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44章 不得不说的故事
    《卫宫士郎跟卯之花烈不得不说的故事2》

    卯之花烈:这里是哪里?

    卫宫士郎:又来?!

    卯之花烈:悠莱?真是个古怪的名字呢。

    卫宫士郎:别以为装天然呆就能骗过我,小爷我不吃这套!

    卯之花烈:天然呆是什么?我为什么要骗你?

    卫宫士郎:真的?那阿花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卯之花烈:阿花?原来这就是我的名字,完全不记得了呢。你呢?你是谁?我丈夫?

    卫宫士郎:。。。。。。(咕噜)没错。

    卯之花烈:卫宫五席。

    卫宫士郎:%#……%……#%@%#……¥……¥¥@……%%……#*¥呜呜~~不带这样玩儿人的,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卯之花烈:看来让你失望了,我突然什么都想了起来。

    卫宫士郎:哈哈,没有,您太客气了,哪里有什么失望啊。

    卫宫士郎,卒,享年ooxx。

    (no-zuo-no-die,说好的吃一堑长一智呢?)

    ————————————————

    黑崎一护的莽撞出击,最终被“碰巧经过”的市丸银给轻松击退。而黑崎一护等人的到来,使得朽木露琪亚的刑期第一次提前,浦原喜助的“手下”居然跑到了尸魂界来,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看来朽木露琪亚这人都是留不得了啊。之所以没有立即处刑,这还是朽木白哉尽力周旋的结果。

    当然,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朽木白哉以为自己的努力起了效果,其实不过是蓝染故意让它仿佛有效果,如此而已。

    不提静灵庭内的情况,初战受挫的黑崎一护等人,在黑猫夜一的带领下,找到了已经被志波空鹤弄得相当奇葩的,现志波家。

    “哈哈,夜一,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断手的志波空鹤拿着长长的烟杆笑道。哪怕已经知道原著里的情况,但真正看到如今的志波空鹤,卫宫士郎绝对会哭出来的。既是可惜,当年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了如今这样,又是内疚,他卫宫士郎正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看到你还这么jing神,我也放心了。”夜一回道。

    “哈,那些事我早就放下了,真正放不下的,反倒是他。夜一你要关心,还是去关心关心他比较好。怎么样,那家伙还没死?”志波空鹤问道,她可是少有清楚夜一跟卫宫士郎之间有特殊联系的人,当年懵懵懂懂,只知道一起玩,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意义呢。

    “放心,那家伙命硬得很,只是具体情况,我一时半会儿也有些搞不明白。”夜一说道。

    “喂!我管你们说这个家伙那个家伙啊,我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办的,你们要叙旧放以后不行吗!”黑崎一护忍不住打断说道,他要是等得及的话,之前也不可能直接正面闯门了。

    “哟,这些小鬼都是些什么人啊,夜一?”志波空鹤抬头问道,这才第一次正眼打量一护等人。

    “好,还是先说正事,我这次来其实是想找你帮忙的。”夜一说道。

    “果然。”志波空鹤一副早就料到了的样子,问道,“很难弄吗?”

    “我想是的。”夜一直接说明道。

    “哈!还真是很少听你说过这样的话呢。”志波空鹤一笑,夜一大小姐,也有客气说难的时候?

    “说来听听,我对难弄的事情最感兴趣了!”

    ······

    静灵庭,

    “什么事,恋次?是不是,处刑的ri期,提前了?”露琪亚开口问道,坚强的她,并没有将要面临死亡的恐惧,至少表面上没有。

    虽然前面一段时间里,朽木白哉跟朽木绯真也来看过露琪亚,但后来刑期提前了,无论白哉还是绯真,可能都有些没脸面来见露琪亚,更无法亲自把这种消息告诉露琪亚,因此,现在露琪亚还不知道这种事。

    不过,朽木白哉跟朽木绯真突然不来了,露琪亚大概猜也猜得到是什么原因,肯定是她的处刑ri期,提前了。

    恋次心里一颤,故镇定的说道,

    “离行刑ri期只有不到十四天了,我要将你移送到,忏罪宫深牢里去。”

    然后,趁着空隙,恋次告诉了露琪亚一个消息,

    “你听好,我有个还未完全确认的情报。昨天,有旅祸闯入了尸魂界,一共有五人,听说在那之中,还有一个拿着齐身高打到的橘红sè头发的死神。”恋次在露琪亚耳边小声说道,说完,直接转身离开,却是没有告诉露琪亚这五个旅祸遇到了市丸银的事。

    一切,都如同原著里一般,有条不紊的进展着。

    ——————————————

    《卫宫士郎跟卯之花烈不得不说的故事3》

    (本来想在每章开头加这么一段,最后让主角顺理成章出现的。结果发现没主角的地方实在拖不了,咳咳,写不了那么多,所以还是早点把这不得不说的故事写完,让主角出来得了)

    卯之花烈:这里是哪里?

    卫宫士郎:喂喂,我说事不过三哦。

    卯之花烈:你是谁?

    卫宫士郎:嘿,那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卫宫士郎,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卯之花烈:卫宫五席?

    卫宫士郎:咦?您老这次不天然呆了?

    卯之花烈:我是感觉到有些不一样,所以才有之前的问题。

    卫宫士郎:不同?哪里有不同?(左右张望)哦,一定是我临时换了件衣服。哎,时运不济啊,所以穿了身红衣服,想转点运。本以为这里光线暗,不碍事,没想到您眼睛这么好。

    卯之花烈:是吗,还真是一身“特别”的衣服呢。

    卫宫士郎:是,是!比前面那身好多了!至少我就没说是你丈夫。啊!(捂嘴)

    卯之花烈:。。。。。。

    卫宫士郎:平心!静气!深呼吸,对,深呼吸!来,吸~~~~吐~~~~吸~~~~吐~~~~

    卯之花烈:。。。。。。卫宫五席,我想我已经几乎能够控制自己了。你可以暂时不用管我,先回尸魂界去,我们一直没回去,我担心可能已经出了乱子。

    卫宫士郎:真的?!

    卯之花烈:你现在还好好的,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

    卫宫士郎: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哦,你自己说的哦,以后出了什么问题可别怪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早就想出去了!

    卯之花烈:等等!

    卫宫士郎:你要反悔?!

    卯之花烈:我把我的刀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