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45章 所托非人
    “斩魄刀?原来如此。”卫宫士郎(红)瞬间就反应过来,他,哦,准确的说,是那个家伙,这些年早就已经被冤枉惯了,冤枉也就罢了,关键身上的这些前科,洗都洗不掉。那么,如此一个“罪大恶极”的卫宫士郎,如何去跟“老好人”蓝染斗?大家是会选择听蓝染的,还是选择听卫宫士郎的?

    加上,这次卫宫士郎又是独自回归,如果不拿点证据的话,又如何证明卯之花烈没事,如何证明不是你把卯之花烈给害了的?

    所以,卯之花烈才会把自己的斩魄刀交给卫宫士郎。(开玩笑,如果不拿刀,拿其他什么贴身物品,衣服碎片之类,这到底是洗清嫌疑还是增加卫宫士郎的嫌疑啊)所谓刀在人在,静灵庭那些人见到她卯之花烈的斩魄刀完好无损,自然知道她本人是没什么大碍的。就算蓝染到时候还是要陷害卫宫士郎,说卯之花烈人虽然暂时没事,但其实已经被卫宫士郎给封印了之类的。卯之花烈相信以山老头、京乐chun水等人的jing明,应该还不至于会直接判卫宫士郎的罪。

    到时候只要卫宫士郎带人过来,找到她卯之花烈,自然一切也就真相大白了。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与其在这里继续等着,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还不如让卫宫士郎先回去,既能揭穿蓝染的yin谋,也能够尽早派人来帮助卯之花烈脱险,这已经是当前最佳的选择了。

    而且,卯之花烈把斩魄刀交给卫宫士郎,也有另外一个意义,那就是她担心自己随时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届时如果没有斩魄刀的话,那造成的影响,应该会小很多的。卯之花烈自己最清楚,一旦她真的狂暴起来,应该是没几个人能够压制得住的。

    就像正常情况下,在静灵庭内,队长是不允许佩刀一样,如今卯之花烈就是要让自己回到非佩刀的,稍微安全点的状态。

    不过,卯之花烈万万想不到的是,她,“所托非人”啊!

    其实,卫宫士郎的异状,卯之花烈自然也注意到了,只是,如今必须要有人立刻回去阻止蓝染的yin谋,而且卯之花烈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一直保持清醒,因此,明知道卫宫士郎状态可能有些不对,卯之花烈也只能趁着这个时间安排好一切。

    卯之花烈心想,卫宫士郎状态不对,那也只是状态不对,看他能够自然说话,理智清晰,该认识的人也都认识,想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卯之花烈又怎么知道,眼前的家伙,是真正的卫宫士郎不小心被她杀死之后才冒出来的,已经彻底的另外一个存在了。

    而且,关键的一点,这个家伙,不靠谱!

    别看红衣卫宫士郎,之前一直都呆在卯之花烈身边,貌似还是挺负责任的,可红衣卫宫士郎负责任,是因为在他眼里,卯之花烈如今的状况是未知的,不好好守着的话,没准真会出问题。反观蓝染那边呢,在卯之花烈眼中,是最紧急之事,在正常卫宫士郎眼中,也是关乎自己清白的大事,可在红衣卫宫士郎眼里,却是有他没他都那样,反正有主角黑崎一护在那边不是吗?再说了,就算真要回去,也不急这一天两天是。他红衣卫宫士郎,可是难得才能出来一次呢。好不容易才出来,又如何能够不好好把握把握机会呢!

    于是乎,

    “邦比~~”

    “邦比爱塔·芭丝塔拜姻~~”

    “小邦比~~”

    “邦~~比~~”

    ······

    十二番队,

    “灵压!”

    “搜索到卫宫五席的灵压了!”

    “哦?在哪里?确定吗?!”

    “正在确定具体位置,不过,灵压的反应好像有点奇怪。”

    “卯之花队长呢?有发现卯之花队长吗?”

    “没有,应该只是卫宫五席一人。”

    “不管了,马上上报!”

    ······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宫士郎从睡梦中睁开眼睛来,光线微微有些刺眼,好像隐隐有人站在自己身边,卫宫士郎的视线逐渐清晰,是,梢绫!

    “卫宫士郎,我希望你给我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碎蜂居高临下,冷冷的说道。

    卫宫士郎眼皮一跳,立刻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这个场面,怎么那么的眼熟?!

    卫宫士郎猛得起身,不过人才刚刚一动,碎蜂就直接压了下来,膝盖抵在卫宫士郎胸口上,解放了的斩魄刀对准卫宫士郎的喉咙,

    “我不想怀疑你,但在事情搞清楚之前,别乱动!”碎蜂说道。

    “额,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卯之花队长呢?”卫宫士郎连忙问道。

    碎蜂脸sè一沉,

    “你再给我装傻,那我就只能逮捕你了!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为什么一直躲着我们逃跑?卯之花队长在哪里?她的斩魄刀为什么在你身上?!”碎蜂一口气问道。不用说,之前肯定是红衣卫宫士郎发现有人来打搅他,于是直接就跑了,并且一路跑,一路继续找冤家邦比爱塔,直到最终“能量耗尽”,倒在了这里,然后被碎蜂等人给追上。

    可,真相固然很简单,偏偏卫宫士郎也不知道啊!红衣卫宫士郎压根就是另外一个存在,其经历是不会跟卫宫士郎共享的,所以,红衣卫宫士郎状态发生的一切,卫宫士郎都不知道,包括卯之花烈把斩魄刀交给他的事。。。。。。

    “啥?花姐的斩魄刀在我身上?!”卫宫士郎惊讶的叫道,不说碎蜂,他自己都觉得很惊讶。不会是自己发疯,抢了或者偷了卯之花烈的斩魄刀?虽然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但以卯之花烈如今的状态,没准还真能做到。还是说,花姐什么时候已经托付终身,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丈夫”了?!

    好,后面这卫宫士郎的个人yy,完全可以划掉。总之,现在卫宫士郎自己也是很迷茫的。而卫宫士郎的反应,在碎蜂眼里,自然又是在装傻了!

    “看来你这家伙是拥有不知道什么是教训啊!”碎蜂咬牙喝道,这笨蛋真想永远在无间里过了吗?!

    “等等!刚醒来,还不是太清醒,容我理一理,容我好生理一理!”卫宫士郎连忙叫道,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去问saber啊。不过,事情真有卫宫士郎想的那么简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