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59章 no zuo
    “卫宫,你怎么回事?像个小媳妇一样,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面干什么?”

    夜一冲卫宫士郎说道。此时,卫宫士郎藏在夜一身后,抓着夜一的衣角,只露出小半个头来,完全一副怕见生人的害羞少女模样。怎么,见个黑崎一护有什么难的?难道是因为刚刚占了人家小女朋友的便宜,现在觉得心虚,所以不敢见人了?

    一想到之前的场景,夜一就又忍不住想生气,不是她已经跟卫宫士郎讲和了,而是如今尸魂界大敌当前,蓝染yin谋乍现,就算是夜一大小姐,也不可能以私废公,所以,不可能再跟卫宫士郎没完没了的闹下去,先把这件事搁浅,等蓝染事后,再跟卫宫士郎好好算算旧账!

    如今,夜一就是带着卫宫士郎、碎蜂、还有井上织姬来到了他们当年的地下基地,也就是如今黑崎一护修炼卍解的地方。

    “畏畏缩缩?我看是猥猥琐琐。”碎蜂在一旁冷哼道。

    其实这时候,真正称得上是畏缩的,绝对不止是卫宫士郎,还包括井上织姬。本来,井上织姬是非常想见到黑崎一护的,之前之所以会跟卫宫士郎一起过来,也是来见黑崎一护的,井上一直在心里默默暗恋着黑崎一护。可之前,井上织姬被卫宫士郎占了便宜,这件事,哪怕黑崎一护不知道,哪怕井上跟一护还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但井上却突然变得不敢见黑崎人了,少女的心就是这样,玲珑敏感,井上织姬才是心虚了。

    不过,井上织姬归井上织姬,脸皮一向很厚的卫宫士郎也可能会心虚?

    当然是不可能的!

    卫宫士郎之所以会猥琐,呸,畏缩,那是因为他害怕!不是害怕黑崎一护这个原主角,而是害怕黑崎一护的斩魄刀!

    “喂,我说,你不觉得那位大叔有点面熟吗?”卫宫士郎扯了扯夜一的衣角,弱弱的说道。

    卫宫士郎穿越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关于灭却师的一些事,可对零番队则并不算了解。也就是说,卫宫士郎知道灭却师老大是什么样子,而还并不知道黑崎一护的斩魄刀斩月大叔跟灭却师大帝的关系。虽然不知道,两人长这么像,总会让人有些猜想。而且最关键的是,黑崎一护偏偏是主角,无论多么离谱,多么有尿xing的事,在主角身上都是完全可能发生的,是以,卫宫士郎才完全不敢忽略这么一丝猜想。

    所以,此时卫宫士郎才会畏缩害怕,夜一用转神体把黑崎一护的斩魄刀斩月大叔放出来,训练黑崎一护的卍解。跟灭却师大帝很像的斩月大叔清楚的出现在眼前,卫宫士郎可能会一点都不在意吗?

    “面熟?哪里面熟了?”夜一把头一偏,灭却师大帝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夜一就算听说过这样一个人,她也不可能见过,“况且就算面熟好了,有什么人能把你吓到吗?”夜一不禁问道。

    卫宫士郎摇了摇头,算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再横生枝节为好,本来蓝染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再惹个灭却师大帝出来,还要不要人活了啊?护庭十三番队之所以还一直能够坚挺,最大的原因不是他们强,而是敌人都是分开出现的,要是全部都一股脑冒出来的话,那静灵庭还能守得住才怪了。

    这种时候,要是乱来而被灭却师大帝给记住可就不好了,他卫宫士郎只是个小人物,天塌了让那些大人物去抗,卫宫士郎可不希望自己也成为什么特记战力,然后被人给点杀。况且这种事,没准浦原喜助早就知道了呢,要不然怎么老是爱在黑崎一护身上动手脚,所以他卫宫士郎还是不要随便乱来,要是不小心破坏了浦原喜助的计划就不好了。

    黑崎一护完全沉浸于修炼当中,就算发现了井上织姬的到来,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埋头苦练起来。没有时间了啊,一定要在露琪亚处刑之前,把卍解修炼成功!

    不一会儿,

    比黑崎一护后到的恋次卍解修炼成功,

    “哟,我先走了!”

    恋次酷酷的说道,不过他也就这种时候能够稍微耍耍酷了,以前的顶级技能,到了黑崎一护这一代,一下子被削成了基础技能,广大无辜的死神群众都是被黑崎一护这个动不动就卍解,结果还打不过敌人的主角给连累了。

    耍酷完毕,恋次随即也看到了远处的卫宫士郎等人,

    “卫,卫宫大哥?!您怎么也在这儿啊!”恋次顿时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此情此景,让黑崎一护分的神绝对比刚刚井上织姬还要大。那个鼻孔朝天的阿散井恋次,居然会对人点头哈腰,那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莫不成是尸魂界的老大吗?!

    “集中注意!”

    斩月大叔的攻击很快又让黑崎一护无法再关注这边的情况。

    “那家伙真的能行吗?虽然我也很看好他,但没多少时间了。卍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恋次在这边说道。

    卫宫士郎当时就怒了,尼玛,你也才是刚刚练成卍解的,**什么**啊,说的很专业一样,装逼谁不会啊,看不起我们这些不会卍解的人吗!

    “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八二开,这小子还是挺有天赋的,没准这次真能练成卍解。不过,我们也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该做的准备还是要提前做好。我们要的不是有希望救出露琪亚,我们是要确保就算这家伙练不成卍解,也还能够救下露琪亚!”卫宫士郎平静的回道,一副胸有成竹,万事皆在掌握之中的气度。

    看到没有,这才是装逼,好好学学,你还太年轻了!

    “卫宫大哥说的是!”恋次激动的说道,完全臣服于卫宫士郎的“王霸之气”之下。不仅是恋次,就连旁边的井上织姬都忍不住冒出小星星来,真是一个有能力的可靠男人呢!

    于是,第二天,卫宫士郎就不得不为他吹出去的牛皮付出相应的代价。

    ······

    “纳尼?赶不上了?你没开玩笑吗?!”

    刑场上,卫宫士郎偷偷在旁边接着电话。

    “所以啊,在我们赶到之前,你一定要先挺一挺,绝对不能让露琪亚死了。”夜一在对面说道。如果不是黑崎一护绝对不可能冒这种险,卫宫士郎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夜一又故意在整他了。

    看着那巨大的火凤凰,卫宫士郎咽了咽口水。

    咕噜!

    挺一挺?现在没有阿瓦隆的卫宫士郎,腰可不怎么能挺起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