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葬礼
    音王的灵魂,散发着很强烈的绿色光芒,和一般的人类灵魂完全不同,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得到这灵魂中蕴藏着的强大力量。

    这强横的灵魂令音王有反抗挣扎的能力,双手抓住了钩子,身子扭曲,很快便将自己的脑袋从钩子上拔了出来。

    眼见着音王便要逃离钓钩,突然虚空中探出一物,和刚刚捞走了华伯灵魂的网兜一模一样。

    网兜于半空一抄,瞬间便将刚刚逃离钓钩的音王灵魂兜住。

    音王虽然看不到网兜,但能感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兜住了,想要挣扎出来,却发觉四面八方都被无形的力量束缚,根本逃不出去。

    他嘴巴里发出一声狂吼,一双眼睛里终于流露出了绝望和恐惧,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瞬间扯到了天空之上。

    所有人看着音王的灵魂被扯到了天空之上,消失在了夜空尽途,众人心里明白,音王完了。

    “音王”

    狂王发出一声狂吼,突然间双足一蹬地面,以他身子为中心,四面八方都是连环爆炸,地面被炸得土石飞溅,一个接一个的深坑瞬间出现。

    远处的绿王猛地挥手,四面八方的树木都在摇晃,攻击众人,掩护狂王,而他自己转身就c,..逃。

    音王死了,他们没有丝毫犹豫,立刻逃走。

    华伯和音王的灵魂先后被捕捉,这一幕令众人都感觉到了恐惧和寒意,让他们时刻认识到了在他们之上,在这天地之外,还有更恐怖的存在默默的注视着他们,时刻盯着他们的灵魂,一旦他们出现意外,灵魂便会被捕捉拉离这个世界。

    而灵魂被拉离这个世界后,会遭遇到什么恐怖的事?

    没有人知道。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这种恐怖,来自灵魂深处,幸存者和这些s级的食人类知道的都比普通人多得多,所以,他们才会更恐惧死亡的降临。

    宋承泽看着音王灵魂消失在了虚空中,才松开一口气,然后栽倒下去,他受伤很重,绞碎音王已经是他最后的力量,现在倒在地上,几乎连一根小指头都抬不起来。

    狂王令地面爆炸,而自己则朝着另一边逃去。

    雷天都咆哮,想要追赶,四面八方的树根疯狂扑上来,将他身子缠住。

    等雷天都摆脱这些树根,狂王已经逃远了。

    四周的火越烧越旺,大量树木被烧得发出劈哩啪啪的声响。

    林风默默的站在华伯尸体边,抹去了嘴角边的鲜血,白色手套上染着鲜血,看起来很是刺目。

    远方,突然传来了枪声,紧跟着是火箭炮的巨大爆炸火光,其中还夹杂着穿甲弹发出来的尖锐风啸。

    这一片区域的外围,早已被守卫者的精锐部队包围,想要逃走的绿王和狂王遭遇到了这些精锐部队袭击。

    石羽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看到天空上,三架武装直升机从远方出现,呼啸而过,一队守卫者冲了过来,紧跟其后还有一架运输机降落。

    一群急救的医生护士从飞机上抬着担架飞奔过来。

    重伤失去战力的宋承泽和失去生命的华伯尸体当先被抬了上去进行急救。

    林风深深吸了一口气,和雷天都一起,朝着远方追去,想要截击绿王和狂王。

    石羽身体机能比不上他们,连着挨音王的次声波攻击,受伤也很重,各处内脏都有受创,浑身乏力。

    很快,他也被抬上担架被送走了。

    看着四周都是忙碌着的医生和护士,回想今晚发生的一切,想到了华伯和音王的灵魂被兜走的一幕,石羽总是能够想到钓鱼的恐怖场景,心中深处,隐隐有一种不寒而栗,最终他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

    虽然受伤很重,但身为幸存者,身体进化、恢复能力是常人的十倍以上,就算不救治,也是很快便能恢复过来。

    石羽完全恢复已经是两天后。

    这两天中,他收到了不少讯息。

    华伯的尸体依旧还处于保存状态,似乎众人心里都还有一个期盼,期盼华伯的灵魂还能再次逃回来。

    而绿王和狂王终究还是逃走了。

    守卫者中的幸存者极为稀缺,一共只有十二人,现在华伯死了,对于守卫者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绿王和狂王没有再继续闹事,首都暂时又恢复了平静。

    最高权力机构所在国家核心之地,也因为绿王和音王袭击事件,而悄悄被调入了不少守卫者中的精锐高手,其中更有一位幸存者。

    在之前,他们未能重视这一块,毕竟国家领导人数量也不少,而全国一共才十来位幸存者,如果食人类真的铁了心要袭击这些领导人,就算想保护也保护不过来。

    更何况,相比起核弹库或太空方舟计划等关系到了整个人类未来命运的地方,就算是国家领导人的生命,也不是那么太过重要。

    所以,派了一位幸存者,已经是目前形势下的极限。

    石羽受伤,他家里人和马菲菲、孟诗蓝都来看望过他,不过看石羽生龙活虎的样子,都放下心来。

    孟诗蓝和他说起现在新公司的情况,眉飞色舞,充满干劲。

    唐明也来了,他们大概有一个月没见,再次出现的唐明变得黑瘦了很多,不过眼神却锐利了不少,原本一双白嫩的双手上长满了水泡和厚茧。

    看来这近两个月来的训练渐渐显出成果。

    七天后,石羽接到明月通知参加华伯葬礼,一个很小型的葬礼,只有守卫者内部的一些人参加。

    这几天新闻报道的几乎都是死去的那位重要国家领导人的逝世新闻,隆重的葬礼,全国降半旗致哀,网络上的记念追悼的贴子以及大篇幅的文章在报道着这位领导人的过往。

    相比之下,华伯的葬礼显得默默无闻,甚至有些冷清。

    殡仪馆大厅中摆放着不少高层送过来的花圈,葬礼虽然不隆重,却很肃穆,来的几乎都是守卫者中的核心成员。

    石羽在葬礼上见到了两位陌生的幸存者,他们因为华伯的葬礼赶了回来。

    其中一位幸存者,是一个黑瘦的矮子,他一脸愤怒的在葬礼上抓住了林风的衣领:“林风,我早说过了我回来的,要是我回来了,那个该死的音王我一拳就打死了,华伯也就不会出这样的意外,林风,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林风冷着脸,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衣领。

    明月忙着要拉开这黑瘦的矮子,叫道:“武哥,快住手,这事也怪不得林风哥,当时我们也都只是听过这音王的名字,并没有真正接触过,而且那时候等你回来,也来不及了。”

    被称为武哥的黑瘦矮子怒吼着:“明月,你别帮他,这次的事件,林风你要给我们大家一个交待。”

    林风伸出白色手套,扳住了这黑瘦矮子抓住自己衣领的手,冷冷道:“武山,就算你在又怎么样?你能够一拳打死音王?凭什么,就凭你全身可以钢铁化的能力吗?”

    “我全身内外都可以瞬间钢铁化,那音王的声波攻击未必能够伤到我,只要被我冲到他面前,他就死定了,华伯之死,都是你造成的,当时华伯是通知我和雷天都、宋承泽回来增援的,结果你却横插一脚,害死了华伯,你这家伙”

    突然挥拳,猛地重重打在了林风脸上。

    林风挨了一拳,整个人被打得横飞出去,重重摔进了后面那一堆花圈中。

    武山自己能一拳打中林风,也是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林风会不闪避。

    林风坐在花圈中,吐掉了一口鲜血,看着他,冷冷道:“满意了吗?”

    武山大怒,正要扑出去。

    另一边的雷天都、宋承泽忙挡住了他。

    明月奔到一边,想要去扶林风,却被林风推开了。

    林风用力很猛,明月差点摔倒,她脸色变得很苍白。

    “让他过来,我很想知道,他钢铁化的身体能不能抵挡得住我的火焰。”林风的白色手套上,冒出一股小火苗。

    “好,好,那我们便来试一试”武山吸气怒喝,身体表面,瞬间进入钢铁化。

    武山被称为了“钢铁人”,是所有幸存者中拥有最强防御力的人,他可以动用暗能量令全身内外的细胞结构发生改变,全身转换为钢铁属性,坚不可摧。

    “住手!”另一个跟随着“钢铁人”武山一同赶回来参加华伯葬礼的幸存者,突然低喝。

    这个幸存者是个女人,是石羽在幸存者中见到第二个女性。

    她的年龄比明月要大,虽然看外表只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但以石羽的估算,她的实际年龄应该还要大几岁,大概在三十左右。

    这女子的长相,谈不上漂亮,也说不上丑,只能说还算是长得清秀,脸上干干净净,穿着一身白衣,石羽见她说完,转过身来,看着武山,又看看林风,道;“华伯尸骨未寒,你们就要内斗?有这个力气,留着去杀食人类。”

    这白衣女子在他们之间应该还是有些威望,武山也没再吵了,只是有些愤恨的道:“可恨那个音王已经死了,否则我定要亲手杀了他,为华伯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