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64章 不能放弃治疗
    “不要!你只需要把阿瓦隆还给我就行了!”卫宫士郎对卯之花烈说道。

    卫宫士郎可是很清楚,精神病是一个非常说不准的病。你说你不是精神病,精神病人都这么说;你说你是精神病,好吧,你看你都承认了。所以,想要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这根本无解,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被精神病的了。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一开始就杜绝一切,坚决不跟卯之花烈去四番队接受相应治疗!我卫宫士郎没有病,我不承认!(→_→)

    “哦?”卯之花烈疑问。

    “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阿瓦隆不仅只是防御而已,理论上,阿瓦隆能够免疫一切的负面因素。只要我努力发掘,很快就能把功能彻底开发出来,从此就不用再怕蓝染的完全催眠了。”卫宫士郎说道,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治疗。而且,就算治疗好了又如何?面对蓝染的镜花水月,还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开发阿瓦隆才是王道啊!

    “原来如此。”卯之花烈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令咒,“看来更加不能还给你了。”

    “啊??”

    卫宫士郎傻眼,不是吧,他听错了吗?居然不还了,难道是想占为己有,难道花姐您才是最终的大boss?!

    “先且不论你是如何确定这能够免疫蓝染的完全催眠能力,也不论你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一步,可斩魄刀能力毕竟只是斩魄刀能力,不可能永久保持,关键时刻也无法保证一定能用得上。这是一个让你可以逃避过去的选择,依靠阿瓦隆,只能让你更加走不出来,影响你的治疗。”卯之花烈解释说道。

    确实,阿瓦隆只会让卫宫士郎继续逃避,他没办法凭此就从志波空鹤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就算成功的免疫了蓝染的镜花水月,卫宫士郎也还是无法去面对志波空鹤。以卯之花烈医者的角度来看,这样卫宫士郎的心理疾病是没有被治愈的。

    当然,让卫宫士郎开发阿瓦隆,以对抗蓝染,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只是,一定要有一个先后顺序,一定要先突破心魔,再开发阿瓦隆。如果直接使用阿瓦隆的话,那卫宫士郎的心魔估计就永远突破不了了。虽然卯之花烈的这种行为,看似有些任性,不顾尸魂界大义,可实际上,之后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只要卫宫士郎愿意配合治疗的话。

    卫宫士郎张了张嘴,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竟让我无言以对。可,这也不能成为你借了东西不还的理由啊!

    “我说。。。。。。”

    “好了!正事要紧。”卯之花烈打断卫宫士郎的话,“卫宫五席,还请你把这里的一切,告知给所有人。”卯之花烈说道。

    卫宫士郎这才反应过来,虽然他们这里没事了,但战斗可还没有结束呢。原著里,是由虎彻勇音来通知的,但如今,有卫宫士郎这个里廷队队长,显然更加的合适。

    这一刻,卫宫士郎几百年来所锻炼的成果,终于起到了该有的效用。

    里廷队队长的拿手好戏,舍弃咏唱的——

    “缚道之七十七·天挺空罗!”

    咯噔!

    静灵庭内,几乎所有人都是心脏一跳。也亏得如今已经没有几个老队长了,要不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真担心卫宫士郎会来一个后续咏唱。

    就在这时,就在清楚这是天挺空罗的死神认真聆听,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在各处都暂时停止打斗的时候;就在蓝染三人出现在恋次跟露琪亚旁边的时候;就在黑崎一护等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

    “嘎——呲——”

    “啊!这是什么?!”黑崎一护捂着耳朵,但却挡不住杂音。其他人情况自然也都差不多。

    “喂喂,不是吧,这都过去多久了,还这样。”京乐春水喃喃道。

    “还真是有些让人怀念呢,咳咳。”浮竹十四郎说道。

    这边,蓝染三人沉默无言,为什么他们也被捕捉了?为什么他们也要承受这种杂音?卫宫士郎不是故意的吧,这是传说中的噪音攻击吗!

    卫宫士郎当然不可能是故意的了,他再爱闹,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乱来。只是,这一次因为是大范围的覆盖,卫宫士郎几乎是捕捉到灵压直接就连上,根本不管对方是谁。所以,蓝染三人遭殃,所以,卫宫士郎不小心把志波空鹤给连上了。

    空鹤怎么在这里?哦对了,好像原著里确实有带着“守门员”到双极之丘上打过酱油。当然,现在想起来已经没用了,信号已经连上了,根据灵压,小空鹤肯定也知道是他卫宫士郎。怎么办?虽说是广播,但此时卫宫士郎就好像直接在跟志波空鹤通电话一样,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因为心情混乱的原因,导致灵压紊乱,出现了杂音。

    “你还在干什么!”卯之花烈在旁边一声大喝。

    卫宫士郎一咬牙,闭着眼睛把话喊了出来,

    “蓝染、市丸银、东仙要背叛,中央四十六室全灭!以上,由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副队长虎彻勇音,与我里廷队队长卫宫士郎亲眼所见,绝对属实!此刻,蓝染等三人在双极,他们的目标是。。。。。。”

    卫宫士郎一口气把所有事说完,接着,坐在地上,满头大汗,喘起粗气。

    “看来病情比预想当中还要严重呢。”卯之花烈道。

    卫宫士郎苦笑,“大概吧。”

    四番队精神科,已经确定一员病号。

    ······

    肉雫唼肚子内,

    雏森桃还处于昏迷当中,

    “蓝染队长。。。。”

    四番队精神科,又现一员大将。

    ······

    房顶战斗的两人,

    吉良伊鹤靠着墙角,

    “怎么会,雏森她,是无辜的啊。。。。”

    四番队精神科,又来一员猛将。

    松本乱菊快速朝卫宫士郎那边赶去,仿佛想要亲自确认一下,

    “银,你到底。。。。”

    四番队精神科,再添一员虎将。

    ······

    这一边,

    “哟,可真是久违的声音呢,是吧。”夜一带着碎蜂出现在志波空鹤旁边。

    夜一的突然出现,这才让志波空鹤从刚刚的天挺空罗中回过神来,收起不在人前展露的脸色,

    “哈!谁呀?那种软弱的声音,我以前可没有听过!”志波空鹤笑道。

    夜一没有继续说下去,转向双极方向,

    “那么,我们就为那软弱之人,帮他找回自我吧!”说完,夜一瞬间启动,“开始了,小蜜蜂,跟得上吗!”

    “夜一大人!”碎蜂连忙瞬步追上去。

    原地,志波空鹤起身,仅有的手臂一挥,

    “小的们,我们也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