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九章 石羽的悲哀
    石羽倒吸一口冷气,这钩子,伸手可触,距离自己,不过一尺。£∝,

    这是诡异的一幕。

    而马菲菲却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伸手去倒茶,差点便触到了这闪着幽光的钩子。

    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石羽突然站起,一把抓起马菲菲的手,将她扯出了包厢。

    马菲菲惊呼一声,不知道石羽突然发什么疯,正要说话,突然包厢里轰地一声,那包厢顶部的水晶灯掉了下来,砸在桌面上,碎玻璃四溅。

    石菲菲的樱桃小嘴成了o字形,一脸惊异,看着包厢一片狼藉,又看着石羽,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了石羽的神秘。

    石羽松开她的手,微微苦笑,道:“不要再接近我了,不然也许会危险的,就像这灯,又或像刚刚那被灯箱砸到的人。”

    说完,他转身离去了。

    马菲菲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都像石化了,脑海里电闪雷鸣,刚刚一刻,石羽给她的冲击和震撼无法想象。

    石羽落寞的走出了茶楼,夜色看着四周闪烁着的一根根的丝线,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笑。

    “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吗?从小我就与众不同,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我可以提前预知自己的死亡吗?”

    “是我只有这么长的寿命吗?还是说这些丝线背后的死神们注意到了我的与众不同,所以才要杀死我的吗?”

    “家里也不能回去了,不然也许会连累父母的,如果知道我死了,爸妈该是有多伤心。”石羽有些惨然,双手紧紧握着拳头,看着四面八方越来越接近的丝线,忍不住想要仰天狂叫,想要将这所有的丝线都扯断,可是,他无能为力。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无能,如同蝼蚁一样,只能任人宰割,静等那一天的来临。

    他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

    打电话给家里说晚上不回去,石羽找了一个小宾馆睡了一夜,这一夜睡的很不安稳,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窗外就垂吊着一个巨大的钩子,钩尖闪烁着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夜石羽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石羽没有去上班,而是去银行取出了这些年上班存的一点钱,买了一份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写上了自己父母的名字。

    如果他因为意外死亡,他的父母将会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保险赔偿金。

    这是他目前想到的唯一能够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方法了。

    走出保险公司,看着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孟诗蓝的,还有一个是陌生电话,石羽想了一下记起这是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是马菲菲打给他的吗?

    石羽犹豫了一会,给孟诗蓝回了电话。

    孟诗蓝在电话里说想见他。

    看着四周跟随着他移动而移动的一根根线线和一个个的钩子,石羽忽然涌出强烈的想要见一见她的想法。

    也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孟诗蓝了。

    鼻子酸酸的,约好了在公司附近见面,石羽赶到的时候,孟诗蓝已经在等他了。

    “为什么不来上班了?”一见面孟诗便责问他,眼圈忽然又红了:“是为了躲着我吗?是我给你带来困扰了吗?如果是,我以后不会再找你。”

    石羽默默的看着她,心里很痛,他很想将她抱进怀里,说喜欢她,可是……他不敢,也不能。

    他不能害她。

    一个将死之人,没有资格说爱。

    “为什么不说话?”孟诗蓝叫了起来,突然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浑身微微颤抖着:“石羽,我喜欢你,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上一个男人,石羽……你……你不喜欢我吗?”

    石羽心中的某处就像一下子被击溃,本能的反抱住了孟诗蓝,嗅着她发丝间的幽香,突然看到了四周摇晃着的丝线,身子一颤,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用力重重推开了孟诗蓝。

    孟诗蓝差点摔倒,石羽转身离去。

    “石羽——”孟诗蓝大叫,石羽终究是离去了,没有回头。

    走了几步,石羽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前方有几个人正在往他这里冲过来。

    为首的就是田明浩,身后跟着好几个混混,手中拿着铁棍。

    “小杂种,老子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就知道你会来这里,果然抓到你了,现在看你往哪里跑。”田明浩狂叫着:“给老子狠狠的打,打断他的手脚,出了事我负责!”

    后面的孟诗蓝呆了呆,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失声惊呼:“石羽,快跑——”

    石羽却停了下来,看着迎面一群人杀气腾腾的冲过来,四面八方一根根的丝线摇曳,他嘴角,突然泛出一丝说不出来的意味,像苦笑,又像无奈,还有几丝凄凉。

    石羽飞奔,却绕着奇怪的圈子,后面一群人却顾不得许多,一下子追上来,举起了手中的铁棍便打。

    便在这时,惊呼声响起,一辆越野车失控似的冲上路基,像一头钢铁巨兽,恶狠狠的碾压过来,便将这一群人都铲飞了。

    后方惊呼的孟诗蓝完全惊呆了,看着那几个被铲飞的人在空中飞舞着,鲜血满空飞洒。

    失控的越野车一直重重撞在一边的一根石柱上才停了下来,整个车头都陷了进去,整个车身都可怕的扭曲着。

    车子险险的几乎是擦身而过,石羽虽然摔倒在了上,却没受什么伤。

    这是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交警,急救中心的救护车都来了。

    包括石羽都被带去了做寻问笔录。

    田明浩被当场撞死,除此之外还有两个重伤,三个轻伤。

    田明浩的灵魂被钩子钩住扯上了天空,看着被钩在上面像鱼一样挣扎扭曲着的田明浩,石羽脸上露出凄凉神色。

    什么时候便轮到自己了?

    明天?后天?

    还是今天?

    很多人被惊动了,马菲菲也来了。

    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那越野车的车主吸毒后驾驶,属于毒驾,引发了这场严重的交通事故。

    这车主倒也命大,没有当场死亡,已经被刑事拘留。

    马菲菲看着车祸现场,看着田明浩被撞得支离破碎的尸体,再看着被带走配合调查的石羽,想到了昨夜在茶楼的经历,恍若处身梦境。

    一切都是这样的不真实。

    那轻伤的几个小混混看着石羽,眼中也充满诡异和恐怖的神色。

    上一次追他,一个人被砸成重伤现在还没有醒,今天追他,便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交通事故,连田明浩都死了。

    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难道这个男人是瘟神附体的?根本不能接近?

    他们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怖。

    石羽做完笔录走出事故大队的时候,马菲菲,孟诗蓝都在外面等他。

    两个女人都默默的看着他,眼神复杂幽怨。

    “你到底是什么人?”终于,马菲菲打破了沉默。

    石羽看着她们,眼神中有一抹温柔,也有些无奈。

    “我要死了。”

    石羽的话石破惊天,两女都是一惊,孟诗蓝失声叫了起来:“什么?”

    石羽淡淡一笑,道:“人都有一死,只有迟早的区别,我和一般人不同的是我可以知道自己的死期。”脸上露出一丝凄凉,更多的是讥讽。

    看着马菲菲,石羽道:“田明浩也死了,知道原因吗?因为他接近了我,接近我的人都会死的,所以你们不要接近我。”

    又看着孟诗蓝,石羽笑道:“要死了的人,你觉得喜不喜欢的有意义吗?”

    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惨笑,石羽道:“你们都是好女人,都要好好的幸福着活下去吧,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的离开这个人世。”说着,他感觉到了冷,从身体一直冷到了骨子里,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转身走了。

    两个女人,彻底的惊呆了。

    突然,孟诗蓝冲了上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

    石羽身子一僵,停了下来。

    “石羽,我不相信,在我眼里,你是这么的神秘,超然,什么事都能预知,你怎么可能会死的,我不相信,石羽,如果你觉得我烦你,我可以离你远远的,不去打扰你,可是……可是你不要再说自己会死啊——”

    孟诗蓝终于哭了出来。

    马菲菲也从后面走过来,道:“石羽,你先冷静下来,你为什么说自己要死了?是因为生病了吗?也许在国内治不好,不代表国外也治不好啊,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钱方面的事你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我这就替你联系国际上最好的医院……”

    石羽深身都在颤抖着,看着四面八方恐怖的丝线都在闪动着,甚至有些丝线已经在移动,情况一下子变得险恶起来,突然发出一声吼叫:“我说过了叫你们不要接近我啊——”

    猛地推开了孟诗蓝,自己冲了出去。

    再不远离她们,连她们都会有危险的。

    丝线和钩子都在躁动着,往石羽所在的地方集中。

    “记住了,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石羽突然尽全力飞奔起来,后面的马菲菲和孟诗蓝都惊呆了,看着石羽奔跑的样子很诡异,似乎在绕开什么东西一样,可是她们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

    巨大的恐惧突然笼罩着她们,到底是有什么在追着石羽吗?可是,为什么她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石羽飞奔,一方面尽量远离她们和其它人群,一方面要不断的绕过那一根根在移动着的丝线和钩子。

    钩子越来越密,往石羽这里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