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八章 酒吧冲突(求收藏和推荐票)
    马菲菲绝对是个美女,拥有的成熟少妇风情连孟诗蓝都比不了,那黄金比例的身材,一双修长的美腿,再加上她的身份为石羽的上司,这一切都给了他一种强烈的刺激。

    不过石羽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乘马菲菲醉了便占她便宜,只是微微苦笑,马菲菲抱得他太紧了,似乎在睡梦中还在做着什么噩梦,浑身微微颤抖着,完全不像平时给石羽的那种女强人的感觉。

    石羽有些不忍拉开她的双手,微微叹了一口气,又想到了那个白天在公司大闹的男子田明浩。

    马菲菲的婚姻显然是不幸福的。

    有些莫名的怜惜,石羽一直等到下半夜,睡梦中的马菲菲终于松开了手,他这才留下纸条悄悄离去。

    第二天到了公司,石羽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马菲菲酒醒后看到自己留给她的纸条会怎么样,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昨晚上的事。

    这一天马菲菲没来公司。石羽中午抽空去宾馆退房,发觉马菲菲已经离开了,自己留的纸条也不见了,应该是被她带走了。

    下班后孟诗蓝来找他,两人一起吃饭,散步,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不过石羽却越来越心神不宁。

    因为他发觉出现在自己四周的钓钩越来越多,稍有不慎,自己都有可能碰上。

    这种情况,很反常。

    孟诗蓝看出石羽有心事,寻问时石羽只是摇头。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孟诗蓝说,甚至他变得有些不敢接近孟诗蓝,他很恐惧自己哪一天便被那死神的钩子钓走了,他不愿孟诗蓝为自己伤心。

    这种不详的预感和巨大的悲伤笼罩着石羽。

    田明浩又再一次的闯进公司大闹,虽然最终被公司保安架走,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司的办公,石羽也只能暗暗摇头,这马菲菲是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怎么处理起自己的家事却是这么的不堪。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快到下班的时候,令石羽没有想到的是马菲菲竟然将他叫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从宾馆事件后,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石羽有些尴尬,马菲菲倒是神色比较平静,先说了句谢谢,然后约他晚上一起再去酒吧喝酒。

    这让石羽有些头大,他能理解马菲菲被田明浩三番五次闹到公司的烦恼,可是想到她喝酒的样子,这让他实有些头痛。

    石羽犹豫,忽然想到了孟诗蓝。

    孟诗蓝显然是喜欢上了他,可是石羽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甚至他怀疑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他不愿真到了那一天,让孟诗蓝伤心难过。

    “如果让孟诗蓝知道自己陪马菲菲去喝酒,一定会怀疑我和马菲菲有关系,也许就会打消喜欢我的念头……那样,就算我死了,她也不至于伤心难过吧……”

    石羽有些悲哀的想着,心底深处隐隐痛了起来。

    点点头,答应了马菲菲。

    当然他知道马菲菲并不是喜欢自己,不过只是心里烦闷想找个酒伴,而自己无疑让她觉得是个不错的酒伴。

    下班后孟诗蓝开心的约石羽一起下班和吃饭的时候,石羽直接拒绝了她,说出马菲菲约了自己晚上去酒吧喝酒。

    孟诗蓝显然极为诧异,看着石羽好半晌,然后才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看着孟诗蓝离去的背影,石羽心里难受感觉又涌了上来,隐隐有一种什么东西撕裂了的疼痛,这让他感觉到了很烦躁。

    可是一抬头,看到了四面八方那一根根的丝线和恐怖的钩子,石羽吸了一吸冷气,心情又平静了下来。

    自己的决定是对的,绝不能为了自己而自私的去伤害其它女孩子。

    而且,孟诗蓝是个好女孩,她应该去追求真正的幸福。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当石羽到了酒吧的时候,马菲菲已经到了,依旧包了一个卡座,只有她和石羽两个人。

    马菲菲心情很差,而石羽想到了孟诗蓝,心情也很糟糕。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都想把自己灌醉,忘掉一切,石羽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一直到衣领被人扯住拉了起来,才回过神来。

    像个老混混一样的田明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双手扯住石羽衣领,一张脸上几乎是要吃人的扭曲表情。

    “臭**,终于被老子抓到了,杂种,连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田明浩一声吼,便狠狠一拳对着石羽脸上打来。

    另一边的马菲菲也惊醒过来,忍不住怒叱:“田浩明,你敢!”

    石羽反应过来,猛地一把将田明浩推开,这一拳落空,而跟在田明浩身后的三个有纹身的青年已经冲过来。

    以一敌四,石羽知道打不过他们,立刻转身便往外冲去。

    “给我追,往死里打——”田明浩咆哮着。

    那三个青年追了出去。

    马菲菲焦急着也紧跟后面追上去,同时慌忙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报警。

    田明浩一把打掉她的手机,猛地重重一推,将她推倒在了卡座沙发上,吼着:“臭**,等打断那杂种的腿再回会和你算账!”也追了出去。

    酒吧里突然大乱,四周有不少保安都赶了过来维护秩序。

    石羽冲出酒吧,那三个青年显然是常年打架的混混,身手速度都比他强,瞬间便要截住他围攻。

    石羽一咬牙,突然往斜前方一家店面门口冲去。

    那里,垂钓着丝线和钩子,夜晚中闪闪发着幽光。

    一直以来,石羽都尽量避开这些丝线和钩子,现在被追打,石羽主动冲上去,几乎要碰到的时候,猛地又绕了过去。

    后面追上的三个青年却根本看不到这丝线和钩子,立刻毕直冲上来。

    几乎在同一刻,轰隆一声巨大声响,刚刚冲出酒吧的田明浩看到了恐怖一幕。

    一块巨大的金属灯箱招牌,不知怎地突然断裂,重重砸落下来,轰隆着便砸中了那三个刚刚冲到店面门口的青年身上。

    事出突然,这三人根本反应不过来,随着巨大的炸裂声响,炸箱碎裂一地,这三个青年惨叫,顿时头破血流,栽倒在地,其中有两个只是轻伤,吓得不轻,而居中一个却被结结实实砸中脑门,脑袋上鲜血直流,直接倒地便昏死过去。

    石羽同样惊出一身冷汗,毕竟刚刚的举动很凶险,稍有不测,被灯箱砸中的便有可能是自己。

    那店面里的人也冲了出来,看着眼前一幕也有些吓傻了。

    石羽看着那钩子已经钩进了那倒地青年的身体里,正在不断的拉扯着,很快从那身体里将那青年的灵魂拉扯出了一半。

    这青年脸腮被钩子钩穿了,他正在拼命的扭曲挣扎着,满脸都是惊恐。

    石羽见他的灵魂没有立刻被拉走,心中明白他还没有死。

    田明浩也慌着手忙脚乱的掏手机打急救中心的电话,顾不得理会石羽了。

    马菲菲奔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也愣了愣,然后赶往石羽那边,拉着石羽就往远处飞奔。

    田明浩见到了,忍不住怒吼:“这件事没完,小杂种,你给老子等着。”刚追了几步,就见马菲菲拉着石羽钻进一辆出租车离去了。

    车上,马菲菲很是愧疚,道:“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的事连累了你。”

    石羽苦笑,可以想象田明浩不会放过自己,加上他的兄弟也因为追赶自己被灯箱砸了,这个仇可以说是结大了,连解释都解释不了。

    搭车到了一处茶楼,要了一个包厢,马菲菲主动说起了自己和田明浩的事。

    “我家和他家算是世交吧,称得上门当户对,他一直喜欢我,不过我并不怎么喜欢他。”

    马菲菲苦笑:“他一直对我很好,后来也没有碰到更合适的人,想想将就着也就嫁了,就图个他对我的好,当然,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双方父母也很赞同这门婚事,我也就顺了父母的意,做个孝女。”

    马菲菲脸上露出了深深的苦涩。

    “但我却没有想到他会是个这样的男人,原来他一直背着我偷偷养了几个情妇,连私生子都有了,原本我就不喜欢他,知道后更觉得他恶心,便想要离婚,却不想惹出这么多的事,加上他又不知道在我父母面前怎么表态的,让我父母也不同意我们离婚,但是我实在忍受不了和这样的男人继续生活在一起……”

    “我真的很痛苦。”

    “不过今晚的事也更加坚定了我要和他离婚的决心。”说到这里,马菲菲的脸上终于再次露出了女强人的坚韧神色。

    “为了当个孝女,让我觉得太痛苦了,这一次就算是违背父母的意愿,我也要和他离婚。”

    石羽点点头,却在微微苦笑,自己这次算是无妄之灾。

    那田明浩明显势力不小,自己这次麻烦了。

    不过想到了自己身边越来越多的丝线,他突然嘴角又泛起了一丝说不出来的讽刺意味。

    丝线越来越多,照这样的形式发展下去,自己迟早难逃一死,既是都要死了,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看到一根钩子,无声无息穿透了建筑物,垂落到了这个小小的包厢里,就安静的垂挂在自己的面前,隔开了自己和马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