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56章 那一吻的风情
    “这样一来,你就跑不掉了?”卫宫士郎咧嘴笑道。

    卯之花烈微微仰头,在飘散的发丝之间,仿佛回了卫宫士郎一个嘲讽的笑容。‘我为什么要跑?’如果她能说话的话,一定会说出这么一句。

    此时,卫宫士郎双手用尽全力,才牢牢抓住了卯之花烈刺穿他身体的右手,可卯之花烈的左手,双脚,包括头部,还全部都是能够活动的啊!

    现在,如此近距离,哦不,零距离,哦不,负距离(都已经插入了,当然是负距离了→_→啊喂!),卫宫士郎抓住卯之花烈的同时,也就代表着他已经无法闪躲了。

    卯之花烈缓缓举起左手,刚刚卫宫士郎的瞬间治愈能力,对于如今只知道战斗,完全没有思考能力的卯之花烈而言,她会有任何印象吗?反正只要把眼前的人戳穿,撕裂,咬碎,那就行了!

    这只足以刺穿钢铁的手,这一次,目标直接对准了卫宫士郎的头部。

    唰!

    “不要!!!”

    远处正奔跑过来的井上织姬惊叫起来,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由于距离太远,她的能力已经赶不上了。

    静。

    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传来卫宫士郎头部破碎的声音,也没有响起任何格挡的响声。那么,卫宫士郎是躲开了?

    没错,他躲开了!

    当井上织姬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卯之花烈的左手堪堪立在卫宫士郎的脑后方,毫厘之间,相当的危险。原来如此,井上织姬瞬间明白了卫宫士郎刚才那一瞬间的反应。由于卫宫士郎抓着卯之花烈的手,跟卯之花烈靠得很近,所以面对卯之花烈左手横向而来的攻击,把头瞬间前移来躲避,不但出人意料,而且靠的越近,这样的攻击也会越别扭,不是能够顺利转换得过来的。

    不过,那也只是躲过一次攻击而已啊。就算这次被躲过了,那也可以把手收回去,重新发力,再次发起攻击,这么近距离的攻击,卫宫士郎能够躲过一次,就不可能再躲过第二次的。以刚刚那个卯之花烈的疯狂,一定会是这样做的。

    可是,卯之花烈却停下来了,那只立在卫宫士郎脑后的左手,并没有直接收回去。而正朝这边跑动的井上织姬,也渐渐停下了脚步。

    这是,如何一个场面啊!卫宫士郎刚刚把头向前探去,不是为了躲避卯之花烈的攻击,而是直接吻了过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如果是在演舞台剧的话,天上一定会落下一个特写灯光,然后保持这个动不变,一直等放完一首主题曲。不过,就算此时不是在演舞台剧,天上没有落下任何的灯光,这个场面停止的时间,也足以放完一首主题曲了。

    染红鲜血之手,刺透胸膛的拥抱,如此惨烈的状况,因为这世纪之吻,居然让这里唯一的观众井上织姬感受到了“唯美”!

    他们,前世是夫妻。

    脑洞一向很大的井上织姬,立刻有了这样的猜想。联想起在现世看到卫宫士郎的情况,那孤独的身影,如同思念着死去的妻子。卫宫士郎的妻子卯之花烈,当初一定会虚袭击了,甚至还变成了虚,卫宫士郎因为太思念妻子,终于轻生,来到了尸魂界。没想到却发现了自己前世的妻子!

    可是,妻子已经变成了这样,变成了虚,卫宫士郎不愿意自己妻子被其他死神给伤害,于是偷偷把妻子藏到了这里,希望想办法让妻子恢复。所以这次,卫宫士郎才找她井上织姬来帮忙。

    恩,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了!井上织姬认为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可能了。所以,她不忍上去打扰两人,卯之花烈没有动了,说明这一吻让她恢复了神智。卫宫士郎,用自己的深情,用自己的坚持,终于是把自己最爱的妻子给呼唤回来了!

    事情,当然不可能是这样。

    不知何时,卫宫士郎手背之上,一道令咒已然消失不见。而卯之花烈,那刺透卫宫士郎身体,并沾满鲜血的手背上,隐隐浮现出了一道令咒。

    以血为媒,以心为引,卫宫士郎是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令咒,准确的说,是把自己令咒中的阿瓦隆借给了卯之花烈。阿瓦隆,能够免疫一切负面状态,哪怕如今并没有完全觉醒,也足以阻止卯之花烈的虚化了!

    (为了正大光明的亲这一口,特意编出这么一个手段来,我容易吗我!不过,自此也决定了,卫宫士郎的武器只能借给女xing角sè。男人为什么不行?开玩笑,你亲的下去吗?咳咳。)

    当初就说过,既然是斩魄刀的话,为什么有令咒这种东西?令咒,为储藏卫宫士郎斩魄刀的存在,如此明显的特点,岂不会成为卫宫士郎的弱点?所以,令咒的真正使用之处,就在于此!

    斩魄刀武器,是储存在令咒当中的,而令咒,又是可以转移的。于是,卫宫士郎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把本属于自己的斩魄刀,借给其他人来使用。当然,借出去了,卫宫士郎自己就暂时无法使用了。而且借令咒出去,还有一些特殊的限制。比如你不可能拿卫宫士郎的斩魄刀对付卫宫士郎这样,还有一旦死了,或者手被砍了之类的,斩魄刀随着令咒也会瞬间回到卫宫士郎身上这些。

    令咒,是一种血咒,所以需要以血为媒,当然,实际上只需要用自己的血就可以了,没必要每次都这样被戳穿那么夸张。然后,必须要卫宫士郎心甘情愿,自己主动借出去才行。被动的夺取,诱惑的手段,或者逼迫的方式,都是不行的,这些情况,哪怕卫宫士郎想给,他也给不了。(恩,主要是卫宫士郎亲不下去)

    总之,满足这两点,就是卫宫士郎把令咒借出去的基础条件。

    终于,结束了呢。

    卫宫士郎全身松懈下来,如果不是卯之花烈的手还插在他的胸口上,卫宫士郎已经倒下了。本来,卫宫士郎是没打算用这种方式来救卯之花烈的,只是来之前,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严峻的情况,结果最终还是走上了这一步。毕竟阿瓦隆太过于重要了,借其他的还好,通常卫宫士郎又怎么愿意把阿瓦隆借出去呢。

    阿瓦隆。。。。。。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喂!阿瓦隆借出去了,那我的伤怎么办?胸前还这么大一个窟窿呢。井上,你不要发呆啊,快来救救我!目标转换了!我还不想死,雅蠛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