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63章 神经也是病
    “卍解!大红莲冰轮丸!”

    日番谷冬狮郎的灵压猛的爆发出来,居然一来就是卍解。以卯之花烈的推测,只能有两种可能:一,日番谷冬狮郎处于暴怒之下,已经失去狼了;二、敌人太过于强大,让日番谷冬狮郎根本不敢留手。

    卯之花烈跟卫宫士郎两人对视一眼,一瞬间,两人目光中爆发出了同样的信息。

    卯之花烈:还是来晚一步啊。

    卫宫士郎:刚刚赶上了呢。

    (喂!这是同样的信息吗!)

    不管两人心里的如何想的,至少此刻两人的行动是一致的。卫宫士郎隐身,卯之花烈瞬步。

    “你果真是在这里啊,大逆不道之人——蓝染惣右介。”

    卯之花烈带着虎彻勇音缓步而入,因为此时已经没必要加速了。

    “日番谷队长?!”

    虎彻勇音瞳孔一缩,看着那边倒在地上的日番谷冬狮郎,刚刚才感受到日番谷冬狮郎的灵压,一瞬之间,就已经被秒杀了吗。同样是队长级,就算冬狮郎是最年轻的队长,差距居然能有如此之大?

    “好久不见了,卯之花队长。听说你安然无恙归来,还一直都没找到机会去探望呢。”蓝染开口,简直就跟平常打招呼一样。唯有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的人,才能感受到话里的杀机。

    “承蒙挂念,今后有的是机会探望。不过,届时就是我来探望你了,蓝染惣右介。”卯之花烈回道,示意蓝染你已经跑不掉了。

    “呵!”

    蓝染推了推眼镜,

    “如我所料,你果然是来了呢。无论以什么理由都完全无法进入的区域,在静灵庭内,就只有这个清净塔居林了。既然我费尽心思的装死,并且还躲藏起来,那就一定会在这个静灵庭最安全、最难被发现的地方。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不少字”蓝染说道。

    卯之花烈眉毛一动,

    “哦?”

    蓝染嘴角一勾,

    “真遗憾……”

    就是此刻!卯之花烈眼睛猛的睁开,最得意的时候,自认为掌控一切的时候,还有闲情逸致向敌人讲述自己手段的时候,恰恰也就是一个人最大意,最分心,最容易被攻击的时候!

    心有灵犀一般,恩,这次是真的心有灵犀了。一直隐藏着,在卯之花烈灵压掩护着,偷偷潜入,接近蓝染的卫宫士郎,把握到了最佳的时机,出手了!

    叮!

    一道轻微的细响,让现场无比的安静。

    卫宫士郎的斩魄刀,对准蓝染的胸口,刺了下去。眼镜之下,蓝染的表情略微有些愕然。蓝染绝对不是没有考虑过卫宫士郎,只是在卯之花烈面前,就算是他蓝染,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当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卯之花烈身上,又有小部分注意力用在了得意之上,于是才被卫宫士郎抓住了可乘之机。

    成功了!

    不过,一刻之后,两边的反应却变了。

    “怎么会!不可能!”虎彻勇音失声的叫了出来。卫宫士郎的斩魄刀,居然没能戳进去?!两人的灵压差距,能有这么大吗!

    卯之花烈眉毛一皱,

    “不对!”

    不是蓝染太强了,而是卫宫士郎发挥失常了!就好比卫宫士郎跟更木剑八打,如果卫宫士郎只用一分力的话,他也是砍不动更木剑八的,这跟两人之间原本的实力无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卫宫士郎的失常?那种情况下,蓝染都没有反应过来,按理说不可能动手脚啊。

    这时候,错过了最佳刺杀时机的卫宫士郎,也是恼羞成怒了起来,居然没能戳进去?那么,

    “契约——胜利——”

    卫宫士郎爆发出强烈的灵压,斩魄刀上金光闪烁,契约胜利之剑,这可是无视防御的绝对攻击,如今更是零距离,看你蓝染怎么挡下!

    结果,就在卫宫士郎的必杀招式都快要发出来的时候,蓝染却不闪不躲,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确定要刺下来吗?你确定此时你眼前看到的就是我吗?卫宫君。”

    蓝染缓缓举起右手,

    “要不,你可以先砍下我一只手看看是真是假?”

    手?

    卫宫士郎眼前一暗,最不愿意想起的一幕一下子又浮现在了心头:

    “卫宫哥哥!”

    血!

    断手!

    还有小空鹤那绝望的双眼!

    刚刚那一刻,最佳的时机,卫宫士郎为什么发挥失常了?就是因为卫宫士郎在最后一刻动摇了。虽然卫宫士郎刚才想到的不是志波空鹤,他想到的是原著里决战的时候,蓝染用雏森桃替换了他自己,如今雏森桃恰恰又在此处,万一眼前的不是蓝染,而又是雏森桃怎么办?蓝染那么厉害,他真的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吗?他真的不是故意等着自己来刺杀他的吗?

    正是这一丝动摇,让卫宫士郎最后一刻收了大部分力,是以才没能伤到蓝染。而蓝染显然第一时间看出了卫宫士郎的问题出在哪里,立刻加了把火,让卫宫士郎彻底回想起当初志波空鹤的事件。此时的卫宫士郎,还敢轻易挥刀吗!

    糟糕!

    “缚道之四·这绳!”

    卯之花烈连忙出招,这种低等级的缚道自然不可能对付蓝染,卯之花烈只是把卫宫士郎从蓝染身边给拉回来。也幸亏蓝染当初跟卫宫士郎交过手,知道卫宫士郎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所以才没有出手。要是蓝染知道如今卫宫士郎根本就没有绝对防卫能力,阿瓦隆在卯之花烈的身上,刚刚那一瞬间,足以让卫宫士郎重伤乃至送命。

    卯之花烈并不知道以前蓝染跟卫宫士郎之间发生过什么,但看样子,卫宫士郎以前跟蓝染交过手,还吃过亏,并且留下了心理阴影。早知如此的话,她刚刚就不该让卫宫士郎出手做这种事了!

    “我的斩魄刀镜花水月,它的能力是完全催眠,看来卫宫君记忆尤深呢。那么,你确定此时在你身边的卯之花队长,就是真的卯之花队长吗?”不跳字。蓝染继续说道。

    “怎么会,为流水系的斩魄刀镜花水月……”

    虎彻勇音啪啦啪啦的说起一直被蓝染欺骗的事,而与此同时,卫宫士郎已经一个人跳到了角落里去。此时的卫宫士郎,就如同一个受伤的小老虎一样,任何试图靠近他的人,都会被他当成是敌人。

    哎!

    看到卫宫士郎的情况,卯之花烈默默叹息一声,知道现在已经不可能再留得住蓝染了。那么,以治疗日番谷冬狮郎跟雏森桃两人为优先吧。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别过了,卯之花队长。”说话间,蓝染跟市丸银消失。

    卯之花烈用斩魄刀吞下两个伤者,然后看向那边还一脸防卫的卫宫士郎,

    “卫宫五席,看来你有必要到我四番队接受心理诊疗。”

    卫宫士郎眼皮一跳,你这是在骂我神经病是吧!你一定是在骂我神经病是吧!

    第163章 神经也是病

    第163章 神经也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