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十九章 无妄之灾
    “只希望警方能够早点抓到他,这样的人太危险了,那旅馆老板一家真是太可怜了,都被他灭门了。”孟诗蓝叹息着,一脸不忍。

    “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回去好好睡一觉。”石羽提议回家,孟诗蓝没有拒绝,事实上折腾了一天,她的确是累了。

    将孟诗蓝送到她家楼下,石羽正要离去,孟诗蓝突然叫住他,脸上有些关心的道:“对了石羽,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石羽摸了摸依旧包扎着纱布的头部,微笑道:“放心吧,没事了,那些医生是吓唬你们的,我的伤势没那么严重,更何况……我也不是普通人,不是吗?”

    孟诗蓝见石羽一脸精神的样子,点点头,放下心来,这才回家。

    那不像人类的高大男子出现,冲淡了石羽对于死神钓者的恐惧,看着四周一根根闪烁着淡淡白光的丝线和钓钩,微微一叹,自语道:“你不是喜欢钓走人类的灵魂吗?为什么却钓不走那男子的灵魂?难道连这死神,也是欺软怕硬的?”

    一边轻声低语,一边走出了孟诗蓝家所在的小区。

    “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像孟诗蓝所说的,是什么吸血鬼又或食脑鬼之类的怪物?”

    换了一般人《+,..当然不可能会相信这么荒诞无稽的事,但既然连死神钓者和灵魂都存在着,如果说世上真有吸血鬼,石羽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微微苦笑着,石羽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和四周的社会似乎越来越不对劲,像从正常的世界中渐渐脱节出来了。

    “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怎么都被我碰到了,接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荒唐的可怕事情要发生,和我接触多了,实在太危险了,孟诗蓝是个好女孩,不能害了她……还是尽量和她少接触为好。”

    石羽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摇摇头,正准备再找家旅馆休息,手机却响了。

    接通手机,却是马菲菲打来的。

    “马总?您找我?”马菲菲会找自己,石羽有些讶异。

    “嗯,我有些事想要找你,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马菲菲已经打听清楚了医院的事,也知道他不在医院,所以直接给石羽打了电话。

    石羽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一边小区的名字,将现在的地址报上了。

    “好的,在那里等我,马上到。”马菲菲挂上了电话。

    石羽收起手机,看着渐渐黑了下来的天色,夜风徐徐,独自一人的夜晚,有些丝丝凉意。

    城市的夜空,无数道闪烁着淡淡白色光芒的丝线垂落着,在石羽眼中,这是一幕极为诡异的夜景。

    偶尔,有人无意中触碰到了丝线和钓钩,引发意外,遭受重创甚至死亡,被钩子钩住灵魂,直接提上天空,最终消失在了夜空中。

    这样的事,全世界各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

    据说,全世界平均每秒钟便有超过两人死亡。

    当然,以人类现在的庞大基数,全世界平均每秒钟的新生儿达到四人左右,所以人类的总人口,依旧在增加中。

    “这些死亡的人类中,有多少是因为钓者的原因呢?”石羽暗自忖着,好在四周的钓钩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突然向他所在的地方合拢,似乎不知什么原因,这死神般的钓者,暂时放松了对付他的节奏?

    “难道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高大男子出现的原因?又或者因为其它的原因?不过,这些钓者的思维和方式,是我们无法理解的。”石羽微微苦笑,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个好现象,至少暂时不用那么时刻提心掉胆。

    十五分钟后,马菲菲的奔驰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上车。”马菲菲按下窗户,对他说着。

    石羽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车子四周,这阵子他都是拒绝坐车的,因为容易发生事故,但现在看四周的钓钩似乎没有太异常的反应,想了想,终于上了车,不过他却没有锁紧车门,为的是以防万一,可以容易开车门逃生。

    马菲菲将车开上了道,顺着车流徐徐行驶。

    “怎么突然出院了?”马菲菲一边开车,一边开口。

    “头部伤势并不严重,想想就替马总你省点钱,这就出院了。”石羽微微一笑。

    马菲菲白了他一眼,才继续看着前面的路,道:“看不出来你倒是挺贫嘴的,不过……你这人倒是挺奇怪的,你到了哪里,哪里便有事故发生,你住进医院,里面按理来说不应该会爆炸的监护仪爆炸了,你住进旅馆,旅馆老板一家三口被杀了,那个杀人凶手追杀你,结果连着遭受电击,车撞……”

    说到这里,马菲菲淡淡道:“石羽,解释一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这些都是巧合,还有你说的第六感是怎么回事?”

    石羽轻轻吸了一口气,马菲菲身上有淡淡的香味,让人嗅起来很舒服。

    “大约这就是传说中的瘟神吧,走到哪里,哪里便有倒霉的事。”石羽摊摊手,露出苦笑。

    马菲菲道:“我现在还想起第一次见你,那时候你还是天地电脑公司的职员吧,当时你安排的鱼场钓鱼,结果我却掉进水里了,虽然是被你救了起来,现在想想,也算是一场意外事故吧。”

    “不过,我不相信你说的什么瘟神之类的,我只是觉得,太多的巧合加在一起,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还有田明浩的事,不要用你所谓的第六感搪塞我,我想要知道真相。”

    说到这里,马菲菲顿了顿,车子转入一家高档酒店前面停了下来。

    进入酒店,马菲菲要了一个包厢,点了一桌很丰盛的菜,又要了一瓶红酒。

    拿着高脚杯,轻轻晃着里面的红酒,柔和的灯光下,马菲菲轻轻抿了一口红酒,又将杯子放下了,看着石羽,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石羽犹豫了一下,道:“你相信世上有死神吗?”

    马菲菲微微一怔,看着石羽,没有说话。

    石羽便将之前对孟诗蓝说过的一套说词重新搬了出来,对着马菲菲又重复了一遍。

    听完后,马菲菲轻轻皱起了好看的秀眉,拿着面前的杯子,摇晃着里面的红酒,似乎在捉摸着什么东西。

    “虽然我无法去想象你所说的死神具体代表了什么,虽然你说的事如此的离奇和荒诞无稽,不过,从这些天你身边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来看,我选择相信你。”

    马菲菲说话,又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才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才知道的一点消息,田明浩的父母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认为自己的儿子非正常死亡,他们正在调查你。”

    石羽一呆,才道:“田明浩是被车子撞死的,他父母调查我干什么?”

    马菲菲苦笑道:“他家在本市势力不小,他父母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应该是有人在他父母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东西,他父母现在怀疑你和我的关系,加上田明浩当时在追赶你的时候出的意外,总之他们大约是认为不是因为我和你他们的儿子不会被车子撞死的,所以他父母将自己儿子本来是意外死亡的事却怪到了你和我头上来了。”

    石羽有些愣住了,想想这实在是无妄之灾。

    “他父母在本市的势力很大,当然通过法律来讲他不能拿我们怎么样,现在怕的就是他们会通过其它手段,石羽,你一定要小心一点,这件事,是我连累了你。”马菲菲脸上露出了歉意。

    这两天,她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很多风言风语正在传开,当然主要是死去的田明浩的手下小弟传开来的,都将石羽当成了是她的情人,而田明浩偏偏是在追赶石羽的时候出的意外,甚至有些阴谋论者都猜测这是石羽和马菲菲联手布下局,那个毒驾的人是被他们买通的,想故意通过制造车祸来解决掉田明浩。

    这样马菲菲不只不再因为无法和田明浩离婚而烦恼,更可以侵吞夫妻所有财产,之后可以和情人石羽光明正大的双宿双飞,可以说是一举三得。

    受到这些侮辱和诬陷,马菲菲有嘴说不清,甚至连她父母都曾经为此特意将她叫回家,问清原由。

    石羽摊手苦笑着:“我是个霉运连连的人,身边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如果他父母不怕死就随便他们了。”

    马菲菲深深看着他,道:“总之,你要多加小心,看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伤势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再回来上班?”

    “马总不怕那些风言风语了吗?”石羽反问。

    马菲菲淡淡一笑,道:“本来就子虚乌有的东西,我马菲菲有什么好怕的?怎么,难道你怕了?”

    石羽哈哈一笑,道:“我光棍一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吃完饭,马菲菲因喝了不少红酒,似不胜酒力,俏脸嫣红,要开车送石羽回家。

    石羽拿过她的车钥匙道:“还是我开车送你吧,你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

    马菲菲听他这么说,难得的表现得很顺从,坐到了副驾驶,夜色下眼神有些迷离。

    石羽开车将马菲菲送到了她居住的高档小区,将车钥匙还给马菲菲,目送她上了楼,这才离去。

    这小区入住率不高,夜晚显得很宁静,石羽独自走在小区的绿化区域,两边是一株株的大树,夜色中稍显阴森。

    石羽走在两排树木之间的碎石小道上,忽地发觉四周的钓线有了不寻常的举动,心头微微一惊,猛地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