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69章 作为死神
    四番队,精神科,

    还是卯之花烈跟卫宫士郎,

    卯之花烈:“左手。”

    卫宫士郎把左手放在卯之花烈的手上。

    卯之花烈:“右手。”

    卫宫士郎把左手拿下来,右手放上去。

    卯之花烈:“转圈。”

    卫宫士郎原地转了个圈。

    卯之花烈:“揖。”

    卫宫士郎拱手冲卯之花烈揖。

    虽然早就在心里认定卯之花烈绝对是故意整他,但卫宫士郎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实在是玩不过这“最恶的一代”啊。

    “看来你总算是想通了啊,唯有主动配合治疗,你才能尽快从这里出去。”卯之花烈对今天卫宫士郎的表现,还算满意。

    “我的问题先不说,就说雏森桃。人家一个妹子,明明已经很可怜了,何必再强迫她?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坚强的,一个善意的谎言,安慰一下她,鼓励一下她,她立刻就能够重新振起来。如果让我来做,她现在肯定都已经出院,正常恢复工了。这种事情,大家都开心,何乐而不为呢?只需要今后跟蓝染的战斗,不让她参与就行了。”卫宫士郎说道。

    卯之花烈瞥了卫宫士郎一眼,不为所动的回道,

    “你看似在帮雏森桃说话,实际上是在为你自己的逃避现实找借口。”

    确实,只要跳过蓝染,雏森桃的一切都能恢复正常,而卫宫士郎同样是如此,只要跳过蓝染,只要不见志波空鹤,那卫宫士郎也会一切正常。所以,两人都不需要治疗了?

    “不管我是在帮谁说话,我这个道理难道是错的?虽然医者治病,但也要学会变通吧。”卫宫士郎坚持说道。

    “错的!”卯之花烈却是予以否定。

    “哈??”卫宫士郎无法相信,他到底哪里错了,你倒是说个所以然来啊?莫非就因为他拳头不够硬,所以只能是错的,因为这是个实力为尊,只要实力强大,就能够指鹿为马的世界?

    “你从根本上就错了。”卯之花烈沉声说道,“固然,你的话是有一些道理,但你却忘记了自己的本质。”

    “本质?”卫宫士郎疑惑。

    “死神!”卯之花烈答道,“你是个死神,而不是普通人。或许你当惯了贵族,忘记了这一点。但为护庭十三番队的成员,所有的问题,都要以自己是死神的角度来考虑!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类,如果你是流魂街的平民,那我会允许你软弱,任由你逃避,给你善意的谎言,安慰你,鼓励你。但你是死神,是护庭十三番队,更是队长级别,所以绝对不允许你们软弱逃避!不是所有人都坚强,但你们必须坚强。什么叫不让她参与就行了,为一个死神,她就必须得参与。做不到的话,就不配是护庭十三番队的一员!”

    这还是卫宫士郎第一次看见卯之花烈这么严肃的教导,而卯之花烈的话,也让卫宫士郎哑口无言。

    是啊,一直以来,卫宫士郎好像都没有身为死神的觉悟。卫宫士郎总是保留着普通人的思维,但死神是什么?死神就相当于是士兵。普通人遇到战争危险选择逃跑那是人性,完全可以理解;而为战士,你当逃兵,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别看雏森桃那么柔弱,她也是死神,她也是护庭十三番队的一员,她也是副队长啊!雏森桃的遭遇确实让人同情,但不能因为同情,就永远护着她,不让她变得坚强。雏鸟总是会长大的。

    “我明白了。”卫宫士郎点头。

    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会输给妹子?这是卫宫士郎第一次真正主动愿意去直面当年的事,去克服自己的这么一个弱点。

    “你明白就好。”卯之花烈欣慰的点头,眼睛一低,卫宫士郎明白了,那门外的人明白了吗?

    门外,

    前来探望卫宫士郎的松本乱菊默默的靠着墙,沉默不语。

    是啊,她也该醒醒,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静灵庭事先完全不知道蓝染有问题,既然不知道,又怎么可能让市丸银当卧底。而市丸银一早就跟了蓝染,这更是减小了市丸银是卧底的可能性。

    不管市丸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敌人已经是非常确定的。不能再抱有天真幻想,那不过是在逃避现实。她松本乱菊,是护庭十三番队的一员,更是副队长,应该身先士卒,做出表率,她,也该学会坚强了!

    “欧~尼~酱~”

    进入房间,松本乱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状态。她跟雏森桃不同,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轻易表现出来。所以,在别人眼中的松本乱菊,永远是那么的坚强、热情。

    “你又来干什么?”卫宫士郎冷嘲热讽的说道。

    “当然是来看望卫宫哥哥的了,呜呜,真是太让人伤心了。”松本乱菊装哭泣道。

    卫宫士郎撇了撇嘴,

    “你还能记得我这个哥哥,我已经够安慰了。”

    “这次过后,估计有很长时间都不能再来了。”

    出人意料的,松本乱菊居然乖乖的坐在旁边,替卫宫士郎削起了苹果。

    “怎么?”卫宫士郎一愣。

    “任务啦,去现世执行任务。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队长啊,恋次啊,包括一角躬亲他们都会一同前去,虽然都是一群不靠谱的家伙,但实力还是挺让人放心的。”松本乱菊说道。

    卫宫士郎这才反应过来,剧情在进展着,自黑崎一护出现以后,情况已经大有不同。以前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遇到一件大事,现在无数的事件都全部集中在一两年中。所以,才有些快得让卫宫士郎反应不过来。不知不觉,破面已经快要出现了啊。

    “不会有危险吗。。。。。”

    卫宫士郎想了想,原著里,虽然是有惊无险,但为旁观者跟当事人的角度可不同。不说剧情会不会改变,就是还像原著里那样发展,卫宫士郎看着自己在意的亲人陷入危机,他可能无动于衷吗?

    “不要太勉强,一切以保命为主,必要的时候,就算违背尸魂界的规矩也行。”卫宫士郎说道。

    “卫宫哥哥,你会不会太杞人忧天了,要知道我们去的可全部都是队长等级(副队长也是队长等级),这还没到决战的时候呢。”松本乱菊不由说道。

    “如果对手是破面的话,就绝对不是我杞人忧天。记住,一旦遇到破面数字在十以内的,也就是十刃,那就只想着如何保命就行了,哪怕你家队长也在旁边,我也不认为那是什么你们能轻易战胜的对手。”卫宫士郎认真说道,如今的小白,还是太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