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57章 头上绿了
    卫宫士郎的担忧可不是说笑的,别以为这次他还是死不了,“死”了以后还是能够变成红衣卫宫士郎。卫宫士郎,归根结底,还是个死神,跟其他死神没什么两样,之所以能够拥有这种反复不死的能力,说穿了,还是因为卫宫士郎斩魄刀的原因,也就是阿瓦隆的原因。

    阿瓦隆还并没有彻底觉醒,是以卫宫士郎还会受到伤害,但关键时刻,阿瓦隆能够自动护主,如此一来,也就保住了卫宫士郎一命。

    其实为什么红衣卫宫士郎跟正常的卫宫士郎有着截然不同的思想跟喜好?实际上也是一种护主能力。比如卫宫士郎为了坚持一件事,结果他“死”了,变成红衣卫宫士郎以后,要是两人的想法还一样,继续坚持,一直死下去怎么办?前面就说过,阿瓦隆是斩魄刀能力,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宝具,当卫宫士郎灵压耗尽之时,阿瓦隆应该也就无法起效,卫宫士郎也就真正会死了。因此,一直不断“死”下去的话,卫宫士郎还是能够真正死去的。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所以才有了截然不同的红衣卫宫士郎。卫宫士郎坚持的,红衣卫宫士郎会果断放弃,固然一次次的让卫宫士郎卷入无尽的麻烦当中,但不得不承认,他也一次次的拯救了卫宫士郎。

    回到正题,红衣卫宫士郎,是因为有阿瓦隆,才会出现在卫宫士郎身上的一种状态,可现在,卫宫士郎一时冲动,把阿瓦隆给借出去了,也就是说,此时的卫宫士郎,已经没有了不死能力,他已经变不成红衣卫宫士郎了,一旦在这里死去的话,那卫宫士郎就真的会死了!

    好在的是,当世治疗能力最强的两个人(飞机男的温泉,还有涅茧利那种特殊情况应该不算),就在卫宫士郎身边。可能井上织姬一开始会有些发呆,又以为卫宫士郎本身拥有瞬间恢复能力。但经验丰富的卯之花烈可不会犯傻,清醒过来以后,没有思考其他,立刻就为卫宫士郎治疗了起来。

    接着,再在井上织姬的帮助之下,卫宫士郎才得以保住一命,并且快速恢复。要不然的话,以卫宫士郎的伤势,他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朽木露琪亚处刑的。

    ······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当卫宫士郎重新清醒过来,也不管自己身体还有没有复原,直接就往静灵庭赶。当然,不仅是卫宫士郎,花姐也是连忙赶了回去,为一方大员,为四番队队长,关键时刻,谁都能够少,花姐是绝对不能少的,必须有她坐镇大本营才行!

    显然,卫宫士郎跟花姐想的不一样,卫宫士郎可没有那么伟大,可没有那么顾全大局,更对静灵庭没有多少归属感,所以,卫宫士郎之所以这么赶时间,还是因为夜一呀!那天晚上,卫宫士郎出门是为了什么?井上织姬的事不过是偶遇,卫宫士郎原本就是冲着夜一去的。结果没想到却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夜一在外面裸奔,甚至可能裸泳,卫宫士郎光是想想那场面,就感觉自己头发都绿了。

    “卫宫先生,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井上织姬抱着卫宫士郎的腰问道,由于速度太快,卫宫士郎还在不断加速,井上织姬不紧紧抓着人,估计早就被甩飞出去了。也亏得卫宫士郎有风王结界,要不然以井上织姬这种小身板,根本抓不住。

    “再不回去,老婆都没了!”卫宫士郎回道。

    “啊??”

    井上织姬傻眼,转头看了看轻松跟在旁边的卯之花烈,这不就是你老婆吗?

    空气骤然一冷,虽然井上织姬什么都没有说,但只是这么简单的一眼,一下子仿佛无穷的杀气临身,幸亏井上织姬不是自己在跑,而是被卫宫士郎带着在跑,要不然的话,此时估计直接就身体一僵,掉队了。明明,卯之花烈嘴角还微微勾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井上织姬感觉这时候的卯之花烈,比之前虚化的卯之花烈还要可怕。腹黑花可不是白叫的啊!

    怎么回事?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三角关系?

    没来由的,井上浮出这样的想法。没办法,先入为主,在断界层中的一切已经让井上织姬认定了卫宫士郎跟卯之花烈有关系,现在想转变观念都转变不过来了。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然,这是井上织姬自以为是的猜想,总之,三人回到静灵庭以后,卯之花烈就跟卫宫士郎分道扬镳了。由于卫宫士郎要去找夜一的地方,黑崎一护可能也在那里,是以,井上织姬还是跟卫宫士郎同行。固然井上织姬是个旅祸,但在这种紧急时期,卯之花烈也会选择xing的视而不见的。

    结果,

    当卫宫士郎找到夜一之时,他不仅头绿了,整张脸都绿了,此时,两个人,不知羞耻,毫不要脸,脱光了衣服,缩在床上,搂抱在一起,面对着面,一上一下!

    拜托!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在练习过独木桥?!(敬这届高考文)

    此时,不但是卫宫士郎,连井上织姬这么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这女人还守不守妇道了?!

    “你听我解释!”

    看看,看看,多么可笑的一句话,每一个被捉jiān在床的人,都会这么说。都发展到这一步了,证据确凿,亲眼所见,捉jiān捉双了,还想狡辩!家门不幸啊!

    解释?你向法官解释去!

    这一刻,被夜一压在身下的碎蜂,刚刚绝对是太过于慌乱了,才下意识说出‘你听我解释’这样的话来。等她稍微清醒过来,碎蜂则在心里嘀咕:我干嘛要向他解释呀!我跟夜一大人怎么样,关他卫宫士郎什么事了?!

    “你们怎么凑到一起的?”

    这话不是卫宫士郎对夜一说的,而是夜一对卫宫士郎说的。

    尼玛!还恶人先告状吗!我才想问你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卫宫士郎在心里怒吼道。这种时候,夜一难道不是该在训练黑崎一护卍解吗?这种时候,小蜜蜂难道不是还该不知道在哪里乱跑吗?她们是怎么不按照“剧本”,这么早就凑到一起了,并且还莫名其妙的发展到了如此触目惊心的地步!

    谁能告诉他卫宫士郎,这一切是个什么情况!南柯一梦,难道他卫宫士郎从断界回来,时间已经过了一百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