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65章 酒后
    之后,卯之花烈带着虎彻勇音离开去双极之丘,为可能出现的伤者治疗,她们应该还能赶得上个落幕。而如果卫宫士郎肯动的话,以卫宫士郎的速度,没准还能再跟蓝染过上两招。可惜,此时已经知道志波空鹤会出现在双极那边,卫宫士郎无论如何,一步都跨不出去,他根本不敢去见小空鹤呀。

    于是,卫宫士郎一个人留在了中央四十六室。至于双极那边,最后发生了什么,不用别人讲,卫宫士郎也知道结果。

    “哎,不管怎么说,又算是混过了一关呢。”

    卫宫士郎缓缓起身,准备离开,毕竟在这个满是死人的地方一个人呆在还是挺可怕的。当然,要是不小心遇到个什么扫地老者那就有趣了。

    却在这时,

    “卫宫哥哥!”

    突然而起的声音,差点没把卫宫士郎吓尿。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喊卫宫士郎‘卫宫哥哥’的,莫非是志波空鹤跑到这边来了?卫宫士郎也不仔细想想,如今的志波空鹤早已不是当初的志波空鹤,还可能会轻柔的叫他一声“卫宫哥哥”吗?

    条件反射般的,卫宫士郎直接一个隐身,接着,把头一埋,就想自欺欺人的逃跑掉。不过,这里只有一个门,想要出去,就必然要经过来者的身边,而就要越过对方的时候,卫宫士郎余光偶然一瞥。

    等等,这胸围好像有些不对啊,虽然志波空鹤的胸也不小,但应该没这么大,难道如今跟漫画里不一样,小时候养得更好了,发育的更夸张了?咳咳,好吧,关注的重点错了,重点应该是,衣服不对,这个人穿的是死霸装,明显不是志波空鹤。

    卫宫士郎停下脚步,抬头望去,果真不是志波空鹤,松了口气,重新露出身型,

    “原来是乱菊啊,你不去双极,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卫宫士郎出声问道,按理来说,松本乱菊不是应该在双极那边吗,突然出现在这边,超出卫宫士郎的认知,也不怪卫宫士郎会被吓一跳。

    “银,他。。。。。。”

    松本乱菊轻声问道,平时无比豪爽的一个人,如今居然如此的拘谨,可以看得出乱菊此刻的心境如何了。

    原来如此。

    卫宫士郎一下子也明白过来,难怪松本乱菊会出现在这里了。原来乱菊并没有她看起来的那么坚强,她最终也选择了逃避。相比起去双极那边,直面市丸银确认真相,显然到卫宫士郎这里来询问,会稍微不会那么痛苦一点。

    无论哥哥还是妹妹,都是无法直面现实的软弱之人呢。

    说市丸银是去卧底的?毫无证据,此时不过是个安慰而已。松本乱菊跟雏森桃不同,她是不会因为这种安慰的话而真正感到安慰。

    “哈哈,走,我们喝酒去!”

    卫宫士郎笑道,没有回答松本乱菊的话,当然,也相当于是回答了。

    “喝酒吗。。。。。。”

    松本乱菊沉默,随即露出笑脸来,

    “好呀,很久都没有喝酒了。”

    “是吗?真的很久都没有喝酒了?”卫宫士郎对此表示质疑。这家伙,平时总爱偷懒,什么事都交给自家队长去做,卫宫士郎这个当哥哥的可是经常收到别人的抱怨呢。松本乱菊很久没喝过酒了,这绝对是最大的笑话。

    “是好久没跟卫宫哥哥一起喝过酒了,这总行了吧!”

    乱菊也不否认自己平常的为,直接把卫宫士郎往外推去。

    就这样,兄妹俩离开中央四十六室,不管静灵庭的后续处置,自个儿找地方喝酒去了。路上遇到吉良,也是个挺悲剧的家伙,叫上一起喝酒。不过,吉良毕竟只是普通席官,可不像卫宫士郎兄妹这般,是有特权的。所以,最终只能婉拒邀请,拖着悲伤疲惫的身体,继续工。至少也要等伤者全部处理好,其他事情都安排好,因为队长的缺失,还要把队内的问题调和好之后,吉良才能有休息喝酒的时间。

    于是,就卫宫士郎跟松本乱菊两人跑去喝闷酒,卫宫士郎本就是一杯倒,松本乱菊虽然酒量很好,但这次也是人不醉,心也醉。最终,两人你扶着我,我扶着你,摇摇晃晃,也不知怎么的,顺利回到了家中。忙碌的静灵庭,却是没人注意两人的情况。

    ······

    第二日,

    脖子上一道阴冷之气让卫宫士郎逐渐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突然身体一僵,一柄出鞘的斩魄刀,正立在自己脖子旁边。

    喂喂,什么情况?难道有人要暗杀自己?这真的是不小心一个翻身,头可能就会掉了啊。

    “醒了呢?”

    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乱菊?你这是在做什么?先把刀拿开,多危险。”卫宫士郎连忙说道。

    结果松本乱菊走过来,抓住刀柄,却是直接一压,贴着卫宫士郎的喉咙才堪堪停手。

    咕噜。

    一瞬间,卫宫士郎冷汗都流出来了。什么情况?难道又中了蓝染的镜花水月?还是说,现在还在做梦?

    “卫宫好哥哥,当妹妹的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不问清楚,我可睡不着觉呢!”乱菊语气阴冷。

    卫宫士郎眼皮一跳,

    “你想问什么?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昨天晚上,你做了什么?!”松本乱菊咬牙说道。

    “啊?”卫宫士郎一愣,“我什么都没做啊。”

    “什么都没做?我的衣服是谁脱的?”松本乱菊喝问。

    “不可能!你的衣服明明是穿着的!”卫宫士郎连忙回道。首先,卫宫士郎也承认,昨天两人喝醉了回来,确实躺在了一起。但一早醒来,两人衣服都没脱,什么都没发生过,卫宫士郎为了避免误会,还专门跑回自己房间继续睡的。所以,松本乱菊找上门来,这让卫宫士郎无法理解。衣服被人脱了?难道家里偷偷进来了色狼?不可能吧!

    “好呀!你怎么知道我衣服是穿着的!还敢说没问题!”松本乱菊叫道。

    “哈??”卫宫士郎傻眼,这是什么跟什么?衣服穿着的反而有问题?这样也行?这估计全世界的男人都说不清了,“难道你有裸睡的习惯?”

    “还跟我装傻!我已经问过下人了,说你一早偷偷摸摸从我房间离开的。”松本乱菊说道。

    “那不是担心你醒来会尴尬吗。”卫宫士郎回道。

    “心里没鬼你跑什么?!”松本乱菊质问。

    卫宫士郎无语,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有没有被怎么样,难道自己感觉不到吗,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远处,一只黑猫阴阴的笑着,如果没有点什么蛛丝马迹,松本乱菊可能会提着刀找上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