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70章 克服
    “破面?十刃?”

    松本乱菊脸色一正,却是把卫宫士郎的话牢牢记在心里。松本乱菊很清楚,卫宫士郎可是独自在虚圈漂泊过几十上百年的人物,就算是在尸魂界当中,对高等级虚的认识,卫宫士郎都拥有权威性。所以,卫宫士郎的话不会是无的放矢,既然他做出了这样的提醒,就说明那所谓的十刃确实有超越一般队长等级的强大实力!

    “但十刃的话,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就能遇到吧。”松本乱菊不由道。

    “不,恰恰相反!”卫宫士郎直接予以否定,“如果是以前的十刃,那蓝染为了隐藏战力,肯定会把他们留到决战之日。可现在,蓝染拿了崩玉,势必会对破面改造一番,那么,改造过后破面的实力就有待检验了。不仅是那些低等级虚,包括十刃级别的也是如此,而检验实力最好的地方,就是现世。蓝染可以说百分百会派出破面来,而派出十刃的概率也非常大!”卫宫士郎说道,凭借着剧情优势,他也能把这些推断的可能说得确确凿凿。

    “原来如此,看来这次真的要小心了呢。啊~~本来还想好好度个假,买买衣服,在现世多购购物呢!”松本乱菊撑起手抱怨起来,这个动更是让宏伟的前胸变得鼓鼓的。

    见状,卫宫士郎差点没流出口水来,当即伸出手去。咳咳,不要想歪了,卫宫士郎不过是去接松本乱菊替他削好的苹果而已。

    咔!

    卫宫士郎的手僵在半空中。

    “卫宫哥哥,多谢你的提醒,那下次再见咯~~”松本乱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挥手离开。

    这个家伙!跑到他的病房来,什么都不带,居然还吃他的东西?!

    “混蛋!站住!我不要在看到你了!”卫宫士郎气急叫道。

    “哎,卫宫哥哥,你怎么又语无伦次了呀。又让我留下,又说不要在看到我,哎,看来还真需要好好治疗呢。”松本乱菊摇头叹息一声,出门而去。

    嘣!

    刚刚关门,一个椅子就砸在了门上。

    “这个小妮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真是一天不打,三天上瓦,出去后,一定要好好调教调教!恩,好好调教调教!”卫宫士郎咬牙说道。

    “卫宫五席,这椅子是你摔的?”

    卯之花烈的笑脸出来。

    卫宫士郎脸色大变,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收拾好!”

    在调教别人之前,某人已经先被调教了。。。。。。

    “不——要——啊——”

    四番队,精神科,

    自称终于有觉悟,为了不输给妹子,要主动接受治疗,克服弱点的卫宫士郎,事到临头之时,还是怕了。

    “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能不能下次?”卫宫士郎一边挣扎,一边请求道。

    此时,卫宫士郎整个人被牢牢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当然,身上自然早已经被注射了针剂,卫宫士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不行。”卯之花烈果断拒绝,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肯定是要直接到位的。

    “啊!啊!好痛,我的头好痛!要死啦!”卫宫士郎口吐白沫,翻起白眼。

    “你装也没用。”卯之花烈淡淡的说道,在神医面前装病,这不搞笑吗。

    “尿急!尿急!我想方便一下。”卫宫士郎顿时改口道,显然已经有些“慌不择路”了。

    “你可以直接撒裤子里。”卯之花烈回道。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在抹杀一个男人的尊严!”卫宫士郎哭道。

    “连过去也无法面对的男人,也谈不上尊严了。”卯之花烈道。

    原来这一天,卯之花烈请了志波空鹤到来。蓝染的计划比预计当中还快,时间有限,卯之花烈终于打算下起了猛药。

    “哟,这是谁呢,怎么这么狼狈?”

    豪迈的声音响起,熟悉而又陌生。卫宫士郎浑身一颤,整个人当即晕了过去,恩,装的。无法面对,就算是装得可笑,但也只能装了。

    啜!

    残忍的卯之花烈,居然直接对着卫宫士郎就是一针。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卫宫士郎明明疼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却还是紧咬牙关,不出一声。哎,到底该说这人是太坚强呢,还是太软弱。。。。。

    “卯之花队长,这里我自己就行了。这么多人看着,某些家伙肯定会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真像个小屁孩儿!”志波空鹤大声笑道。

    “好的。”卯之花烈点头,带着其他人离开。

    于是,房间内就只剩下卫宫士郎跟志波空鹤两人。

    卫宫士郎被固定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继续装晕,而志波空鹤也没有说话,缓缓坐到卫宫士郎身边,轻轻靠在他肩上。然后,就那样,睡了过去。

    整整一天!两人以这个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天!志波空鹤也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的睡着了,总之就是一直靠在卫宫士郎身上,而卫宫士郎自然全程都是装的了。不知何时,药效已过,卫宫士郎能够挣脱开来,但为了不吵醒志波空鹤,卫宫士郎却是始终没有动弹一下。

    一直到晚上,身子都僵了,脖子都酸了,肩膀都麻了,志波空鹤才终于醒了过来。

    “哈~~”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拍了拍肚子,

    “饿了。”

    啪!

    毫无预兆的,卫宫士郎的头被志波空鹤狠狠拍了一下,

    “你还愣着干什么,我说我饿了!”

    这一下,卫宫士郎也不知道该怎么装下去,弱弱的说道,

    “我请你吃饭?”

    “那还等什么!”

    说着,志波空鹤抓上卫宫士郎,连人带椅,拖了出去。

    这一天,卫宫士郎出院。

    ······

    第二天,卫宫士郎重新入院。

    不过,这一次,卫宫士郎进的不再是精神科,而是骨科。

    “我真傻,真的。。。。。。”

    ······

    原来前一日,卫宫士郎终于克服了心理障碍,跟志波空鹤说上了话。但说上了话,并不代表卫宫士郎就赎了罪。虽然志波空鹤一再强调,那都是蓝染的错,与卫宫士郎无关。可卫宫士郎还是始终认定自己难辞其咎,首先,卫宫士郎明明知道蓝染的手段,还妄自出手,这是他的粗心自大犯了错,然后,也确实是卫宫士郎没能保护好志波空鹤,为一个哥哥,没能保护好妹妹,本身就是错误!

    当夜,喝了点小酒。

    卫宫士郎:“你打我!不打我,我浑身不舒服!”

    志波空鹤:“不用吧。”

    卫宫士郎:“一定要!”

    志波空鹤:“那。。。”

    啪。

    卫宫士郎:“用力!”

    志波空鹤:“已经打过了。”

    卫宫士郎:“那不算,用力,不要留情,真的打我!”

    志波空鹤:“可。。。”

    卫宫士郎:“打!”

    志波空鹤:“好吧。”

    然后。。。。。然后。。。。。然后。。。。。。再然后。。。。。不知为何。。。。。夜一大小姐也出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真傻,真的!”

    ————————————

    这段日常走完,接下来就是破面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