义
    忠义!自古以来,都是类同于紧箍咒一般的让人难以取卸的高帽!但忠义的界限,很多时候都是有些不清不楚,甚至因人而异。好比一个大恶人,世人都骂其助纣为虐,但换个角度,他对他追随之人,却一直都是保持着忠义的。

    所以,固然大长老的话非常有道理,卫宫士郎当队长,对整个四枫院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这所谓的忠义,针对的却是四枫院这个家族,而非四枫院夜一这个人!从古至今,为了追随一个人,而毅然背弃国家的人,比比皆是。到底是忠义还是愚忠,一字之差!

    “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一点。”碎蜂沉声道,“第一,我要的是忠于夜一大人的名义!第二,就算夜一大人现在不打算回来,我也希望在她想回来的时候,随时能够回来!”

    人是多变的,这一刻这样想,谁能保证下一刻也会这样想?特别还是夜一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性’格。所以,碎蜂的信念很坚定,只要家主的位置空缺,那夜一随时回来,她都能够当她的家主,可一旦要是夕四郎当上了家主,那夜一以后就算想回来当家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但那只是你的想法,不是吗?”卫宫士郎回道。

    “你?!”

    碎蜂大怒,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可她偏偏又没办法说这个家伙什么。卫宫士郎又不是她的谁,她有什么资格去命令卫宫士郎?除了骂卫宫士郎几句过河拆桥,狼心狗肺以外,碎蜂还能怎么样?再说,碎蜂也不是那种会骂人的类型。

    “当然,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肯定还是会跟你站一边的。”卫宫士郎又道。

    “。。。。。。哼!”

    碎蜂咬牙,这个‘混’蛋,仗着现在自己还要靠着他,不可能拿他怎么样,居然故意逗人玩!此仇此怨,十年不忘!

    “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碎蜂沉气问道,现在还不是爆发的时候。

    “我现在的想法是,既然拗不过大长老,那就暂时顺着他。”卫宫士郎道。

    “什么?!”碎蜂脸‘色’剧变。

    “不要‘激’动!听我说完!”卫宫士郎连忙安抚住碎蜂,“我不去当队长,那肯定是我的错,但如果我同意去当队长,最终却没能当上队长,这总不能还怪我了吧?”卫宫士郎说道。

    不过,碎蜂的脸‘色’还是不好,虽然卫宫士郎看似说的有理,但,

    “现在尸魂界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连一个远征回归者都能当队长,甚至还打算扶持那几个副队长上位,你这家伙虽然很多地方都不行,但又有哪一点比不上他们了?!”碎蜂不由道,卫宫士郎所说的情况,基本没有发生的可能。

    “姑且不提会不会有意外,或者主动创造意外的可能‘性’。就算我真的当上队长了,我们还可以想办法维持我现在在四枫院家的地位。也就是说,既要当队长,又要当大管家。”卫宫士郎补充道。

    碎蜂蹙眉,道,

    “你觉得大长老会妥协?”

    “所以需要争取啊,甚至退一步,就算我不得不下来了,也可以想办法推举一个我们的人,或者站在我们一边的人上去代替我的位置!”卫宫士郎说道。

    “别人我信不过!”碎蜂下意识回道,说完,突然察觉好像有些不对,脸一红,立刻解释起来,“我可不是在说我有多信任你!包括你,我也是信不过的!只是,有一个信不过的家伙,已经让我很不爽了,我不希望还来一个让我信不过的!”

    “明白,明白。”卫宫士郎有些好笑,这都多少年了,碎蜂还是一点都没变过。

    这时,有人上报,

    “新上任的三番队队长天贝绣助前来拜访。”

    卫宫士郎眼睛一动。

    “这个新来的好像‘挺’有礼貌的,刚上任就一个接一个登‘门’拜访前辈,某些家伙跟人家比起来,还真是有很大的差距呢。”碎蜂看着卫宫士郎讽刺道。

    卫宫士郎不服,

    “我明明也很低调的好吗!”

    ······

    “碎蜂队长,一直未曾登‘门’拜见,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天贝绣助递上礼物,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

    碎蜂则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在外人面前,她总是这样,

    “天贝队长,你我现在是平级,不用这么多礼。如果平时都这么客套的话,以后工还如何开展?”碎蜂道。

    “哈哈!”天贝绣助抓了抓头,“我人比较粗苯,没有碎蜂队长这般有才干,现在光是跟队里的队员处好关系,都已经很头疼了。”天贝绣助憨笑道。

    “队长需要的是威信,不必要反过去低身跟人处好关系。”碎蜂给出自己的经验,她就从来不会给下面的人好脸‘色’,只会是呵斥。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碎蜂队长这样的方式,我想我可能做不来,不过我一定会尽量尝试的。感谢碎蜂队长的提点。”天贝绣助说着,终于看向了旁边的卫宫士郎,“卫宫前辈!”

    “哦?你认识我?”卫宫士郎道。卫宫士郎同霞大路家的合,只是贵族层面的利益结合,外人毕竟是外人,霞大路家‘私’底下的一些勾当,可不会轻易透‘露’给卫宫士郎知道。所以,天贝绣助跟卫宫士郎,理论上应该是没有过‘交’流的。

    “卫宫前辈可能不知道,当年你为尸魂界的超级新星,那时,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只是有幸远远的看过卫宫士郎一眼。前辈一如当年一样,风采依旧,让人难忘啊。”天贝绣助说道。

    “哪里哪里,陈年旧事,陈年旧事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哈哈!”卫宫士郎笑道。

    碎蜂鄙视了卫宫士郎一眼,这就是所谓的低调?

    “来之前不知卫宫前辈在此,没有准备礼物,下次定然登‘门’致歉。一直都听人说,卫宫前辈跟碎蜂队长关系很好,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哈哈哈哈,还好啦。”

    “你听谁说的?!”

    “。。。。。。”

    “。。。。。。”

    ······

    一番队,队舍,

    卫宫士郎独自坐在一边,另外一边,坐着总队长山本老头、老前辈卯之‘花’烈,还有老‘色’鬼京乐‘春’水三人。

    “卫宫士郎!”山老头缓缓开口。

    “在。”

    “受四枫院家推荐,现由我们三人,对你进行队长考核,你可有疑问?”山老头说道,当然,所有人都清楚,这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毕竟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了。

    结果,

    “我有疑问。”卫宫士郎道。

    京乐‘春’水苦笑,他就知道,事情估计没那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