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漠南青原
    钱是一种奇怪而又奇妙的东西,深深影响着人类。。

    如果人类的劳动价值不用钱来衡量,那也就没有了劳动价值了。

    里恩卖戒指所得的一百两银子很快就‘花’光了,不过他们也顺利出了楼兰城,来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这里天蓝草碧,空气清新。

    吸引他们眼球的是一群枣红‘色’的宝马,里恩介绍:“这里就是大宛了,盛产宝马,据说还出产汗血宝马!”

    灵台魔使附和:“不错,皇帝就赏赐耿弇一匹汗血宝马,但也要夺走他的爱妾!”

    阿碧疑问:“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宝马美‘女’啊?”

    里恩不回答。他们乘着黑云坐骑,从天空飘过,出了大宛就到了撒马尔罕,这里更加荒凉,但沿途至少没有受到什么阻挡,也是安全的。

    不过到了漠南青原,这里跟草原一样,但一种杀机立刻朝他们笼罩而来。

    他们在云端俯视大地,就看到下面的路口出站着两名守卫,当即按落云头,准备问路。

    这俩衣甲鲜明手持长戈的守卫看到一朵黑云从天而降,云头还站着一男三‘女’不由惊讶,尤其是这个男的腰里别着一根铁钩,俩丫鬟生的貌若天仙,后面这名‘女’子也倾国倾城,也不敢喝问。

    倒是里恩先开了口询问:“请问两位军爷,往凤鸣镇怎么走?”

    一名守卫立刻回答:“小的带你们去见我们天神!”

    “天神?”里恩惊讶:“敢问你们天神尊姓大名,仙号如何称呼?”

    另外一名守卫这才晃过神来,立刻质问:“你们是何人,为何会来我漠南青原?”

    阿青想要介绍,里恩阻止了她,对这俩守卫表明:“我乃天将下界,奉上司之命前往凤鸣镇寻人,不想在这里‘迷’了路,看到了两位军爷,就下来打探!”

    “你们也是神仙啊?怪不得如此气派!”先前的这名守卫对同伴道:“我们怎敢擅自行事,还是由天神处理吧!”

    这名守卫领着他们穿过山林,淌过溪水,就来到了一座青石砌成的大殿前,正中匾额上题着“‘玉’虚宫”。零↑九△

    里恩疑‘惑’:“‘玉’虚宫应该是道教圣地,看来里面的这位天神也应该是天界的神仙。”

    殿‘门’口两尊石狮子把守,殿前廊檐下,两尊铜鹤嘴里飘出缕缕香烟。

    进入了正殿,上奉鸿钧老祖的神位,一个紫脸虬髯老道在蒲团上打坐,感到有人进来,便睁开了眼睛,喝问:“来者何方神圣,报上名号!”

    里恩忙拱手行礼,回答:“我乃天将里恩,奉上级命令,前往凤鸣镇寻找一位高人,路经宝地,特来问路!”

    老道盯着里恩,质问:“难道天界又想起了这里?你奉谁的命令,要到凤鸣镇找谁,说清楚了,本尊就为你们指明方向,否则此地进来不易,离开更难!”

    阿碧立刻质问:“我们难道进入黑风寨了?你不肯为我们指路就罢了,难道还要把我们强留与此吗?”

    阿青也附和:“我们可是天将下界,奉旨寻人,你居然敢为难我们?”

    老道士不慌不忙的回答:“你们奉旨行事,那必定奉的是‘玉’帝旨意,‘玉’帝要你们去凤鸣镇找谁呢?”

    “慕容‘玉’潇”里恩回答。零↑九△

    这个老道听后脸‘色’就变了,但很快恢复正常,放缓了语气询问:“不知上仙寻找慕容‘玉’潇甚?”

    “上级旨意,末将怎敢多问!”里恩义正言辞的回答。

    老道士点了头,手里拂尘一挥,殿‘门’自动关闭,殿内蜡烛熄灭,里恩当即念动口诀,引燃手里宝莲灯,俩丫鬟也警惕起来。

    “上仙慌什么?只不过是风而已!”老道士讥讽。

    里恩也回应:“我慌了吗?我只不过是点燃油灯照亮而已,本将不喜欢暗地做事!”

    老道士立刻念决,一张金‘色’渔网从殿顶而降,朝里恩他们罩来。

    “果然有问题!”里恩一举手里的宝莲灯,念动口诀,一股烈焰就朝渔网烧去,不过宝莲灯的烈焰没有烧断渔网,却穿过渔网的网格烧向了老道士,他忙挥舞拂尘,一道结界挡住了喷来的烈焰。

    阿碧和阿青立刻抓起了渔网,拔出佩剑割向网绳。

    里恩阻止:“没用的,这张是天罗地网,是无法被隔断的,但困不住本将!”他把宝莲灯‘交’到了阿青手中,迅速化一道黑影从网格间飞出,抓起渔网一角,用力一收,就收起了渔网,在手中不断挥舞,很快就拧成了一条网绳,对着老道士就‘抽’打。

    老道士一抖道袍,一股强风就把他们往袖管内吸去。

    不过一招万手如来神掌击出,无数巨手抓向了这个老道士,将其按在地上,俩丫鬟立刻将手里长剑抵在了这个老道士脖子上。

    阿碧就喝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我们?”

    里恩用摄魂‘棒’挑起了道袍,却不见了这个老道士,便一脚踹开殿‘门’,追了出去。

    老道士就在殿外,从囊中抓起一枚麻雷就往殿内丢去,里恩一挥摄魂‘棒’,反将麻雷挡回了来处,只听一声轰鸣,老道士已经被炸的满面黢黑,胡子眉‘毛’都烧成了焦炭,白‘色’的衬衣衬‘裤’也被炸成了缕。

    “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里恩呵斥。

    老道士迅速念动口诀,登时天空‘阴’云密布,众人感到天旋地转,俩丫鬟从大殿内追出,听到了咒语,立刻丢掉了武器,开始宽衣解带。

    灵台魔使掉头就往殿内退去,里恩忙闭上眼睛,心里默念:“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无‘色’无空,无空无‘色’。”

    老道士‘阴’笑一声,手里拂尘一挥,登时化千万条白丝就朝里恩笼罩而来。

    这一招寒‘玉’真人也对他用过,很有效,不过里恩却不再惧怕,继续念动口诀,宝莲灯自阿青手里坠落地上,灯油撒了一地,不过这道灯油燃起熊熊大火就朝老道士烧去。

    老道士的拂尘立刻被引燃,里恩借机祭出一道闪电,击向老道士的拂尘。

    拂尘已然起火,就摇摆不定,不过这到闪电却追着拂尘,自拂尘柄传到了老道士身上,令其‘毛’发耸立,白骨乍现。

    里恩一把擒住了这个老道士的脖颈,将其高举过顶,手腕虎口同时用力,就准备捏碎其颈骨。

    老道士要害被擒,想要遁逃也无‘门’,只好开口求饶。

    里恩将其放下,喝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我,你跟通灵子是什么关系?”

    天空迅速恢复正常,宝莲灯的烈焰也迅速熄灭,俩丫鬟看到自己解开的衣衫登时惊讶,忙往大殿内退去,跟灵台魔使迎面相遇。