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死神垂钓 > 死神垂钓 正文 第六章 巨钩的力量(求推荐票和收藏)
    倩姐所在的雅瑟公司在他们的中宜公司下面一层,孟诗蓝和她家又是邻居,平时关系很好。

    石羽看着昏迷不醒的倩姐,却深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就像他猜想的一样,他在倩姐的脑袋上看到了一根巨钩。

    带着一节断了的丝线,这隐隐散发着一丝光芒的钩子洞穿了倩姐的脑袋,留在了身体里。

    不过除了石羽,其它所有人都看不到这根钩子。

    石羽知道,除非这钩子消失,不然倩姐不可能会清醒过来,因为这钩子等于钩住了倩姐的灵魂,虽然没有将其灵魂扯走,让倩姐保住了一条命,但因为一直洞穿着她的灵魂,令倩姐无法苏醒过来。

    这种情况,石羽曾经见过类似的。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因,极偶尔的时候,这种连着丝线的钩子会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虽然钩住了人的灵魂,但丝线却有可能发生断裂的情况,导致这钩子留在了人体灵魂中。

    在这种情况下,人虽然没有死,但却会发生严重的后遗症,或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或变成痴呆或失忆等等。

    看着这留在了倩姐身体里的巨钩,石羽忍不住又联想到了钓鱼。

    就像有时候鱼虽然上钩了,却也会因为用力过猛或者提起鱼杆的姿势不对又或鱼线用久了之类的发生断裂。

    不过,被钩住的鱼虽然当时没有被钓上来,但最终还是会慢慢死去,石羽看着这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倩姐,看着这可怕的钩子,此刻的倩姐,何尝不像那只可怜的鱼儿。

    石羽伸出手,近距离想要触摸这钩子,如果他有能力将这钩子拔出来,他相信倩姐就会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

    可惜,他的手穿过了看起来如同实物的巨钩,就像空气一样的,也许感觉得到,但却无法触摸。

    这钩子,他看得到,但却无法接触,更别说抓住钩子,将其从倩姐的脑袋里拔出来。

    他无能为力。

    离开中心医院,孟诗蓝突然道:“石羽,你怎么了?情绪很低落的样子。”

    石羽叹了一口气,道:“看着那位倩姐的样子,有些难过。”

    孟诗蓝也眼圈一红,道:“是呀,倩姐人很好的,想不到会遭遇到这样的不幸,那一次电梯掉了下来,其它人最严重的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只有她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么严重,说起来都怪我们,当时大家要是听你的没有进电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石羽苦笑。

    “对了,你既然陪我去了医院,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吧。”孟诗蓝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忽然开口道。

    石羽犹豫了一下,看着孟诗蓝精致的脸庞,实在无法拒绝,道:“吃饭吗?我请你吧,哪有让美女请我的道理。”

    孟诗蓝笑嘻嘻的道:“石羽,看不出来你还怪有绅士风度的嘛,不过既然说了请就一定请你啦,下次你请我就行啦,嗯,石羽,你要吃什么。”

    石羽道:“你决定就可以了。”

    孟诗蓝微微偏着脑袋,认真想了一下,才道:“那你跟我来,我们去吃香辣虾吧,我记得清田路有一家新开香辣虾,味道很不错呢。”

    吃完饭,石羽陪着孟诗蓝一路散步的往她家所在的方向走着。

    孟诗蓝一路说个不停,石羽大多安静的听着,偶尔会向四周看一看。

    夜色下,丝线和钩子的光芒很显眼,一根根的丝线从天空尽途垂了下来,石羽总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些年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聚集在自己四周的丝线,似乎正在渐渐变多。

    他总是在心底安慰自己这只是一种错觉,但是看着四周那一根根距离自己很近的丝线和钩子,石羽不得不承认这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难道说……这些丝线的主人知道我能够看到这些钩子?还是说……我能够活着的寿命快要到了?所以这些丝线都不知不觉的接近我……然后找机会将我的灵魂也钓走?”

    只要这样想想,石羽便感觉到了背脊生寒,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很恐惧被这种巨钩钩住身体和灵魂,那被钩穿脸腮或脖子,然后在钩子上拼命挣扎的凄厉模样。

    他看过太多类似的情况,所以石羽才越发对此恐惧。

    突然一声有些刺耳的刹车声在他们身边响起,一辆丰田越野轿车停在了两人身边。

    “诗蓝?”一个有些惊喜的男子叫声响了起来。

    两人扭头看过去,便看到了开车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穿着带花点的黑衣,浑身透露着一股花花公子的味道,脸上带着笑,扫了石羽一眼,便直勾勾的盯着孟诗蓝,道:“果然是诗蓝你,刚刚我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呢,怎么,准备去哪里,要不要我顺路送你。”

    孟诗蓝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舒展开来,轻笑着:“叶总,我准备回家,路很近,不用麻烦你了。”

    这年轻男子叫叶明,因为有个好父亲,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是另一家公司的副总,和他们中宜公司有一些业务上的往来,孟诗蓝见过他几次。

    叶明对孟诗蓝有想法,追过她,不过他风流的名声在外,孟诗蓝对他是敬而远之。

    不过,因为是公司的客户,孟诗蓝也不好太过得罪。

    听得孟诗蓝这么说,叶明脸色微沉,然后又笑道:“怎么,只是顺路送你回家而已,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看来明天我得找你们马总说说,我叶明是不是长得太吓人了,哈,哈哈。”

    见叶明这么说了,孟诗蓝无奈,只好道:“那……那好吧,麻烦叶总了,石羽,我们上车吧。”

    她要拖着石羽一起,让她一个人上这叶明的车她可不敢,谁知道他会在车上干些什么。

    眼见孟诗蓝要和石羽一起坐自己的车,叶明老大不愿意,远远盯着石羽,正想找什么借口支开石羽,到时只要这孟诗蓝上了自己的车,便由不得她了,找个借口把她载到夜店说陪自己喝一点,量这孟诗蓝也不好拒绝。

    只要找机会把她灌醉了……那不就由自己摆布了。

    叶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却不想石羽突然一伸手猛地挡住了正准备要上车的孟诗蓝,然后自己往后退了两步,盯着这车,似乎在车上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缓缓道:“这车不能坐。”

    孟诗蓝一怔,然后才猛地想到了什么,瞪着石羽,吃惊道:“怎么,难道……”

    石羽只是摇摇头,抓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上车。

    之前四周便有一根根的丝线让石羽感觉到了心惊肉跳,就在刚刚孟诗蓝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其中有一根丝线瞬间移动起来,钩进了这车子里。

    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敢让孟诗蓝上车。

    孟诗蓝看着石羽的反常举动,便猛地想到了电梯事故和那钱包事件,现在石羽突然又这样,难道这车会出什么问题?

    “叶总,我家不远,要不就不要开车了,我们一起散步走走吧,路上车多,开车视线又不好,万一车子出了什么事就太危险。”

    孟诗蓝是出于好心,但是这话听在叶明耳朵中,却觉得孟诗蓝就像在诅咒自己似的,顿时大怒,一言不发,猛地一踩油车,车子便冲射了出去,瞬间远去。

    “喂,叶总,我——”孟诗蓝忙高声叫着,还想解释自己刚刚不是要诅咒他,突然远方传来了轰地一声巨响,斜刺里不知怎地一辆路上很少见的卡车失去了控制,横着冲了过来,拦腰狠狠撞中叶明的车。

    叶明的越野车就像玩具一样的瞬间翻滚了出去,连着撞击了好几辆车,一连串的砰砰巨响伴随着惊呼惨叫,孟诗蓝简直惊呆了,死死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远方这就像好莱坞特效做出来的场景,一下了吓傻了。

    一直到石羽带着微微的叹息走到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孟诗蓝才如梦初醒,啊地一声惊呼,浑身软倒在了石羽怀里。

    石羽一惊,忙着抱住她,软玉温香满怀。

    “石……石羽……你怎么知道……一定会出事故……你……你难道真的是未卜先知?这一次……你不要说又是……巧合……”孟诗蓝声音断断续续,反过来紧紧抱着石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抬着脸,看着他,精致的脸庞变得很苍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石羽能够感觉得到她的惊恐,这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甚至在她眼里,石羽变成了一个浑身充满神秘的非人存在,但是,偏偏就是这种神秘,诡异,可怕却又像致命的毒药一样的吸引着她。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给她这种震撼和吸引力,在她眼里,石羽就像突然间变成了这人类世界的主宰。

    石羽认真的看着怀里正在颤抖着的孟诗蓝,突然间涌出一股巨大的冲动,很想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甚至觉得她也许可以接受,但是话到嘴边,他却又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