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七章 马菲菲
    享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石羽本能的双手微微用力抱紧了孟诗蓝,感受着胸膛上压着的两团丰盈,平静的道:“说了你也许不相信,我天生便有一种莫名的第六感……在某种危险来临之前,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只是,我也无法解释这种感觉……刚刚便是有这种感觉,所以阻止你上车。”

    “这是我的秘密,却无法对任何人说,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孟诗蓝,希望你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不想被抓去当成实验室里的白老鼠被研究。”

    听石羽这么说,孟诗蓝却反而很失望和怀疑的道:“只是这样吗?石羽,你是不是在糊弄我?我觉得……不只是这么简单,你……你不会是超人吧,或者,外星人?就像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都教授一样的?”

    石羽苦笑了,本来他还怕孟诗蓝会不会被吓到,想不到她的想象力竟然这么丰富,连外星人都想到了,甚至看她的样子,只怕还在期盼自己是外星人。

    看来她是中了电视剧的毒了。

    这一起车祸很严重,死伤了好几个,石羽远远就可以看到那叶明的灵魂被钩住钓走的情景,看到那叶明在钩子上面垂死挣扎扭曲的样子。

    石羽不忍多看,拉着孟诗蓝很迅速的车祸现场离开了。

    他能够看到或预知这种种悲剧将要发生,但是,却无能为力去阻止什么。

    “石羽,谢谢你,要不是你在,我……我只怕也会上了那叶明的车……那后果……不堪设想……”

    孟诗蓝紧紧的挽着石羽的手臂,脸上神色依旧心有余悸,石羽看着孟诗蓝很自然的挽着自己的手臂,突然发觉不知何时,他们两人的关系竟然自然而然的变得这么亲密了。

    “怎么了?”孟诗蓝微微抬起了脸,见石羽在注视自己,微微有些奇怪。

    “不,没什么。”石羽顿了顿,感觉到了有些口干舌燥,被她挽着的手不自觉的轻轻放到了她的腰上。

    孟诗蓝感觉到了,不过却没有抗拒,只是微微低头,脸庞升起了丝丝红霞。

    经历了电梯事故,钱包事件,再加上刚刚那简直震撼人心的一幕,石羽在她眼里充满了神秘,这种神秘变成了致命的诱惑力,孟诗蓝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对石羽的抵抗力。

    一路上,她整个人都像轻飘飘一样的依偎在了石羽身上,俏脸却越来越红,浑身都热烘烘的,从见到石羽之后的遭遇,一切都像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她之前对石羽的猜测和怀疑果然成真了,石羽真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类,他说自己有预知危险的神秘第六感,这一定是真的,而且,他一定还不只是如此简单。

    自己身为女人的天生第六感直觉不会出错的。

    石羽将她一直送到了她家楼下,楼梯走廊里一团漆黑,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

    孟诗蓝一直紧紧的依偎着他,没有半点想要回家的意思。

    石羽能够感受得到她身体的滚烫,突然他身子一动,将她压在了一边的墙壁上。

    黑暗中,她吐气如兰,喘息突然粗重起来。

    石羽已经对着她的的嘴唇吻了下去。

    孟诗蓝反应很激烈。

    石羽抱着她,手已经探了进去。

    感受着丰盈的动人滋味,两具身体纠缠在了一起,在黑暗中忘乎一切,一直到远方亮起了大灯,却是一辆轿车开进了这个小区,远远的车灯照射过来的光芒才将缠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惊醒。

    孟诗蓝脸红似火,嘤咛一声,轻轻一推石羽,一边掩住被石羽解开一半的衣服一边逃也似的上了楼。

    石羽立在原地,久久不动,满脑子都是刚刚的动人滋味。

    好半晌才慢慢的冷静下来。

    远方的车子找到了停车位停了下来,车主熄车下来,朝着另一边走去,并没有注意到刚刚这里发生的香艳一幕。

    这一夜,石羽失眠了,和孟诗蓝在黑暗楼梯里发生的那一幕不断的在脑海里重复着。

    第二天,石羽哈欠连天的顶着一对因睡眠不足而留下的熊猫眼上班。

    到了公司,却发觉里面的总经理办公室传来了争吵声。

    不少人都在偷偷的看着那办公室,但却不敢进去。

    “马菲菲,你这个贱人,是不是在外面有其它男人了,想离婚?老子跟你讲,没门,除非你净身出户。”

    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了出来,然后紧跟着传来了玻璃杯破碎的清脆声音。

    然后传来了马菲菲那压抑着怒气的声音:“田明浩,你给我滚出去!”

    石羽看其它同事都露出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似乎并不诧异。

    “滚出去?这公司也是我的,我为什么要滚出去?想离婚就满足老子的条件,你以为我是要饭的啊,这样就想打发我田明浩?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保安,保安给我把他拖出去——”

    里面传来了马菲菲怒极的声音。

    然后石羽看到了几个粗壮的保安架着一个男子从总经理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那男子三十来岁的样子,但打扮得却像个老混混的模样,一边被保安架着一边还在大叫着:“马菲菲,我告诉你,不满足我的要求别想甩开我,一天没有离婚我们就一天还是夫妻,记住了,今晚老子就去你家,既然是夫妻,你今晚就该尽你做老婆的职责……”

    下面的话越来越不堪入目,一直到那些保安将这田明浩架出了公司,依旧远远可以听到这田明浩的叫声。

    石羽见四周众人根本不奇怪的样子猜测这田明浩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公司这样子大吵大闹了。

    暗暗摇头,想不到这马菲菲一个女强人,原来家庭却是这样的,难怪很少在她脸上看到笑容。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一个人光鲜外表之下都有难言之隐。

    这一天石羽都在公司忙碌着维修各台电脑,出奇的孟诗蓝竟然没有来找他,似乎因为昨晚的事,她一时拉不下脸皮来。

    快要下班的时候石羽接到了同学唐明的电话。

    原来唐明的女朋友今天生日,他邀请石羽参加,另外一个大学同学徐振东也会去。

    石羽爽快的答应了。

    下班后买了个女包,准备当生日礼物,饭后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礼物赶往了唐明电话里说的“皇朝酒吧”。

    皇朝的大厅里很热闹,石羽见到唐明的时候,徐振东已经到了。

    唐明包了一个卡座,除了他和徐振东外,另外还有三个妹子,其中一个是唐明的女朋友徐丽,石羽见过,另外两个石羽没有见过,应该是徐丽的闺密。

    石羽送上礼物,徐丽甜甜的笑了,谢过石羽,然后替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

    石羽极少来像“皇朝”这种夜店,他不喜欢这种灯红酒绿的氛围。

    徐丽和唐明他们玩的很嘿,石羽却觉得自己就像格格不入。

    借故上厕所,准备出去透透气,路过其中一个卡座突然发觉这卡座里只坐着一个女人,摆满了酒,这女人竟然就是马菲菲。

    马菲菲显然喝了不少酒,脸色潮红,再也没有平时那种清高和女强人的干练,只是眼神迷离,似乎心事重重,不时有男人来敬她酒,她都是一杯杯的一饮而尽。

    石羽想到了白天那田浩明在公司大闹的事,难怪这马菲菲会如此不开心,一个人来这里喝闷酒。

    石羽虽然准备离开,但想想又有些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喝醉了,而这种夜店里出来玩的男人多,难保不会有男人对她下手。

    犹豫了一下,石羽走近叫了一声:“马总。”

    马菲菲眯着迷离的美眸,突然在这里看到了石羽,显然也是一怔,已经有些醉的她立刻轻轻对着身边一拍道:“坐下,陪我喝一点。”

    石羽坐了下来,道:“马总,你喝多了,少喝一点吧。”

    马菲菲却替他拿来一个酒杯,倒满酒,然后将酒杯递给石羽,再轻轻碰了一下杯,自己一饮而尽。

    石羽无奈,只能喝了。

    本来石羽只是担心她的安危,顺便劝她少喝点,不想被马菲菲拉住后,不断的让他陪她喝酒,加上之前马菲菲已经喝了不少,很快便烂醉如泥。

    石羽这下子头痛了,既然碰到了不可能丢下她不管,但是自己又不知道她家住哪里。

    想联系她的家人,却又没有电话,马菲菲的电话虽然在,但有密码,自己也无法通过她的手机查找其家人号码。

    考虑了一下后,石羽和唐明等人道别,将烂醉如泥的马菲菲扶出了皇朝,准备就近替她开个宾馆安顿下。

    暗叹倒霉,石羽出钱开好宾馆,将马菲菲扶进房间的床上,自己已经累出一身汗。

    正准备留个纸条将情况写一下就离去,不想躺在床上烂醉的马菲菲突然伸手紧紧抱住了他,竟然呜咽着哭了起来。

    石羽哪里碰到过这样的阵势,更何况对方还是长着妖娆动人的女上司,让石羽顿时手忙乱脚。

    安慰也没用,马菲菲只是呜咽哭着,慢慢的抱紧石羽就睡了过去。

    石羽看着抱紧自己熟睡过去的马菲菲,想轻轻移开她的手才发觉她抱着很紧。

    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