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神之无影刀 > 死神之无影刀 第100章 危险的实验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氛,四番队,又到这里了啊。。。。。。

    卫宫士郎已经懒得不想睁开眼睛了,幸亏碎蜂如今的始解还没有开发完全,所以卫宫士郎也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不过,这同样也是卫宫士郎最大的不幸。

    开发这种事情,可是很难说得清楚的。正是因为碎蜂没有把始解开发完全,所以她才会不知轻重,卫宫士郎真的很担心,碎蜂老是这样和他“打闹”,总有一天,戳着戳着,突然就成功了!那样一来,他卫宫士郎岂不是成了碎蜂始解“二击必杀”的第一个受害者?

    好黑暗的世界,真想到现世去隐居啊,至少在那里,他卫宫士郎好歹是个“超人”,几乎没有能够战胜他的存在,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没有卫宫士郎不好出手的“敌人”。

    不过,在此之前,一定要先把那个污蔑自己的混蛋好好教训一顿!不要以为自己是个美女,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小孩儿,卫宫士郎就不敢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猛的从床上跳起来。

    “哎呀?!”卫宫士郎突然叫出声来,怎么回事?什么情况?自己动不了了?

    卫宫士郎连忙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这里哪里是四番队啊。

    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氛,尼玛,谁把自己送到十二番队来的?自己难道已经伤重到正常治疗已经治不好,只能到十二番队来搞“生化研究”了吗?!

    “卫宫君,你已经醒了啊?看来一切都很正常嘛。”一张邋遢的渣滓脸突然凑到卫宫士郎面前。

    卫宫士郎偏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被牢牢的绑在了实验台上!怪不得怎么也动不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卫宫士郎感觉自己身体怪怪的,仿佛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难道自己在昏迷期间被改造了吗?!

    “浦原喜助!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卫宫士郎挣扎着大叫起来。

    “咦?卫宫君你不是自己同意要来帮我做这次实验的吗?”浦原喜助“惊讶”的叫道。

    “我什么时候同意过了?!”卫宫士郎大声问道。

    “是夜一小姐说你同意的,而且还是做好了前期准备才把你带过来的。”浦原喜助摸着下巴回忆道,不用说,浦原喜助这混蛋,肯定知道卫宫士郎不是自愿的,但这家伙为了自己的实验,直接将错就错下去了。

    卫宫士郎可以想象,夜一那邪恶的笑容,还有,在夜一身后不停打着小报告的碎蜂的那张yin沉的小脸。

    眼皮一跳,卫宫士郎连忙小心的问道,

    “这到底是什么实验?”

    千万可不要告诉我是什么虚化实验啊,那他卫宫士郎的小心肝可受不了的。

    浦原喜助一笑,

    “不要担心,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义骸实验而已。”

    卫宫士郎听得那叫一个心惊胆战啊,一直都在十二番队帮忙的他,哪里不知道浦原喜助一些实验的进度。如今这就好像当初的转神体训练卍解一样,他卫宫士郎居然又不知不觉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当然,按照夜一小姐的特别吩咐,这义骸稍微做了一些外形上的变化。”浦原喜助话音刚落,夜一和碎蜂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瞬间,夜一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这是谁呀?卫宫吗,谁把你变成这样的啊?!”

    此时此刻,卫宫士郎终于是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不协调感了。并不是进入义骸不适应的原因,而是这义骸压根就没有按照卫宫士郎本身的灵体来制造!

    夸张点说,就好像一个男人的灵魂进入了女人身体里,发现自己下面没有小**了,而且胸前还有两块硕大的重量,可能会习惯吗?!

    卫宫士郎现在真的在担心,夜一这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会不会真的给自己弄一个女人的义骸了?!

    “哈哈哈哈,小蜜蜂,去,给卫宫拿一个镜子让他照照。”夜一大笑着说道。

    “是。”碎蜂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大概觉得这没什么好笑的吧,毕竟夜一的恶趣味往往不是正常人能拥有的。

    等到碎蜂拿出镜子放在卫宫士郎头上方,卫宫士郎却是松了口气。

    好吧,不得不承认,那确实是一张十分奇葩,并且搞笑的脸。但好歹还没有变chéngrén妖啊,这就是卫宫士郎心中的阿qjing神了。

    “那个,卫宫君,你试试看,有没有哪里感觉不正常的?”浦原喜助拿起笔和纸,开始记录了起来。

    “哪里都不正常好吧?!快把我放开,还有,怎么从这里面出来?”卫宫士郎大吼道。

    “哦,原来哪里都不正常啊,看来还需要好好调试了。”浦原喜助居然若有其事的把卫宫士郎的话一五一十的记录了下来,这果真是严谨的科学态度吗,喂。。。。。。

    “那卫宫君你试试调动灵压的情况呢?看是不是跟平常一样,能够顺利调动灵压?或者能力调动平常时候的几成?或者,比平常时候更加容易?”浦原喜助继续问道。

    虽然卫宫士郎绝对是不想配合这么一个实验的,但现在,他也不得不配合了。当然,卫宫士郎也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强行突破束缚。况且,以他准队长级别的实力,说不定能把这所谓的义骸震破,然后顺利从中出来呢!

    于是,卫宫士郎按照浦原喜助的吩咐,释放自己的灵压,而且还是用尽全力释放自己的灵压!

    “嗯,嗯,哦,哦,原来如此,这样啊。。。。。。”浦原喜助在旁边的机器上记录着数据,并且还时不时的让卫宫士郎“继续”“再加把劲”“马上就要好了”。

    卫宫士郎简直是憋红了脸,这是在生孩子吗?

    气愤的一咬牙,把吃nǎi的力气都拿了出来。

    “嗯,差不多了。好了,卫宫君。好了,可以停了,卫宫君?”浦原喜助突然脸sè变了变。

    “怎么了?”夜一连忙在旁边问道,她虽然喜欢乱来,但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还是挺担心卫宫士郎的。

    “出现了不确定的变化,虽然我是想继续观察下去,但现在显然应该让卫宫君停下来比较好。”浦原喜助说道。

    “停下来吗?”夜一说着,一拳砸在了卫宫士郎头上,明显一幅想把人打昏的样子。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