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梦见佛祖
    有时有面子是自己争取来的,其实不仅仅是面子,乃至所有的一切权利都是争取来的,但也需要自己的行动回报。.: 。

    既然西王母已经得知自己“威震三界”,便趁机向她提出借用小杨洁的请求。

    西王母内心非常不情愿,但又不好当面反驳,里恩当即承诺:“西王母乃道宗仙尊,却被‘玉’帝遗忘,如果这次反攻天界成功,我自会向两位天帝请求,尊西王母为天界首席。”

    不过这一切前提是反攻天界成功,西王母勉强答应,里恩忙向她叩谢,解释:“这下我就能全力把守太虚幻境,为反攻天界提供有力保障。”

    西王母提醒:“神仙是不能有儿‘女’‘私’情的,更不允许生儿育‘女’,小杨洁姑娘乃本宫宠爱的‘侍’‘女’,你借用之后,要及时完壁归还!否则就会为三界所不容!”

    里恩忙应了,便要以重任在肩,就要告辞,‘玉’潇没能拜西王母为干娘而耿耿于怀,还想要继续纠缠,里恩便向小杨洁示意,她立刻明白,就向‘玉’潇恳求:“西王母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重返天界后,一定要知恩图报,当以亲生子‘女’之心来‘侍’奉王母!”

    西王母有些欣慰,里恩趁机告辞,带着俩‘女’子便离开水晶宫,呈上黑云坐骑,即刻离开。

    这下里恩也放下了心,可以跟如来相见了。

    出了玄海,里恩向小杨洁询问‘玉’皇山的方向。

    小杨洁登时疑问:“你表示要带我们返回凤鸣镇驻守吗?去‘玉’皇山做什么?”

    里恩解释:“‘玉’皇山乃‘玉’帝修行之所,我必须要去那里膜拜!”

    ‘玉’潇也一脸疑‘惑’:“你表示要反抗‘玉’帝,怎么还要向他修行之所膜拜?”

    对此,里恩的解释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打败对手,首先要了解对手,他们都说‘玉’帝昏庸无能,但我不这样认为,‘玉’帝虽然昏庸,但绝对不无能,否则怎能霸居天界?”

    小杨洁为他指明了方向,黑云坐骑载着他们便朝‘玉’皇山赶去。

    途中,小杨洁惊讶:“盟主,你哪里得到的这只黑云坐骑,这可是三界顶级坐骑,千古难遇的,此坐骑可以三界,自由畅行水陆空。”

    里恩故神秘的回答:“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玉’皇山高耸入云,云雾缭绕,就在玄海之侧,他们由了黑云坐骑,攀上山顶也不困难。

    曾经‘玉’帝修行之处已经在云端之上,现在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只留下奇幻的景致跟深邃的山‘洞’。

    在面对玄海的山崖上,里恩走下坐骑,也学者‘玉’帝面朝大海,这里集天帝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乃昆仑福地,人间仙境,‘玉’帝的法力必定不弱。

    天黑后,一轮明月将清辉撒入山‘洞’内,‘玉’潇跟小杨洁在卧榻上畅聊后,就昏昏睡去,里恩在她们身前盘膝打坐,准备迎接佛祖到来。

    自从落水失忆后,里恩便多了一项长处,他能够梦到真实的事情,无论是已经发生还是正在发生,甚至是即将发生之事,还能在梦里跟高人亲朋相会。

    睡梦中,两道金光自天际降落,里恩忙起身走出山‘洞’,就见燃灯道人跟释劫大师已经站在山崖上,他忙俯身跪拜。

    当他起身时,就发现天空中出现如来佛祖的身影,惊得他忙又低下了头。

    如来佛祖开启大嘴,用洪亮的声音道:“里恩,你本佛‘门’弟子,倘若不是清幽寺百了方丈收留,只怕你早就夭折,更在地狱,释劫大师竭力保你元神,绝尘圣师更是以‘性’命救你和你的同道逃离幽深地道,如今你推翻了冥帝耿弇,理应杀上天界,夺取天帝之位,却为何踟躇不前,思前恐后了呢?”

    里恩想要狡辩,却又怕被佛祖看穿,索‘性’沉默不语。

    如来继续道:“想要成佛,就不能有所畏惧,只有成佛,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你有什么把柄落在太上老君手中呢?”

    里恩仍坚持自己的谎言:“弟子刚荣登天界,就被太上老君锁住元神,倘若我违抗其命令,就会立刻魂飞魄散。”

    如来点头明白,继续补充:“你不必担心,此事不需要你出头‘露’面,只需向燃灯道人跟释劫大师及时提供天界的战况即可!”

    里恩忙应了,佛祖驾云离去。

    燃灯道人刚想要开口,里恩抢言:“两位菩萨也真够胆大,前面就是玄海,西王母所在,难道佛祖就不怕被西王母察觉吗?”

    释劫大师解释:“你不要忘了,这可是在你的梦中,只要西王母不进入你的梦中,就不会察觉,而你的梦,由佛祖开启,也由佛祖封闭,只有佛祖才能打开。”

    里恩惊讶的质问:“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先前的怪梦都是佛祖所开启的?”

    释劫大师点头:“不错,你祖上是道‘门’,却将你父子抛弃,你母亲带你投入佛‘门’,即是缘分,你是佛祖挑选出最为成功的一个,另外的数百人选都没能通过地狱的考验。”

    说到底,自己还是佛祖数百人选中的一个,也就是如来在三界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里恩追问:“那佛祖要我怎么做,才能避免被太上老君得知?”

    燃灯道人就解释:“佛祖表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你关注冥界跟天界的战况,将最新情报向我们禀报即可!”

    里恩明白了,燃灯道人继续提醒:“明日你们就抓紧返回凤鸣镇,以免引起其他人的猜疑,另外我们不能频繁会面,你也要节制,其实我也‘挺’替你悲哀的,儿子流产,师姐不同心,这位小杨洁姑娘还是朋友的挚爱,你命中注定孤身成佛,与情爱无缘。”

    燃灯道人跟释劫大师又叮嘱了一些琐事后,便告辞离去。

    里恩从梦里醒来,已经是泪流满面,“难道自己注定要孤独余生,连后代都没有一个?”

    他闭上了眼睛,却再无法入睡,眼前出现自己在清幽寺内,跟一群光头和尚念经挑水,劈柴生活,那里几乎没有‘女’‘性’,却都渴望娶妻生子。

    自己以为跟着书生苦读,就能跳出佛‘门’,过正常人的生活,却被现实无情击败,之后是一败再败,直到现在,还是惨败,师姐所怀自己的孩子夭折,自己已为神仙,只怕再无成为人父机会,他不甘心。

    修真道长魂飞魄散,李东野命丧地狱,自己成为神仙,那李家就要在自己手里毁掉,他真的不甘心。

    睁开眼睛,里恩看到了‘床’榻上熟睡的师姐和小杨洁,有些无奈和伤感,甚至有些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