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牛顿与爱因斯坦
    石羽默默听着,心里却慢慢明白了。︽,

    这老者曾经遭遇到了钓者的钓钩袭击,发生事外,身体遭受到了重创。

    他的灵魂显然是被钓钩拖进了天空之上,不过也许是因为他命不该绝,又或者那钓钩没能钩紧他的灵魂,又或者钩线断裂,总之因为某种突发的意外,老者的灵魂重新逃回地球,又活了过来。

    像石羽一样,这一次的灵魂离体经历,令他拥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他的灵魂脑袋可以伸出体外,如同石羽的灵魂右臂。

    不过,从老者的讲述,石羽也明白了,这老者还是和他不一样,至少,他应该是看不到钓者的钩子。

    在意外发生前,老者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一直到他的灵魂被钓起,却又逃了回来后,老者的身体和灵魂,才开始变异……又或者说,进化。

    虽然遗憾老者并不是完全和他一样,但石羽还是很兴奋,至少这算是半个同伴,因为石羽也和他一样,是被钓走了灵魂,但又逃了回来,现在身体正处于变异之中,唯一不同的也许是石羽是凭自己的能力逃回来的,而这老者,却是因为某种意外逃了回来的。

    “你应该也遭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吧。”老者忽地看向了石羽,一双灵魂之眼,似乎可以看透石羽的一切。

    “经过调查了解,你曾经发生了意外,被一块不知从哪里掉落下来的砖头砸中了脑袋,当时伤势沉重,医院已经宣布你死亡,但你却奇迹的死而复生,在当时的医院里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老者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继道:“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次调查,我注意到了你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原本只因为你能够与食人类对抗而没有死亡,甚至是连伤都没有才对你进行了调查,却想不到真相竟然如此惊人……从小……就能够看得到灵魂吗?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老人家,你现在可以令自己的灵魂离开身体,那么,你应该看得到灵魂了吧,还有……那些丝线和钩子?看得到吗?”石羽试探着寻问。

    老者点点头道:“叫我华伯就可以了,我的灵魂之眼,当然可以看得到出窍的灵魂,不过,钓者的线和钩子,却只能感应,无法去观察。”

    石羽身子一震,这华伯看不到丝线和钓钩?就算处于灵魂状态也不行?可是,如果他看不到,为什么却知道?甚至还说出了钓者的名字。

    似乎看到了石羽脸上的疑惑,华伯轻轻吸了一口气,道:“人类之外,有钓者的存在,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世界各国的高层,都知道一些,当然,对于普通的人民,这是必须要保守的机密,否则,整个人类社会,都会引起恐慌,甚至是崩溃。”

    “不过,一直以来,这些都只是我们根据一些蛛丝马迹进行的推测,并不能去具体的证明其真实的存在着,又或者,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存在着,甚至于连这背后的存在到底是善还是恶,是真实存在,还只是一种臆想,我们之间,也分成了不同的派系,并不能统一意见。”

    “有些派系,将其称为了上帝意志,认为这是上帝存在的最好证明,知道牛顿和爱因斯坦吗?”华伯忽地反问。

    石羽点点头,对于这么两位伟大的科学家,他当然知道。

    “牛顿和爱因斯坦到了晚年都在思考和研究上帝……甚至牛顿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只为了证明上帝的存在。”

    华伯微微一叹,继道:“牛顿曾说过,‘科学与上帝伟大的创造相比,不过如一个孩子在大海边偶然捡到一片美丽贝壳而已,可是大海里又有多少美丽贝壳啊!’他又说‘我愿以自然哲学的研究来证明上帝,以便更好的事奉上帝’。”

    “爱因斯坦说‘荣耀而高超的上帝之灵在我们微弱心智所能察觉的微末细节上显示他自己,我对之衷心赞佩,我的宗教信仰由此构成.我深信有个高超的智能彰显在不可思议的宇宙当中,这构成了我对上帝的信念’,另外,还有那句爱因斯坦的名言‘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盲目的,可是没有宗教的科学却是无法前进的’。”

    “不只是他们,很多伟大的科学家,研究了一辈子科学,但到了最后,都信仰了上帝,这一切到底又是为什么,或者说,是他们察觉到了什么,还是遭遇到了什么?”

    面对华伯的反问,石羽无言以对,他曾经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其中最著名的无疑便是牛顿,这位在物理学有着巨大成就的物理学家,为什么要花二十多年的时候来研究神学,只为了证明上帝的存在?

    他们这样的人拥有远超普通人知的学识,智慧,当然不可能是一个随便迷信的人,那么,到底又是什么令他们对上帝的存在,坚信不疑?

    “除此之外,古往今来,对于灵魂的存在,有着太多的研究,这些伟大的科学家,事实研究到了后来,都已经证实了在我们人类之外……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存在着,有人将这股力量人格化,是为‘上帝’‘真主’又或者‘撒旦’‘死神’,不过近些年来,对于这方面的研究有了质的突破,我们觉得,将其称为‘钓者’,更合适一些。”

    “不过,对于这‘钓者’具体的存在形态,我们依旧知之甚少,无法肯定这只是像火山,地震,海啸之类的大自然力量,还是一种纯粹的精神能量,又或者,是像万有引力,电磁力之类的宇宙间本身便已存在的一种未知力,当然,也不能排除,这是一种超出我们理解的外星文明,不过这最后一种可能性非常小。”

    “说了这么多,终归只能说,我们对于这种远远超出我们人类认知范畴的存在,了解得太少了,又或者是在广阔无边的宇宙中,我们人类只是井底之蛙,凭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和对生命的认知以及大脑容量,还不足以让我们来理解这到底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

    华伯一口气说到这里,才停了下来,似乎感觉到了口渴,从一边茶几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石羽沉默着,脑子里在消化着华伯的话。

    看来,他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独,古往今来,已经有很多杰出人士认知到了钓者的存在,甚至了大量的研究。

    “从古至今,宗教和神学一直延续下来,甚至越发兴旺,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事实上,和某些超自然的神秘力量相比,我们人类的确是太渺小了,不得不去借助信仰来克服这种对未知的恐惧。”

    华伯放下茶杯,继道:“当然,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一代代的传承,我们也收获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在这一点上,我国占了很大的优势,毕竟,我们是有着几千年文化的文明古国,古人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宝贵的遗产。”

    华伯拍了拍手掌,厅子的门被推开了,程炳辉重新走了进来。

    “华伯。”他对这老者露出很恭敬的神色。

    “走,带石羽去看看那刚刚抓到的食人类。”华伯吩咐了一声。

    程炳辉帮他推着轮椅,转出了厅子,石羽默默跟在后面。

    穿过一条长廊,抵达一处防爆金属门前,两边有四名持枪守护着的特警,见到华伯一起行军礼。

    在华伯的示意下,这些特警才打开金属门。

    这种金属门足有一尺多厚,就算是威力巨大的炸药都炸不开。

    当将金属门推开后,里面是一个极空旷的房间,中心放置着一个巨型铁笼,被抓到的沙罗,手脚都被铐在了一起,关在这巨型铁笼里。

    铁笼的钢筋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任这沙罗力气再大一倍,也破坏不了。

    铁笼四周,还有一群持枪的特警在守卫着,可以说是戒备森严。

    沙罗已经醒了,正在挣扎着,看到石羽等人进来了,立刻连着发出狂吼。

    这房子四周都有隔音设备,只要关上门,任这沙罗叫得再大声,都传不出去。

    沙罗像一头发狂的猛兽,双眼泛着绿光,张开嘴巴,对着石羽、华伯等人嘶吼着,手上原本铐上的手铐铁链被他挣断了,双手紧紧抓着那有手臂粗的钢筋,任他怎么用力,这钢筋都纹丝不动,凭他的力量,还扳不弯这些特制的钢筋。

    “安静一点。”程炳辉从一边的特警手上拿过一柄枪,指着铁笼里的沙罗,喝道:“不想再挨枪子就给我老实点。”

    沙罗嘴里低吼着,显然对于这枪有些畏惧,原本的狂吼声一下子低了下来。

    “食人类,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拥有这么强大的体能?”石羽看沙罗放弃挣扎颓唐的坐倒在铁笼里,忍不住寻问。

    轮椅上的华伯道:“经过研究分析,他们和我们人类拥有相同的dna,从物种来说,他们也是一种人类,不过,他们体内的肌肉纤维素分泌异常,这种纤维素的异常分泌令他们身体内不论是慢肌纤维还是快肌纤维都要远超一般人类,令他们的体能得到了可怕的提升,远远强于一般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