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55章 心飞扬透心凉
    轰!

    断界层中,

    卫宫士郎再次被暴走的卯之花烈击飞。

    “卫宫先生,你没事?!”井上织姬在不远处惊叫道,这已经是卫宫士郎不知道多少次被击退了,在井上织姬看来,卫宫士郎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嘛。而且,刚才听卫宫士郎说,卫宫士郎是请她来救那人的,所以井上相信,卫宫士郎其实并没有真正在用全力进攻。

    对方发疯一般的乱砍,而卫宫士郎却畏首畏尾,不忍伤到对方,这样打下去,又怎么可能打得赢!还是先离开,重新再想办法。

    “我没事的,你离远一点。”卫宫士郎头也不回的说道。

    “您流血了!”井上突然叫道,虽然卫宫士郎一直有成功格挡卯之花烈的进攻,但终于还是受伤了,“卫宫先生,我可以帮你。。。。。。”

    井上话还没有说完,卫宫士郎身上金光一闪,一瞬之间,哪里还有什么伤口血迹。

    “都说没事了。”卫宫士郎道。

    井上织姬擦了擦眼睛,莫非自己是眼花了?还是关心则乱,一直担心卫宫士郎会受伤,结果产生幻觉了?

    轰!

    卯之花烈再次一声不响的攻了过来。

    “啊!”

    卫宫士郎当然是接下了卯之花烈的攻击,但不远处的井上却被劲风扇飞了出去。

    “让你离远一点了,虽然你实力不强,现在她完全注意不到你,不会主动对你发起攻击。但也正因为她注意不到你,所以一不小心,你完全可能被连累进去!”卫宫士郎叫道。

    实力弱到让人注意不到吗。。。。。。井上织姬立刻跑到墙角一个人画圈圈去了。

    这边,卫宫士郎跟卯之花烈继续交战。

    由于受到虚化影响,而暂时进入的狂化状态,其实有一个算得上是安慰的地方,那就是不会使用斩魄刀等特殊能力。就像当年的拳西等,狂暴以后,几乎都是最直接的物理攻击,而没有特殊类攻击。当然,物理攻击方面,肯定是比平时提升了一个档次,但对如今的卫宫士郎来讲,已经再好不过了。卯之花烈现在不会始解,不会卍解,那么卫宫士郎就有自信能够接下这一战!

    轰!

    又一次的,卫宫士郎被击飞出去。

    远处,井上织姬紧张的看着这边,滴答,是血,井上心里一紧,卫宫先生又受伤了?!(为什么要说“又”?)

    随即,卫宫士郎身上再次闪过一道金光,然后全身上下,恢复正常,再无任何伤口。看到这种场面,井上织姬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眼花了。之后的几次也证实了这一点。这是卫宫士郎的能力,不是卫宫士郎没受伤,而是卫宫士郎在受伤之后,瞬间就把自己给治疗好了,恢复如初,看起来仿佛根本没受伤一样。

    原来卫宫先生竟然这么厉害啊。。。。。。这样的话,自己真是一点忙都帮不上了呢。

    井上织姬落寞的想到,她存在唯一的用就是替人疗伤,可现在,卫宫士郎能够替自己疗伤,并且比她的双天归盾修复的更快,一瞬间就好了,哪里还像她,需要治疗那么久。

    没错,这就是卫宫士郎最强大的能力。圣剑的剑鞘,远离尘世的理想乡,阿瓦隆,等级:ex,是属于绝对的存在。据描述,圣剑之鞘能够抵挡一切伤害等负面攻击,包括使老化停滞。所以卫宫士郎一直非常自信,等到阿瓦隆觉醒,等到他能够彻底使用这么一个武器的时候,蓝染的镜花水月,卫宫士郎都能够免疫了。

    所以,现在卫宫士郎的阿瓦隆,其实还并没有完全觉醒。从刚才的表现就能够看得出来,卫宫士郎是先受伤了,接着才被治疗好的。而如果阿瓦隆真的彻底觉醒的话,那在阿瓦隆的绝对保护之下,卫宫士郎根本就不可能会受伤!

    既然连最基础的攻击都还没办法彻底抵御,更何谈蓝染镜花水月那种特殊攻击了。再说,就算卫宫士郎此时已经能够免疫镜花水月,但还是能够被伤到的他,也就还是存在被杀的可能,只要在阿瓦隆修复之前,中一招足以秒杀卫宫士郎的大招,这对卫宫士郎而言就是致命的。

    所以卫宫士郎在庆幸啊,庆幸卯之花烈现在不会使用斩魄刀能力,要不然的话,他没准还真可能被秒杀。好,其实如今卯之花烈的斩魄刀都没在这儿,还在静灵庭,山老头那里放着呢,卯之花烈就算想用,估计也用不出来,要不然队长级平常时候也不会有禁刀令了。

    只不过,这样打下去有些没完没了啊。如今卫宫士郎的阿瓦隆,毕竟不是真正的阿瓦隆,不是确实存在的宝具,而是斩魄刀能力,也就是说,使用阿瓦隆,对卫宫士郎来讲,是有消耗的。试图打持久战这种想法,根本走不通。而且打持久战的话,卯之花烈的虚化必然会越发的彻底,战斗可是会加剧虚化过程的。本来卫宫士郎是想用全力,在不担心受伤的前提下,把卯之花烈给压制住。但显然,卫宫士郎有些异想天开了,就算他不担心受伤,这初代剑八也不是那么容易老实的。

    怎么办?再拖下去的话,可能真会越来越严重了。可用大招的话,卫宫士郎担心那样可能会没用,如今的卯之花烈,可不是你把她伤了,她就会停下来的啊。届时,反而又加剧了虚化进程也说不一定。

    难道,真的只能那样了?

    “卫宫先生,别发呆呀!”井上织姬突然惊叫起来。

    卫宫士郎抬头,

    咔!

    卯之花烈的右手,如同最锋利的长剑一般,直接从卫宫士郎胸口穿透过去。

    “卫宫先生!!!”

    ······

    “咳咳。”卫宫士郎双眼有些花,这个场景,好像有些熟悉呢。

    是啊,雷切!卡卡西袭胸,啊呸,刺穿女神琳时候的场景,那此时旁边看到这一切的井上织姬,是不是该要觉醒万花筒了呢?

    要死了吗?

    话说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出现一个‘对不起,我从小与众不同,心脏在右边’这样港台剧一般的神转折?

    该死!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些什么啊。

    当井上不顾一切的朝这边跑来的时候,卫宫士郎紧紧抓住卯之花烈刺透他胸口的手。

    “这样一来,你就跑不掉了?”卫宫士郎咧嘴笑道。

    ————————————————————

    ps:其实一开始想用“被x”或者“胸、袭”这样的标题的,怕被和谐了,多么纯净的一本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