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50章 想哭的时候倒立
    “过来过来过来。”趁着空闲,卫宫士郎把小丫鬟拉到一边,“你看看,你都放的些什么人啊。”

    “啊??”丫鬟一阵惊怕,又做错什么了吗?

    卫宫士郎随手指着旁边的礼物,

    “拿这点东西你也放他们进来?”

    从中挑出一块金饰来,

    “看看这金子,什么成sè?你拿去玩去。”卫宫士郎直接把金饰扔给小丫鬟,小丫鬟接过手,仿佛烫手山芋一般,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那,少爷,我?”小丫鬟弱弱的说道。

    “这么给你说。以后,拿不到这个数的,直接先把东西收下,然后人给我挡在外面。”卫宫士郎比了个数字,直接说道。

    “啊?”小丫鬟一惊,“少爷,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送少了的,那些人自己都知道回去补上。趁着这段时间,能收多少就收多少。”卫宫士郎说道。

    杀鸡取卵的道理,卫宫士郎不是不懂,卫宫士郎也不是不知道,这样可能会让很多人心里不高兴。你卫宫士郎在位置上的时候还好,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那绝对是墙倒众人推。但,当你知道这下金蛋的鸡马上就要死,并且一死那肚子里未成形的金蛋也直接消失的时候,你难道还会舍不得杀吗?

    所以,卫宫士郎现在就是等着真相曝光之前,能多赚一点就多赚一点了。而且等到这次蓝染事后,zhongyāng四十六室重新洗牌,这以后的ri子,没准会比现在还好过了。说不得,他卫宫士郎也能进去竞争一下名额。

    “好了,这段时间真是累死我了,我出去散散心,这里就交给你了。”卫宫士郎最后再看了眼这满是金银珠宝的屋子,第一次的,卫宫士郎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数钱数到手抽筋了,而且,这次数的还不是别人的钱。

    ······

    静灵庭,这时候是晚上,每到晚上,一些yin暗角落里,就总是会有一些不平事,卫宫士郎,就是那么一个爱打抱不平的好人!(啊呸)

    这不,随便出来一逛,就发现有人假公济私,仗势欺人,想要潜规则新人美眉。本来,这种事,一般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了,毕竟以后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嘛,搞得不愉快,以后还怎么相处啊。可没办法,卫宫士郎就是这么一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怎么样?你待会儿来找我?”

    “啊?”

    “你不认识我吗?我是梅定敏盛,今年加入九番队,就成为第二十席十五名中的一位。不是我自夸啊,在同期中能出人头地的也就是我了。。。。。”

    “吼哇~~”

    天空一声巨响,卫宫士郎野兽般,咳咳,闪亮登场。

    “谁??”梅定敏盛一回头,差点眼睛被亮瞎,如此一声金光闪闪,如此一柄珍贵的金sè大剑,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出来人的身份高贵。

    当然,这里也忍不住想吐槽一句,卫宫士郎你穿的这么亮,真的是出来散心来的吗?!

    总之,只要是在静灵庭打拼的人,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身标志xing打扮是什么人,更何况还是梅定敏盛这样深懂潜规则的家伙了。

    “卫,卫,卫宫大人?!”梅定敏盛惊叫出声。

    “嗯。”卫宫士郎装模样的点头,“哎呀,脚怎么脏了?”卫宫士郎突然道。

    “我帮您擦擦!”梅定敏盛瞬间扑在地上,那速度快得呀,差点瞬神看着都羞愧。

    “我是说我的猫的脚怎么脏了。”卫宫士郎纠正道。

    “啊!猫大人,请把您高贵的腿抬起来!”梅定敏盛顿时改变对象,眼睛都不眨一下。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呸呸,不对,这人怎么这么恶心呢!

    “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干什么来着?”卫宫士郎转入正题。

    “小的梅定敏盛,在这里。。。。。”梅定敏盛突然把愣在旁边的井上拉过来,“把她献给大人!”

    一瞬间,石田挡在井上前面。

    梅定敏盛大怒,

    “小子,你干嘛?!”没长眼睛吗?不知道站在这里的是谁吗?!

    后面,卫宫士郎眼皮跳了跳,喂喂,四眼小子,少爷我可是来打抱不平的,你的眼睛看谁呢?这死胖子你不看,看我干什么?少爷我哪点像是会强抢民女的恶少啊?是这个家伙硬是要把人献给我,可不是少爷我指使的!

    “眼下旅祸入侵,还发布了战时特别命令,形势这么紧急,就算你是席官,也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石田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说什么?!”梅定敏盛怒吼道。

    “干什么?干什么?有你这么做事的吗?强抢民女吗?”卫宫士郎终于是跳出来当好人来了。

    “是,是,是!”梅定敏盛连忙鞠躬。

    “那个,你是那位先生吗?”一直都没说话的井上,这时候突然弱弱的开口道。

    “啊?”卫宫士郎眼皮一跳,这才突然想起来,他在现世的时候是跟井上见过的,人家还好心给他做糕点吃呢。

    “就是那每天都在岸边,还有一只黑猫。。。。。。啊!一定是你!”井上惊叫道,眼前的卫宫士郎,不也正好带着只黑猫嘛,她早就应该反应过来的呀,“您,原来还是死了吗?”

    “额。。。。。。”

    本来卫宫士郎还想否认,但见这情况,貌似没必要否认啊。井上织姬不清楚尸魂界的一些常识,如今竟然以为,卫宫士郎是死后,进入尸魂界,然后变成死神的,就跟露琪亚一样。她哪里知道卫宫士郎是本土贵族,又哪里知道普通魂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达高位。

    “你这不懂事的女人!”梅定敏盛惊叫一声,居然说卫宫大人死了,这是不想活了吗?!

    “走开走开走开,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卫宫士郎冲梅定敏盛挥了挥手,别在这儿捣乱好吗。梅定敏盛眼睛一转,瞬间明白过来卫宫士郎的打算,贵族果然不愧是贵族,人家玩的都是情调,哪里像他们下面人这么直接啊。

    然后,梅定敏盛自以为是的冲卫宫士郎打了个我懂的眼sè,又冲井上织姬打一个机灵点的眼sè,再狠狠瞪了石田一眼,就乐滋滋的跑掉了。

    等碍事的家伙走开以后,卫宫士郎一脸伤痛的看向井上,

    “哎,这件事说来话长。”

    圣母类的美女,不就是对这种伤情男儿最没有抵抗力吗!说着,卫宫士郎莫名靠墙一个翻身,

    “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眼泪就不会留下来了。”

    结果,装逼模式才刚刚启动,少女之心才刚刚被触动,

    “对不起,能让一让吗,我在这儿呢。”

    一个声音,自卫宫士郎背后贴着的墙上响起,卫宫士郎菊花一紧,

    “涅茧利?!”

    (想哭的时候倒立,然后就能见到涅茧利。好押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