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逃出管道世界
    “我想的果然没有错……水滴石穿,只要坚持,终有一天,我能够打破这管道壁,逃出这个世界,爸,妈……你们现在怎么样了,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等我回来。”

    石羽低喃自语,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拳头里,有一股澎湃的力量在复苏。

    石羽“大”字形的躺着,双眼充满了希冀,他相信这一天一定不远了,因为他的力量每一天都在膨胀,能够控制的暗能量越来越强大,对于上帝粒子和暗物质粒子的感悟也越发深刻,甚至于连这管道壁释放出来的复杂旋涡力场,他都已经破译了。

    现在,只差完全击穿这构筑成管道壁的特殊暗物质金属。

    当然,所谓的暗物质金属,只是石羽拿暗物质对比地球物质得出来的自定义称谓,具体是什么样的材质,他并不清楚。

    被困管道世界里的石羽,无法知道具体的时间流逝,他并不知道从自己被死神的钩子钓走灵魂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月了。

    而在这四个月中,地球上的变化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距离长着翅膀的鱼头怪物降临地球,也已经过了两个月。

    这些鱼头怪物,自称为“鱼人族”,降临地球之初,便拥有s级的战力,人类躯体只是它们暂时寄住的5,..宿体,方便它们在活动。

    毕竟这是一个物质世界,纯粹灵魂状态干涉这个世界很麻烦。

    而它们的身体一旦被破坏,随时可以换上新的躯壳,所以,就算是动用威力再强大的武器甚至于核弹,对于它们都没有用,因为就算是核武器,也无法摧毁灵魂。

    相比起拥有大量缺陷的食人类,这些“鱼人族”完成了质的飞越,一旦降临地球,在和人类、食人类的物种竞争中,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比起人类祖先从树上来到地面,拿起武器,学会使用火,到最终成为这个地球所有物种的霸主,在物种进化上,花费了几十万年时间,而这些鱼人族在地球上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只花费了区区的几个月时间。

    短短两个月,地球上很多国家便不复存在,人类政权瓦解,唯有一些超级大国还在最后的挣扎。

    虽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能直接摧毁鱼人族的灵魂,却能毁掉它们暂时寄居的身体,给它们造成很**烦。

    这也是一些超级大国还能勉强维系下去的最主要原因。

    半年后,鱼人族在地球上建立起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超级帝国,统治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国士。

    在它们统治的帝国里,人类并没有被灭绝,而是被圈养。

    一些城市被它们完整保留下来,更在其基础上进行开发建设成规模巨大的养殖场。

    原本就是超级城市的首都,现在也成为了鱼人族的其中一个养殖场。

    经过鱼人改造的首都,容纳的人口数量,超过五千万。

    在这里,国家、政府、秩序、法律,已经荡然无存,石羽一家人和孟诗蓝、马菲菲等人,也生活在这个养殖场里。

    国家虽然在夺取太空方舟计划之前答应了石羽,不论他是生是死,都会安排他的家人进入太空方舟,保护他们安全,但事实在鱼人族突然降临的大灾难中,需要保护和撤退的人太多了,石羽的家人,早被遗忘了。

    而对石羽的承诺,自然也变成了一纸空文。

    石羽的老妈,终日以泪洗面,儿子死去,世界灾难,鱼人族降临,这一切一切产生的痛苦令她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边缘。

    每一天,除了她和还年幼的小侄子外,包括石羽老爸,他的姐夫和姐姐,都要去抢夺食物。

    这是一项很危险的任务。

    因为被圈养,各种生产已经停止,城市里的人类在很短的时间内便陷入了饥荒,为了确保他们不被饿死,每天中午时分,鱼人族会从上方在养殖场的各个不同区域投放食物。

    当到了投放食物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人涌上街头,争抢食物。

    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抢夺得多一些,老弱妇孺往往不只没有抢到食物,还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被踩踏死亡。

    这里,秩序崩坏,人类的每一天都生活在死亡和恐惧中。

    似乎充满恐惧的灵魂会变得更美味。

    这一天,石羽一家三人,只有石羽的姐夫运气好,占着年轻力壮,挤进人群,抢到了一些食物。

    石羽老爸和他姐姐,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根本没有挤上去,连食物都没有看到,更别说抢夺了。

    “看,今天收获不错。”回到家,石羽姐夫很兴奋,因为抢夺食物和另一个人发生争执,结果脸上挨了几拳,被打得鼻青脸肿,当然,最终他拼了命的气势还是吓跑了对方,保护住了食物。

    因为这些食物是一家人生存下去的希望,他不能不拼命。

    鼻青脸肿的脸上露出很开心的神色,石羽姐夫打开食物袋,里面放置着一块块红泥似的食物。

    这种食物是鱼人族特制,方便保存,不会腐坏,营养配制也十分均横,可以满足人体每日所需,虽然吃起来像泥土一样难以下咽。

    但在饥饿中,确保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足够我们一家人吃上两天了。”

    石羽姐姐看着自己丈夫被打得浮肿的脸,心中难过,忍不住抱紧丈夫,失声痛哭。

    “哭什么,今天抢到食物,应该开心才是。”石羽的姐夫是个憨厚老实的人,见妻子哭了,有些手忙脚乱,忙着安慰。

    才几岁的小侄子也在一边哭了起来。

    石羽老爸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只是转过身去,悄悄抹了抹眼睛,看着放置在一边的石羽遗相,禁不住身子微微颤抖,伸出手来,轻轻在相片上抚摸着石羽的脸孔。

    相片中的石羽,目光柔和,脸上带着一些温柔,似乎在默默的看着眼前一切。

    老人的眼睛,变得有些浑浊。

    石羽还在的时候,老人性格倔强,很少在石羽面前表露父子感情,所以石羽一直都和母亲最亲,和父亲却总是显得不那么亲,甚至于他有时候会难免觉得父亲对自己的爱不如母亲。

    其实只有石羽父亲自己心里最清楚,儿子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性,已经如他生命的一部份,不可分割,只是他不善于将这份父爱直接的表达出来。

    现在就算想要表达出来,也已经迟了,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两颗浊泪,悄然滑落。

    “要是小羽还在就好了。”石羽的姐姐,突然抹着眼泪,看向了放置在一边的石羽相片。

    这句话一说,石羽的父亲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来,老泪纵横。

    他一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石羽,而处于管道世界中的石羽也越发思念父母和亲人,还有地球和故乡。

    他简直疯狂,体内的力量近乎无限的膨胀,无尽的粒子形成了恐怖海洋,暗物质粒子的能量大爆炸,如果在微观世界,这是极为震撼的一幕,如同宇宙中亿万星辰在爆炸,释放无尽的光能和热量。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管道世界中待了多久,只能感受得到自己的力量每一天都在增长,那管道壁的曲面越来越明显,那被他的粒子流冲击着的一片区域完全坍塌进去。

    这一天,他突然发出一声低啸,灵魂如同充了电,竟然散发出了荧荧光芒,无尽的粒子收缩,形成了一个接一个的能量球,然后,一道粒子束贯穿了这一个个的能量球,如同串联起来的珍珠。

    几乎便在这瞬间,这串暗物质的粒子珍珠爆炸,轰开了完全塌陷进去的管道壁。

    一缕亮光照射进来,石羽深深吸了一口气,灵魂呼吸,吸进来的全都是浓冽的暗能量。

    由无数近光速运行的特殊粒子组合形成的管道壁,终于被石羽打开了一道缺口。

    双手伸出,暗物质粒子在他两边聚集,很快凝聚形成了两只类似人类手臂状的粒子流,然后抓住这管道壁的缺口,开始往两边扭曲,要将缺口扩大。

    体内的暗能量在沸腾着,石羽控制着的粒子手臂中,无数的粒子能量引爆,推动粒子手臂,产生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

    因为被击破而变得脆弱的管道壁缺口边缘,硬生生被石羽的粒子手臂扭曲、扩大,很快,缺口变得足够石羽的灵魂钻出去。

    看了一眼这管道世界,石羽灵魂手臂虚空一扯,便从这缺口冲了出去。

    冲出管道世界,终于自由了,石羽还来不及激动,猛地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这种感觉极度恐怖,似乎立刻便有什么灾难降临。

    同一刻,石羽感应到了四周力场变化,猛地抬头,便看到了一只墨绿色的爪子突然降临,对着自己抓来。

    这只爪子,泛着金属光泽,爪尖闪烁着淡淡寒光,比他要大上很多,瞬间便要将他抓入其中。

    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双手猛地一挥,四面八方汪洋似的粒子喷薄而出,如巨大的喷泉,撑住了抓下来的爪子。-----------------------------还有没有推荐票?求一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